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尚无资格说不,围着浴巾害羞的躲进被子里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尚无资格说不,围着浴巾害羞的躲进被子里

帝国城堡矗立在森林之内、城市边缘,辉煌壮观无比,更有着令人向往的神秘感。? ? 城堡的尖顶根根贴近天际,在夜色的勾勒下,更显得拒人于千里之外。? ? 热。? ? 好热,喘不过气来的热。

图片 1

? ? 帝国城堡矗立在森林之内、城市边缘,辉煌壮观无比,更有着令人向往的神秘感。

夜,月华如水。

? ? 城堡的尖顶根根贴近天际,在夜色的勾勒下,更显得拒人于千里之外。

希尔酒店内,华丽的灯光将大堂照的亮如白昼。

? ? 热。

沈若水站在电梯里,瘦弱的身躯轻轻颤抖着,贝齿咬着樱唇,精致的小脸上带着一丝痛苦。

? ? 好热,喘不过气来的热。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沈若水垂在身侧的玉手紧握成拳,慢慢走了出去,脚下是厚重的红地毯,踏上去如置云端,奢华的走廊在眼前延伸开来。

? ? 英式风格的大床上,年轻的女孩正沉睡着,窈窕有致的娇躯上披着一条质地华丽精细的白纱,密实的细汗正延着她清秀的脸上慢慢滴淌下来,落在她薄薄的唇角。

她曾经也是家里备受宠爱的小公主,家境殷实,可爸爸的公司倒闭之后,累的得了肾病,需要大笔的手术费,沈若水没有办法,只好将自己……卖给一个陌生男人。

? ? 她手臂上的汗水已经染湿白纱,构画出无尽的暇想诱惑。

沈若水走到深处最华贵的一扇大门前,门口站着的两个黑衣保镖警惕的打量她,犀利的目光如探照灯般在她的小脸上逡巡着。

? ? “嗯,好热……”

沈若水怯怯的道:“您好,我是沈若水……”

? ? 时小念嘤咛一声,从深睡中迷迷糊糊地醒来。

“夫人刚才打过电话了,总裁就在里面,请进。”

? ? 入目之处是个豪华却陌生的房间,墙上14世纪的西方油画在她不太清晰的视线里晃动。

“嗯,谢谢!”若水努力挤出一抹笑意,推门走了进去。

? ? 什么地方?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壁灯发出微弱的光亮。

? ? 她意识不清地环视周围。

奢华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合身的黑色西装包裹着他高大强壮的身体,充满了猎豹般的力量,那深邃的五官如精心雕刻一般,眉宇幽深,鼻梁高挺,薄唇精致,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引得万千女人趋之若鹜。

? ? 只见角落的转角沙发上,一个男人正坐在那里,身线修长,白皙的长指正优雅地晃动着红酒杯。

他就是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暗帝厉牟炀!

? ? “你是谁?这里为什么这么热?能不能把空调关了?”

沈若水望着那张英俊绝伦的脸,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

? ? 一出声,时小念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很虚弱,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忽然,房间好像没有开空调,闷热躁动的空气弥漫在每一个角落,锋利的双眉皱了皱,厉牟炀觉得那热浪像是从自己的身体里烧起来,他烦躁的扯开外套和衬衫,结实的肌肉昭示着这个男人的强健有力。

? ? 太热了。

沈若水小脸绯红,紧张的想要逃走,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因为她欠这个男人五百万!

? ? “女人,你再不醒,我会把这里调到88度,把你活蒸!”

想到此,沈若水怯怯的伸出小手,搭在他身上……

? ? 一个男声在高温的房间里响起,嚣张狂佞的语气令人害怕。

身体里的燥热让厉牟炀呼吸粗重,有种渴望从身体里升起,厉牟炀一震,一把反握回去,低沉暗哑的嗓音如大提琴般响起,“老婆,你回来了——”

? ? 活蒸?

男人的大手攥着她的,沈若水脸一红,偷偷看着男人,小声嗯了一声。

? ? 什么活蒸?

她认识厉牟炀,甚至有过最亲密的接触,因为几个月前,为了爸爸的医药费,她将自己卖给他,为无法生育的林曼尼代孕!

? ? 时小念神志有些涣散,汗水落到她的眼睛上,迷住她的视线。

小手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沈若水绝美的脸上带着一抹愧疚,这里曾经有过厉牟炀的孩子,可一次意外让她流产了,而失去孩子的后果,就是赔偿他们五百万!

? ? 耳边传来沉着的脚步声。

这个天文数字,她一辈子也不能还上,所以她千辛万苦找到了林曼尼,签署了只有她们两个人才知道的协议——沈若水要为他们再怀上一个孩子。

? ? 她抬起手抹去眼睛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上的汗水,再往前看时就对上一道如鹰隼般的目光。

“你累了就先睡,我去洗澡。”若水努力模仿着曼妮的语调,快步冲进了浴室。

? ? 男人站在她的床前,双腿笔直而长,洁白的衬衫衬着他高大挺拔的身材,领口松了两颗再往上,是一张英俊得能让人窒息的脸,深邃如琢的五官,剑眉深目,挺直的鼻梁下薄唇微微张开,性感得致命。

疲惫的厉牟炀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他睁开困顿的双眸,慵懒的往浴室看去,磨砂的浴室玻璃门是半透明的,厉牟炀可以模糊的看到里面的女人。

? ? 明明房间里严重高温,男人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细汗,优雅而从容。

她脱下裙子,露出白皙的娇躯,高高扎起的马尾辫被她散开,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披散在玉背上,像一朵盛开的黑色莲花,带着冶艳的诱惑。

? ? 犹如画报中走出来的男人,很年轻,不超过29岁吧。

厉牟炀的呼吸渐渐急促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曼妮似乎有一股别样的吸引力,令他忍不住情动,今晚,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小妖精!

? ? 呃,怎么有点眼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沈若水足足在浴室磨蹭了一个小时才出来。

? ? 在哪见过……

用浴巾包裹着身体,她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床上累极的男人已经睡着了,沈若水轻轻舒了一口气,如水的目光静静的停在他的身上。

? ? 因为长期的职业习惯,时小念是个容易神游的人,这么想着,她就真的盯着男人发起呆来,但很快,她便清醒过来,因为男人拿出了一把银色手枪。

微弱的灯光撒在厉牟炀的脸上,那张英俊绝伦的妖孽脸孔映进她的眸中,他额前的刘海有些汗湿,凌乱的搭在眉前,别有几分桀骜的洒脱,浓密的睫毛深深的垂着,在眼睑上投下两弯淡淡的影子,挺翘的鼻锋在灯光下形成优美立体的暗影,完美的薄唇呈现着高贵的线条,冷酷中又带着骄傲。

? ? 而枪口,对准她。

紧张和恐惧让若水有些发抖,她爬上大床,躺在男人的身边,拉过被子盖住两人。

? ? 诶?这是什么发展?

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夹杂着薄荷烟的味道飘荡过来,沈若水着迷的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微微一动,而此时,睡梦中的厉牟炀感觉到了身边有人存在,习惯性的侧过身,手臂揽过沈若水的身体!

? ? “你干什么?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

手指碰到柔滑的浴巾,厉牟炀不满的皱起眉,大手一挥,将浴巾扯下,不等若水反应过来,他已压迫过去,大手不偏不倚的按上她的柔软

? ? 坐在床上的时小念惊得要往后退,男人却一步靠近她,冰冷的枪口贴向她热得绯红的脸。

“啊——”

? ? 她有一张堪称清纯的脸,五官精致却不张扬、没有攻击性,美得很舒服。

本能的尖叫就要溢出唇瓣,沈若水猛地惊醒,飞快的抬手捂住小嘴!

? ? 他的枪口慢慢往下,滑落至她的唇、尖尖的下巴,然后是玲珑的锁骨。

【小说节选,未完】

? ? 暧味地就像用手指抚摸她一样。

*后续精彩可关注微信号:mrqggs2016(←每日情感故事),本文代号:18048。

? ? 时小念不自觉地绷紧身体,身上的白纱几乎掉下来,一头热汗瞬间变成冷汗。

? ? “女人,你给我生的孩子在哪里?”

? ? 宫欧站在她面前,嗓音冷厉,幽沉的视线扫过她白纱下若隐若现的曲线。

? ? “什么?”

? ? 时小念懵了。

? ? “三年前,你怀了我的孩子,孩子现在在哪?”

? ? 宫欧一字一字问出口,白皙的手轻动,枪口隔着白纱在她胸口上方画圈。

? ? “孩子?”

? ? 时小念茫然,好久她才慢慢冷静下来,“我说……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不认识你。我没有怀过孩子……”

? ? 她连男人都没有过,怎么可能有孩子。

? ? “时小念,24岁,三流少女漫画家,现居住在S市。要不要我将你从小读的每个学校、认识的朋友、家人的背景都复述一遍?”

? ? 宫欧厉色看着她,将她的身份说出口,抹杀她嘴中弄错的可能性。

? ? 他说的……都没错。

? ? 时小念呆呆地注视他过于英俊的脸,“可是,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

? ? 连认识都不认识,怎么给他生过宝宝?

? ? “别跟我装疯卖傻,把你藏起来的孩子交给我!”

? ? 宫欧不耐烦地道,拇指轻拉手枪上的保险。

? ? 随时会走火的危险直逼时小念。

? ? 男人的眼底却冰冷异常。

? ? 她吓得冷汗直流,有些激动地道,“我真的没怀过孕,你能不能好好查一查?不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就……”

? ? “查?好,我现在就来检查!”

? ? 她一昧的否认彻底惹怒宫欧。

? ? 宫欧不悦地扫过她白纱下的身体,白纱像裙子般罩住她全身,只露出肩胛,纱衬得她皮肤格外白皙,如初生的婴孩,吹弹可破。

? ? 一滴滴汗在她的皮肤上游走,如同刚从浴缸中走出来一般,画面诱人。

? ? 宫欧的喉咙顿时一紧,一股异样的燥热从身体里迅速蔓延开来。

? ? 他偏过视线往下看去,眼前女子身上的汗水越来越多,甚至渐渐浸透了白纱。纱下,平坦小腹处一道深色的手术疤若隐若现……

? ? “你没生过孩子身上怎么会有疤?”

? ? 宫欧问得强势而霸道,黑瞳中的笃定认定了她生过孩子。

? ? 时小念意识到自己春光外泄,连忙伸手按住小腹,红着脸道,“这是阑尾手术留下的,哪有剖腹产割这么侧面的?”

? ? “那你就是顺产,我要检查!”

? ? 宫欧一把丢掉枪,高大的身形逼向她。

? ? 她身上独属于女人的香气惹得他身体里的火四处乱蹿,极需得到发泄。

? ? “这怎么检查?”时小念怔住,随后大叫起来,“喂……不要过来!”

? ? 眼前的男人正一步一步逼近她,带着强烈可怕的气场,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像猎人发现猎物,那样的目光分明是要将她拆骨剥皮,活生生吞噬干净……

? ? “你想做什么?不要过来……”

? ? 时小念不停地往后退,直退到床头,退无可退。

? ? 宫欧已经上了床,跪在她面前,一手按在她头边的床背,高大的身形罩住她。

? ? 她完全在他的阴影之下。

? ? “检查。”

? ? 宫欧吐出两个字,双眼直直地盯着她,眸色极深,仿佛她在他的眼里已经毫无遮掩。

? ? “检查也不用靠这么近吧……”她心乱如麻。

? ? “这叫近?时小念,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负距离才叫近!”

? ? “你胡说什么,我告诉你,不要过……唔——”

? ? 时小念的话被男人的薄唇堵住,连抗议都没来得及多讲一句,身上的白纱就被男人的大掌一把掀起,健壮火热的身躯紧跟着压了下来,挑拨着房间的温度升上最高……

? ? “啊——”

? ? 时小念尖叫一声,从睡梦中醒来,眼前不是那个豪华甚于总统套房的房间,而是自己租住的小窝。

? ? 在原地呆了近十分钟,时小念才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做梦了。

? ? 见鬼了,她怎么会梦到自己被男人绑架,男人还拼命问她要孩子,最后还通过“那种”方式来检查她是不是生过孩子……

? ? 那种感觉很真实,真实到她现在还能记起男人嘴巴和身体的温度。

? ? 他的脸色很冷,但皮肤却火热得一塌糊涂,几乎是要烧熔她。

? ? 男人的身材也好得完美,没有一分赘肉,肌理分明……

? ? 只是他在她身上疯狂冲刺的时候,太疼了,那种疼太真实,疼得她想尖叫……

? ? “时小念,你想男人想疯了。”

? ? 时小念痛恨自己居然还在回想梦中的男人,一巴掌甩向自己的脸,把自己打醒。

? ? 清醒后,时小念正要下床,忽然瞥到床头的报纸,她拿起来,只见上面写着偌大的头版新闻标题——

? ? 【N.E跨国集团总裁宫欧回国,旗下主公司全世界市值第一】

? ? 宫欧。

? ? 新闻上配着一张照片,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从机场出来的照片,身后跟着一群保镖。

? ? 男人很年轻,却气场极强,明明周围有那么多人,但他就是中心,令人第一眼就注意到。

? ? 他穿着一袭灰色风衣,身形修长,齐整的短发下,一张脸英俊得足以让人摒住呼吸去欣赏,一双眼睛像能吸人灵魂似的,只是简单地看向某处,隔着照片都能让人脸热心跳。

? ? 照片中的男人就是她梦里的男主角。

? ? 难怪她在梦里觉得眼熟。

? ? 好吧,看来是她昨晚看这新闻看睡着了,所以才会梦到那种梦。

? ? 想想也是,她怎么会和宫欧这种人物扯上关系。

? ? 宫欧是谁?

? ? 亚洲人,出身于英国世袭贵族,有四分之一的欧洲血统,20岁自立门户成立公司,行事作风果敢而冷血,眼光毒辣,不断发展与大肆收购,最终成立跨国大集团。

? ? 旗下研发各种最先进的软件、系统,几乎做到全世界范围内垄断,无人能及。

? ? 除此之外,他涉猎金融各行各业,只要是赚钱的没有他不碰的。

? ? 到今年,旗下主公司成为全世界市值第一的上市公司,他被标榜为全世界最有钱的男人。

? ? 而他今年,年仅28岁。

? ? 这样一个男人……大概除了梦里,不会和她有半毛钱的关系吧。

? ? “啪——”

? ? 时小念将报纸扔到垃圾,不再去看宫欧那张帅得遥远的脸,起床准备去刷牙。

? ? 一下床,时小念差点没站稳摔下来,双腿之间的疼痛传来,痛得她咬牙,“呃——”

? ? 她连忙扶住一旁的墙,一手按住小腹。

? ? 怎么会这样。

? ? 难道梦里被强了,现实中还能残存痛觉?

? ? 那种事……真的会那么痛?

? ? 完了,她一定是从来没有男人,寂寞得快疯了。

? ? 时小念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走进浴室刷牙洗脸,换衣服,拿着画板画纸和包包出门。

? ? 她是个三流少女漫画家,平时工作比较自由,可以在家创作,也可以去公司,她一向喜欢宅在家里写写画画,但今天她必须出去。

? ? 因为她怕自己再宅下去,搞不好再做几回春梦……

? ? 走进公司,时小念就听到一大片女人的尖叫声——

? ? “天呐,宫欧好帅好性感啊,我好想冲破屏幕扑倒他啊!”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尚无资格说不,围着浴巾害羞的躲进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