>

老实了一辈子的父亲走上了花式发财路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老实了一辈子的父亲走上了花式发财路

【知音读酷·非虚构故事系列】

我,一个简简单单的农村女孩,曾经我也有梦想,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把它遗忘在了脑后,甚至忘了那个梦想是什么,与其说是生活打磨了自己,让自己没有了棱角,不如说是自己的不努力、妥协让梦想远离了自己。

图片 1

      在我26岁前没有谈过恋爱,所以对恋爱充满了憧憬,我也曾在大学的时候在学校附近一家小精品屋里面遇见一眼就让我心砰砰乱跳的男生。他,好大帅气……额我能形容他的词语好像就只有这个,因为我不了解他,仅仅只是那一眼。走出精品屋,我用我那个年龄段的倔强抵制了我青春的荷尔蒙,头也不回的远离了那里,虽然后来我曾好多次经过那里都驻足眺望,有一个愿望在心底暗暗升起,可是再也没有遇到过他,或许是我跟他前生的相遇只让我能在此生看他一眼,并且在多年后的现在都不记得他的容颜。

图片 2

    大学毕业我在原来实习的公司-上海维音数码科技公司上班,原来和我一起去的五个姑娘,都是有钱人家的独生子女,我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去真心对待,却还是与她们合不来,只有一个合得来的也在毕业后回了原籍,我也在与她们处不来的毕业后不久收拾了行囊辞职回了我们这个小县城。回到这里后我在城里的一家眼睛店做服务员,做了大概有半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谈了我人生的第一次恋爱,姐姐婆家的大姐在工地打工,遇见一小伙觉得人不错,就介绍给了我,当天下午下班他就联系了我,约我见面。我把他约到了我租的房子里,做了简单的晚饭等他一起吃,结果他和他同事来之后一口都没动的看我吃完了一碗饭(我的饭量可不止这点),我也不好意思再吃了,就收拾了碗筷。现在想想自己也真是傻的可爱,因为没有恋爱过所以失去了恋爱的能力。然后他们呆了会儿,可能是太无聊就走了。从那以后他们两个人都和我联系,但是我毅然的选择了放弃他的那位同事,因为我觉得他可能也想和我谈恋爱,但是我的原则不允许我脚踩两只船,但是我的真心对待仍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他在得不到他想要的之后就毅然的离开了我,头也不回。其实我和他认识不过数月,见面不过三四次,连手都没拉过,但是只是因为他的暧昧我以为那就是我要的爱情,后来想想自己却是那么可笑。我伤心难过于是我投入了网络的虚拟世界,在这里我遇到了第二个渣男,我对他倾诉我的痛苦,他回以同情,并在我们聊天数月之后便要求见面,我也已经从第一个渣男的痛苦中走出。于是我们在现实中见面了,据他说他是山东菏泽人,当时在我们这儿一个乡镇的采油区做技术员还是什么,总之好像很挣钱的样子。第一次见面的地点和时间我已经记不起来了,我只是把他当一个可以互诉衷肠的朋友,可是不久之后他向我表白了,我以为这也许才是我的幸福吧

这是知音读酷第399个原创故事

于是我们交往了一段时间,但是后来我竟然发现我们是那么的不合适,他告诉我他会在西安买套楼房,但是希望将来我和我的娘家人不要走那么近,笑话,我爸妈还不知道你是谁呢,你就让我和你结婚还得和我爸妈断绝关系,于是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后来他也断断续续的联系过我几次但是最终到底怎么分的手我也不清楚了,我就是这么忘性大。

正文字数:4532字 阅读时长:10分钟

    2013.11.7我终于和我们这儿大多数读完大学回来的同学一样考上了我们这儿的事业单位,上班后我也被介绍给同样在事业单位上班的男孩,但是都是觉得不合适,接触不久就散了。我是一个认死理的人,如果我觉得不合适绝对不会拖拖拉拉。所以别人说起来都有所谓的“备胎”。后来我就被我同单位的嫂子介绍和她婆家的堂弟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说起来真的是缘分,之前听我同学说起过他,说是家里有车有房,去她家提亲她不喜欢,说是把电话号码给我让我联系。我怎么可能要呢,因为我很倔强且自尊心特别强,怎么可能去倒追一个男生,而且还素未谋面。后来嫂子带我们见了面,他刚买的新车,从后视镜里我看到他小小的眼睛但是很有神,确实还有那么点心动,下车后发现他并不是多么俊俏,但是也不丑。后来吃饭的时候他一句话也没有,正好那天去银行有个工作人员要走了我的电话,吃饭空隙给我打电话找我吃饭,我接电话的时候出去透透气,要不我会被这压抑的气氛瘪死。当天晚上回到单位他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里倒聊的挺好的,这么一来二去的不知道怎么就在一起了,总之和他在一起到目前为止挺开心的,现在我们育有一儿一女,我希望这种幸福可以一直延续,我是那种要么不会和你好,一旦好了那么我就会好一辈子,虽然生活中都有摩擦,但是那颗心永远不会变。

当自己和哥哥毕业后都留在了北京,远在哈尔滨呼兰县城的父母,感到莫大的荣耀。

      现在就是婆家和娘家两个版本了,在婆家相比我的女同事们我是比较软弱受气的,因为婆婆不会想别人家的婆婆那样帮我,婆婆说什么我都不会去顶撞,久而久之我也就学会了逆来顺受。其实公婆总得来说对我挺好的,我挺知足。真正说说我的娘家,我娘家只有一个哥哥,在早我一年就结婚了,对方是我们这个小县城的一个公安局干部的女儿,没有工作,人长的不错,个子小点儿。而我哥哥一米八的个子,是国防生毕业在山西某军队任职。他们或许是属于那种一见钟情的吧,因为见面不到一个月他们就领了结婚证,办婚礼的时候来的宾客有说女的配不上男的,但是只要他们彼此愿意,别人说的了什么。

然而,巨大的生存压力面前,刘郡和哥哥刘柯在北京过得并不宽裕。为了帮扶孩子,老实了一辈子的父亲走上了花式发财路……

    直到14年的4月,哥哥急电要求妈妈过山西照顾快要临盆的嫂子,妈妈严重晕车,所以由我送妈妈过去,过去之后我们先被哥哥带回了他们的住所,没有见到嫂子,哥哥给我们做了吃的,吃完后就郑重的告诉我和妈妈,嫂子有梅毒现在在医院保胎,孩子可能保不住,希望我和妈妈不要看不起嫂子,如果孩子保不住也不可以让嫂子伤心,要让她觉得以后会有更好的,我们都照做了。我不知道妈妈懂不懂,但是我那个时候还不懂梅毒是什么,虽然问了哥哥,哥哥解释说是一种性病,我还是不知道那究竟有多严重,所以我并没有觉得她有多么不堪,对她一如既往的关心,照顾。直到第四天下午哥哥说孩子保不住了,我和妈妈哥哥都哭了。当天下午我坐上了返程的火车。哥哥说要送我,我没有等他就一个人走了,后来听妈妈说孩子是引产的,孩子出来之后脐带缠的跟麻花似的,孩子被检出也携带梅毒。接下来就是哥哥给她长时间的治疗梅毒的过程,然后她妈妈竟然说她女儿这么久不怀孕让我哥哥去检查检查。就在这时她女儿又怀孕了,然后这次妈妈老早就去伺候她。小心翼翼的照顾她的饮食起居终于在16年7月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生命,妈妈和哥哥高兴坏了,医院各项服务都特别到位,有给宝宝每天洗澡的地方,但是第二天妈妈带宝宝去洗澡突然护士不让洗了,还眼神充满了鄙视,妈妈不明所以的就回了病房,哥哥去一问才知道宝宝也携带了梅毒,所以怕给其他宝宝传染就不让洗了,哥哥要的是vip病房,之前护士进来都特别客气,之后就一个个进来阴阳怪气的话语间带着鄙视。出院后月子里哥哥不知道为了什么打了她一巴掌,妈妈骂了哥哥,而且没有任何嫌弃的照顾她和孩子,宝宝是妈妈经手的,因为她有梅毒医生建议最好不要给宝宝喂奶。这样一直到快五十天的时候,我和老公把我们的女儿就在她爷爷奶奶身边休假带着爸爸还有她的父母去山西算是给宝宝过满月,在山西我和老公带爸爸妈妈出来住宾馆,她爸妈和哥哥她们住在家里。在山西呆了几天后我们就启程回家了,回的时候哥哥去山西的特产店给我们带了山西的醋和枣,当时她爸也去了,花了600多。回去是给四家分的,还包括我的姐姐家。

以下是主人公刘郡的口述——

  今年部队裁军,哥哥和嫂子商量回家来,于是哥哥办了转业,七月份回来的,那时候正好赶上我快生二胎了,于是预产期前一天我去了一趟娘家,哥哥和妈妈给我做了排骨,还有什么米线肉丝,味道还可以,吃完天还没黑妈妈就催我赶紧走,因为怕我生在娘家(哈哈,我们这儿有这个习俗,女儿不能在娘家生孩子,坐月子)。结果当天晚上我就生了,在医院呆了三天,生下来第一天爸爸妈妈就来医院看了我和宝宝,妈妈原本是打算这次伺候我坐月子的,因为一胎生完妈妈太忙没顾上伺候我月子,后来我老是很瘦,而且各种病。所以说她回去安顿好家里就来。一直到第六天,嫂子前一天去了娘家,哥哥送妈妈来我家,然后妈妈就给我各种的做吃的,我觉得坐月子也没有那么无聊吗,第十天嫂子微信给妈妈说让她这下看孩子,说宝宝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哭,还说她要找工作了,她觉得她都赶不上她的同学们了,妈妈答应了而且高兴极了,因为她说宝宝突然哭可能是我嫂子又怀上了(我们这儿有种说法是争怀,就是肚子如果再怀一个,那么之前的小宝宝就会无辜哭闹)。嫂子朋友圈发了好多发牢骚的话,我哥哥打电话问哥哥,哥哥说嫂子嫌我妈来照顾我了,说我妈只疼外孙不疼亲孙女。第十二天爸爸打电话催妈妈赶紧回去,爸爸在外面打工也看到嫂子朋友圈发的东西,妈妈本来打算先照顾我一周再回去的,但是现在坐不住了,而我婆婆死活不让我妈走,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想我妈留下来伺候我。最后我让老公送我妈妈回去了,然后我婆婆就不高兴了好久,有次还打电话把我妈说了一通,还经常在我身边抱怨。妈妈回去的第二天嫂子就让哥哥去她娘家接她,就这样安然无恙的度过了一天,第三天妈妈正在午休,隐约听见好多人在吵,结果起来一听是嫂子和哥哥在吵架。嫂子骂哥哥“rnm,我要离婚”总之话特别难听,还打电话给她爸妈骂她爸妈“你些坏种,我要离婚,你们赶紧来”。她妈妈可能问孩子怎么办,她说她不要孩子。当天晚上妈妈就被气犯了好久没犯的病,差点吓死哥哥。第二天哥哥就带妈妈去看病,并且把她和孩子送去娘家,然后她娘家四个人就一起骂哥哥一个人,嫂子还说“你妈不要我,你妈不给我钱,你妈……”她妹妹说现在年轻人都不叫公婆爸妈,都是你爸你妈的叫的。自从这次我才知道在这场婚姻里哥哥受了多少气,刚领了结婚证,还没有办婚礼她家人就急着要她去哥哥单位找哥哥,然后她怀孕了,她就各种作,各种给哥哥难堪,哥哥去北京和同事出差,她也要去,哥哥给她一个人开的酒店,她跟哥哥吵架一个人走了,让哥哥找不到。刚结婚第四天回她娘家站对月她嫌哥哥陪朋友说了话了冷落了她于是她跳楼威胁,还弄丢了哥哥的军大衣,但实际上除了我和她妹妹专门陪她,哥哥也时不时的过来逗她开心。然后过完婚假回单位的时间到了,在她娘家她又各种挑事,哥哥喝的酩酊大醉决定不要她了,要一个人回单位,妈妈不明所以的给哥哥宽了心,说了理,因为她怀孕了。后来她妈妈骂她的时候哥哥又软心肠的把错误揽到自己身上,结果她妈妈对准矛头骂了哥哥。到单位后他们因为各种的琐碎事吵架,她老是嚷嚷着要离婚,哥哥都是事儿一过就心软的哄她。妈妈过去伺候了她两个月子,第二个月子妈妈是受尽了委屈,经常偷偷打电话给我哭诉,哥哥在单位都不知道,她老是限制妈妈吃水果,妈妈买菜哥哥给钱她也后面都要了去,还嫌妈妈用煤气灶太贵让用电磁炉,但是又没有电磁炉,哥哥买的网卡也让她没收了不给妈妈用,只有哥哥回来了才给妈妈。她月子里的脏衣服,被褥都是妈妈不嫌弃她有梅毒给她洗的(我的都是攒到我妈妈来洗,二胎的一直是我出了月子自己洗的,妈妈家里的糟心事太多来不了)。

01

    就这样一直到哥哥转业回来发生了这件事我才知道哥哥一直以来都受了怎样的摆布,自从哥哥结婚和我们姐妹两个都不联系了,这次她闹离婚我才知道她对我们这一家有多嫌弃,她家人嫌爸妈是农村人,她嫌我爸妈不给她钱,嫌我生宝宝前一天去娘家给我做了好吃的,而给她一直都吃的剩菜剩饭,嫌我去山西哥哥买了600多的东西给我。可是我多冤枉啊,都要生宝宝了去娘家吃了顿排骨就说我吃的好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娘家生活条件有多艰苦呢。那600多的特产也不是我一个人拿走了呀,还有你娘家人,还有你自己婆家啊,再就是我和姐姐了。

在黑龙江省呼兰县的老家,我的父母是很多人艳羡的对象——一双儿女大学毕业后,双双留在北京。哥哥刘柯经商,我叫刘郡,做文字翻译。

于是哥哥就让他在娘家呆着好好反省反省,结果她打电话给我爸爸说“你们儿子和他妈不要我了,宝宝在外婆家不呆哭的不行”爸爸赶紧打电话让哥哥把她又接了回去,回去后她又让爸爸赶紧回来,爸爸回来她又啥都不说了,第二天爸爸出去忙着找收割机收麦子,结果她又开始闹,给爸爸各种打电话,爸爸没带手机,爸爸回来后就听说她要离婚她要走还不要哥哥送,于是爸爸让哥哥给她爸爸打了电话,她爸爸就让她的儿子女儿来接,然后就把家里当时陪嫁的东西还有结婚后哥哥给她买的所有东西都拉走了,走的时候她还偷偷掏空了哥哥的钱包,拿了哥哥的卡。连宝宝正眼都没瞅一眼就走了。在我出月子的前一天她妈又让她回来把孩子抱走了,然后我哥哥因为想孩子就隔三差五的往她家跑,有一次还被她弟弟赶走说他们要吃饭了,后来哥哥去找了几次,她也不回来说事情现在不止是他们两个的事了,结果爸爸妈妈和哥哥一起去又被她们一家好一顿训斥,喊着让我哥哥赶紧去离婚要不然就在哥哥到新单位后让他女儿带着宝宝去单位闹,还赶爸爸妈妈走。就这样事情搁置下来了,哥哥想宝宝还是会隔三差五的去看,只是间隔时间比较久了,后来去宝宝都不认识爸爸了也不会喊爸爸了,哥哥为此特别生气,但是这怎么能怪可怜的宝宝呢。

从呼兰县城到首都十四个小时的车程,县城里很多人只在电视里、照片中见过天安门,所以,每次父亲母亲去北京,都会去天安门广场看升旗仪式,留下了无数的合影。

哥哥从小小的网吧起步,渐渐转向了房地产,虽然只能从好几道贩那里,拿到一些特别小的工程,但三年间,便在北京有了房有了车,还娶了一位漂亮的北京姑娘,一年后,侄儿小江出生了。

退休后的爸爸妈妈一年中有半年时间待在北京,和嫂子的妈妈轮流带小江。而我,虽然不住在哥哥家,但也离得不远,和同事合租在一个公寓,爸爸妈妈来北京时,我便每天去哥哥家蹭饭。爸爸妈妈回老家时,我就和同事一起吃。

在北京,我月薪五千,撑不死饿不着。时不时地,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会接济我一下——他们为终于有余力可以富养我,而感到心满意足。

我在这种恩宠与无忧之下,心宽体胖,直到体重达到一百三十斤时,他们似乎才觉得不妥,一边对我说要减肥,小心嫁不出去,一边在餐桌前,不停地给我夹菜,即使远在县城,妈妈也会每天微信提醒我:按时吃饭。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突然有一天,作为家里的宠儿,我绝望地发现,集家人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我,其实在外人眼里是准剩女的典型——江湖一胖泯爱情,更何况,我的那点小收入,以及我那张乏善可陈的脸还长满了美式雀斑。

最先着急的是爸妈,接着是哥嫂,最后才是我。他们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但我,还是日复一日地剩下了。

图片 3

年近三十岁时,别人给我带来的,都是二手男人,我对二手男人没有成见,但我受不了他们对我的挑挑拣拣,还有爸妈和哥嫂那副求婿若渴的大清仓大甩卖的卑微造型。

我在三十岁生日那天,很郑重地向他们宣布:“我要单下去,谁再给我介绍对象,我跟谁急。”

显然,这句话,并没有吓到他们。逆反心理下,我在又一次相亲现场,叫来我的闺蜜加同事,在大庭广众之下拥抱暧昧。我爸妈一听到这个消息,差点被送去急救,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女儿有同性恋倾向。

我见目的达到,很大方地安慰他们:“放心吧,我还是可以喜欢男生的,不过要给我点时间。咱家已经有一个哥哥既懂事又成功了,你们就允许我按自己的方式过吧。”

我的世界,在这番折腾后清静了一阵子。无爱一身轻,我以半年更换一次工作的速度,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

我喜欢穷游,常常工作一段时间,攒上一点钱,就出去遛达一圈。我对这样的小日子相当满意。

唯一不满意的是,每年春节回家,爸爸妈妈对同事亲戚提及我时,总是撒谎,说我月薪八千,在北京买了房,谈了四五年的恋爱,就是不肯结婚等等。

我本活得正大光明,洋洋自得,却不得不在那些人面前小心圆谎。而做这些,无外乎是为了父母的脸面。我不止一次警告他们:“撒谎有风险,你们在人前多炫耀哥哥就行了呗。”

每当这时,老妈总是未语先泪,她说:“当父母的,永远最担心的,是最弱的那一个。等有一天,你当了妈妈,你就明白了。”

我反驳:“还好,我这辈子都没有当妈妈的打算。有些事,还是不明白的好。”

02

我三十二岁那年,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人生多变。

那时哥哥接手了一个烂尾楼,事后才发现上当受骗。哥哥几乎在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且债台高筑。房子和车子都卖了,他们一家三口搬到了嫂子的娘家去住。

哥哥急于想东山再起,让爸爸妈妈拿出全部积蓄帮他开了手机店,还开过饭店,可是,因为心急气躁,对行业不熟悉,两家店都赔了。爸爸妈妈担心哥哥承受不了,来北京看他,在嫂子的娘家,嫂子的妈妈说了许多难听的话。从嫂子娘家出来,爸爸妈妈是含着眼泪离开北京的。

图片 4

我和哥哥将父母送至北京西站,妈妈抱着我痛哭,她说:“以前,不管你怎么瞎胡闹,至少还有哥哥帮衬你。现在,你哥也自身难保,你可怎么办?”

我没心没肺地对她说:“我过得挺好,妈你就别瞎操心了,你和爸爸保重就好。”而爸爸则拍着哥哥的肩膀,对他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只要你心气不倒,随时都可以东山再起。放心吧,有爸在呢。”

这话,挺励志的,但对哥哥悲惨的现状实在是法力有限。更何况,有爸爸在又怎么样,以他和妈妈加在一起三千元刚出头的退休金,在小城还可以温饱,在北京,连一个月的房租都不够。

就这样,爸爸妈妈走了,火车没影儿了,哥还站在原地。我拽他,他红着眼睛对我说:“咱都这岁数了,还让他们操心,真丢人。”

我不服气:“是你让他们操心,好不好?”

哥哥看看我,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你啥时能长大?”

啥时能长大,难道我还不大吗?已经是资深剩女了。后来,我才知道,长大,跟年龄关系不太大。

对我,爸爸临走时什么都没说。只是在到家后,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丫头,如果在北京混不下去了,就回家,爸妈养你。

爸爸妈妈回小城第九个月时,我辞职间歇去云南野游,然后,陆陆续续收到了很多陌生来电,手机显示都是老家小县城的号码。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老实了一辈子的父亲走上了花式发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