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个人随笔,渣男骗我当同妻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我的个人随笔,渣男骗我当同妻

她原以为只要俊远爱她,她可以接受他家人给予的一切待遇……可是,她一想到安俊远这三年来都把她当傻子一样哄来骗去,她就无比心塞!

轮椅在距肖暖数步之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男人抬眸冲她挑了挑眉,淡淡笑道,“我娶!不过,是弯是直,你要不要先验验货?”

她和丈夫刚把几位重要来宾请到贵宾室,就听说这边出了事,儿子还没追上,刚刚从美国回来的弟弟又到这里来胡闹!还嫌安家今天丢人丢的不够多吗?

眼下,只要秦正南愿意娶她,就算是为了争一口气,她也要嫁!这样的话,不仅会让安俊远喊她舅妈,她还可以跟秦雯丽平起平坐了!

肖暖心中窃喜,同时松了一口气。自己这个荒唐的征婚,还算没给自己带来太大的麻烦!

“不认识,长得好帅啊!”

黑色的宾利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之后,驶进了郊区的一片高档别墅区。

“我……”众目睽睽下,被他这样暧昧地抱着让肖暖实在羞涩难当,脑子凌乱地几乎没作任何思考,娇羞地低头道,“我愿意!”

“先生好!太太好!”她刚推开车门下来,就看到一水流的人站在路边,齐齐向她恭敬颔首。

他口里的空气清新,似有淡淡的薄荷味,肖暖僵硬的身子很快就放松了下来,闭上眼任由他霸道地吻着。

肖暖登时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一时间忘记了所有委屈,脸上是明显的凌乱。

众人转身望去,齐齐把目光聚焦到了急匆匆赶来的贵妇身上。那不是别人,正是安俊远的母亲,安氏集团董事长夫人秦雯丽。

“你们好!”她不由地有点促狭,点头道。

今天是安俊远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既然秦正南这个当舅舅的愿意替外甥完成婚礼,她做不了安俊远的妻子,让他以后喊她舅妈岂不是更解气?

“秦先生!”就在人群越来越喧闹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肖暖突然拿起麦走下台来,径直走到秦正南面前,在他轮椅前蹲了下来,目光坚定地看着他,“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娶我,那我们现在就举行婚礼吧!”

“好!”

宾利车后面跟了一辆奥迪,下来一个戴金丝边男人的男人,和司机小张一起把秦正南扶下了车,坐上了轮椅。

霎时间,两张脸几乎零距离靠在了一起,男人身上清冽的味道扑鼻而来,肖暖害羞地想站起来,他的手却紧紧扣住了她的蛮腰,小声在她耳边说,“别动!”

看到她在车外犹豫,秦正南扭过头来,挑眉道,“怎么,不敢去民政局?”

懊恼地咬了咬牙,她转过身,对着在认真发邮件的秦正南干笑了一下,“那个,秦先生,我……”

虽然她没有后悔,但她刚才那句话不过是一时冲动想争一口气罢了,没想到真有人愿意现在就娶她!

今天是安俊远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既然秦正南这个当舅舅的愿意替外甥完成婚礼,她做不了安俊远的妻子,让他以后喊她舅妈岂不是更解气?

“帮你洗澡?”肖暖愣住了。

瞧着满脸纠结的肖暖,轮椅上的男人犀利的眸子微微一敛,“我叫秦正南,也是咱江城人,未婚,性取向为异性。请问肖小姐,我可符合你的征婚要求?”

豁出去了!反正婚也征了,嫁也嫁了,再扭扭捏捏反倒矫情!

肖暖登时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一时间忘记了所有委屈,脸上是明显的凌乱。

我的天哪!别人娶老婆是暖床的,他娶老婆是当高级护理兼贴身老妈子使用的吧?

一言激起千层浪,人群里,立刻哗然一片!

身后传来一道揶揄的声音,肖暖连忙收回思绪,转过身去,“谁犹豫了,我不是在等你吗?”

可……事已至此,她没有理由利用完了别人又不去领证吧?

因为是临时凑成的一对,婚礼议程极其简单,司仪看到一对新人已经主动地吻在了一起,连忙捡起麦,激动地大声宣布:“秦正南先生和肖暖小姐结婚典礼礼成!”

“是呀是呀,新娘子,你不会是闹着玩吧?”台下有人开始起哄。

没有说出他的秘密,安俊远明显松了一口气,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肖暖,转身大步离开。

秦正南从司仪手里拿过麦,眸光柔和地看着怀里的女人,“肖暖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们的家!”

“不行!俊远取消婚礼的事还没弄清楚,你不帮忙也就算了,在这里捣什么乱!你可是俊远的亲舅舅啊!”秦雯丽厉声拒绝。

“衣服和腕表一看就知道是有钱的主,只可惜是残疾人!”

“这……”肖暖不由地口吃起来。

肖暖站在新人休息室的门口,看着那赤条条纠缠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忍不住俯身干呕起来!

看到她在车外犹豫,秦正南扭过头来,挑眉道,“怎么,不敢去民政局?”

“哦。”肖暖顺从地点点头,既然用不上她,那就算了!

是不是挺狗血?还有更狗血的——

毕竟是安俊远的舅舅,万一秦正南站在秦雯丽那边,再来个悔婚的话,她的脸就丢到太平洋去了!

肖暖被秦正南的下属领出酒店,她一眼就看到了停在门口的那辆因为是临时凑成的一对,婚礼议程极其简单,司仪看到一对新人已经主动地吻在了一起,连忙捡起麦,激动地大声宣布:“秦正南先生和肖暖小姐结婚典礼礼成!”

“难道你想把我一个残疾人扔进浴室,让我一个人洗?”他不悦地蹙眉问她。

突然,宴会厅门口传来一道低沉稳重富有磁性的声音,“我愿意娶!”

肖暖边放水边腹诽,这么方便的设施,他完全可以自理,还非要她伺候,真是大爷啊!

自动轮椅顺着白色的地毯徐徐向前,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视线只随着轮椅男人的位移而移动着,小声的议论不绝于耳。

秦雯丽本来就对她不满意,若不是安俊远非她不娶,安家根本不会要她这样一个没名没分的媳妇。为了嫁给安俊远,她可是签下了安家媳妇的一百零八项儿不平等条约的!

“是呀是呀,新娘子,你不会是闹着玩吧?”台下有人开始起哄。

“谢谢!”她犹豫了一下,垂眸将自己的小手放进了秦正南的大手里。

狠毒的语言和眼神一起扫向肖暖,她却面不改色,仍目光坚定地看着秦正南。

稍作思忖,她推着秦正南,出了宴会厅。

“......”

感受到怀里的女人呼吸有点急促了,秦正南终于放开了她,瞧着她脸颊上的红晕,将她扶了起来,“走,去民政局!”

安俊远来到宴会厅,拿起麦上了舞台,对着台下的数百名宾客说,“各位,抱歉,我和肖暖女士的婚礼临时取消,原因我随后会向媒体说明,大家的礼金我双倍奉还!抱歉!”

后续内容更精彩,由于字数限制,暂时更新到这里。大家猛戳评论地址,或者关注微信公众号:,回复:,可以继续阅读后续内容,千万不要错过哦,你们懂的~~

“秦先生!”就在人群越来越喧闹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肖暖突然拿起麦走下台来,径直走到秦正南面前,在他轮椅前蹲了下来,目光坚定地看着他,“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娶我,那我们现在就举行婚礼吧!”

狠毒的语言和眼神一起扫向肖暖,她却面不改色,仍目光坚定地看着秦正南。

“……”

秦正南直接接了一句,却没有转身看她,从光可鉴人的金属面板上,他看到她不服气地撇了撇嘴,那深邃的眸子里便闪进了一抹柔和的光芒。

想起一个月前,他向自己求婚的当晚,差点就把她……若不是她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最后防线,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人怎么可以如此恶毒?

“对不起?”肖暖努力很久,才仰起头来看着安俊远,自嘲一哂,“然后呢?为了你们安家的颜面,我们继续婚礼,让我这个傻妞继续为你们掩盖这种龌龊关系?”

男人眸中的笑意更甚,“怎么?后悔当场征婚了,还是在想怎么验明我的正身?”

秦正南微微蹙了眉,转身看着满头大汗的秦雯丽,正色道,“姐,我没胡闹!”

她方才确实是在犹豫,可就在得知秦正南是安俊远的舅舅的时候,她脑子里只蹦出了一个字:嫁!

眼下,只要秦正南愿意娶她,就算是为了争一口气,她也要嫁!这样的话,不仅会让安俊远喊她舅妈,她还可以跟秦雯丽平起平坐了!

“肖暖,你要不要脸?嫁不成我儿子,就要嫁给我弟弟吗?”秦雯丽狠狠瞪向肖暖,满眼不屑和鄙夷,“就这还口口声声说爱俊远,原来是个男人你都敢嫁,你就这么寂寞吗?”

霎时间,两张脸几乎零距离靠在了一起,男人身上清冽的味道扑鼻而来,肖暖害羞地想站起来,他的手却紧紧扣住了她的蛮腰,小声在她耳边说,“别动!”

她和丈夫刚把几位重要来宾请到贵宾室,就听说这边出了事,儿子还没追上,刚刚从美国回来的弟弟又到这里来胡闹!还嫌安家今天丢人丢的不够多吗?

“继续!脱完!”他吩咐道,打断了肖暖的腹诽。

秦正南微微蹙了眉,转身看着满头大汗的秦雯丽,正色道,“姐,我没胡闹!”

秦正南从司仪手里拿过麦,眸光柔和地看着怀里的女人,“肖暖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回到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肖暖长长叹了一口气。本来计划的是婚礼后和安俊远去领证,明天直接去蜜月。转眼间,男主角就变了个人!

肖暖忙别过了脸去,可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问号:他腰部以下无知觉,大小便不会也要她帮忙吧?

安俊远拧着眉咬了咬牙,“我现在就出去宣布婚礼取消,我会给你补偿的!”

他说话的时候,那内敛的眸子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语气很认真,但似乎又带着兴味。

肖暖微怔,要不要这么快?

“不乐意给老公洗澡的老婆更矫情!”

他的出轨对象不是女人,而是他多年的好!哥!们!

说完,扔掉手里的麦,双手捧起肖暖的脸,毫不犹豫地吻住了她的唇。

“不认识,长得好帅啊!”

更应该感谢,他只让她做他名义上的妻子,而且期限只有一年!一年后,她应该早就消了安俊远的气了,还可以恢复自由身!

肖暖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催的新娘。

肖暖看着他那张阴沉下来的俊脸,垂下眼眸,“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绝对没有嫌弃你的意思……”

稍作思忖,她推着秦正南,出了宴会厅。

“暖暖,你,你怎么来了?”安俊远连忙推开自己的男朋友,快速提上裤子,慌乱地系着皮带。

“把董事长夫人送回家去,让现场来宾各就其位,吩咐工作人员婚礼开始!”秦正南安排完,才转过身来,向肖暖伸出了手,深幽的眸子里折射出来的眸光渐渐柔和,“起来吧,我可舍不得让我的新娘子蹲着跟我完婚。”

“我……”众目睽睽下,被他这样暧昧地抱着让肖暖实在羞涩难当,脑子凌乱地几乎没作任何思考,娇羞地低头道,“我愿意!”

“这不是在赌气嘛!只要不是弯男,那意思是只要是男人她就嫁咯?”

“回......你家?”她不确定地问,身子不自在地侧了侧。

肖暖还没回答,人群后面突然传来一道女声,坚决又急切。

说完,他放开肖暖,转身对还在穿衣服的男人说,“宝贝,走吧!”

至于秦正南……呃,走一步算一步吧!.

肖暖的一句话顷刻间点燃了台下的气氛,现场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暖暖!”安俊远俊眉紧蹙,抬手就将肖暖手里的麦抢了过来。

“暖暖!”安俊远俊眉紧蹙,抬手就将肖暖手里的麦抢了过来。

秦雯丽本来就对她不满意,若不是安俊远非她不娶,安家根本不会要她这样一个没名没分的媳妇。为了嫁给安俊远,她可是签下了安家媳妇的一百零八项儿不平等条约的!

一切都在南哥的掌控中,除了这丫头突如其来的现场征婚……倒是省了南哥求婚的力气了!

短暂的静默后,只见秦正南抬手将肖暖的两只手一起牵住,轻轻一拉,便将她拉着坐到了自己双腿上。

肖暖咬了咬牙,走过去,在他前面蹲下来,犹豫了一下,低头抬手去解他的皮带。

毕竟是安俊远的舅舅,万一秦正南站在秦雯丽那边,再来个悔婚的话,她的脸就丢到太平洋去了!

肖暖心里唤了一声亲娘,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转过了身来,看了一眼他那饱满的部位,把手颤颤巍巍地伸了过去......

说完,他放开肖暖,转身对已经下床的男人说,“走吧!”

瞧着满脸纠结的肖暖,轮椅上的男人犀利的眸子微微一敛,“我叫秦正南,咱江城人,未婚,性取向为异性。请问肖小姐,我可符合你的征婚要求?”

众人还没从新郎那震惊的消息中缓过来,只见新娘肖暖突然上台,从安俊远手里夺过麦,掩去眼里的猩红,落落大方地对众人笑了笑。

想到这里,肖暖只觉胃里一阵翻涌,忍不住再次呕起来。

感受到怀里的女人呼吸有点急促了,秦正南终于放开了她,瞧着她脸颊上的红晕,将她扶了起来,“走,去民政局!”

安俊远来到宴会厅,拿起麦上了舞台,对着台下的数百名宾客说,“各位,抱歉,我和肖暖女士的婚礼临时取消,原因我随后会向媒体说明,大家的礼金我双倍奉还!抱歉!”

她原以为只要俊远爱她,她可以接受他家人给予的一切待遇……可是,她一想到安俊远这三年来都把她当傻子一样哄来骗去,她就无比心塞!

“乖,我只有跟肖暖那个傻妞结婚,才能保护你!等她做了同妻,就算知道了我们的关系,她也不敢说出来!”

肖暖偷偷瞥了一眼,见他在发邮件,就扭过头看向了窗外。

肖暖悄悄看了一眼指上的戒指,谁这么大方,把这么大一颗鸽子蛋借给他?

说完,扔掉手里的麦,双手捧起肖暖的脸,毫不犹豫地吻住了她的唇。

肖暖的手心里已经沁出了汗,闭上眼不敢去看他。

“看样子是!新娘现场征婚,也是拼了!”

盛夏的骄阳透过厚厚的窗帘照进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映在沙发上两具激烈交缠的男人身上,空间里充斥着浓浓的情欲气味。

全场都屏住了呼吸,目光聚焦到了轮椅上这位即使是坐着也丝毫掩饰不住那尊贵气质的男人身上。

画面太过刺激,已经超过她的感官下限......恶心!太他妈的恶心了!

秦正南平静地看着肖暖,“肖小姐,你确定要嫁给我这样一个双腿残疾的人?我现在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暖暖!”安俊远一把拉住她,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一脸歉意,“对不起。”

肖暖的一句话顷刻间点燃了台下的气氛,现场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是呀,新娘子,你不会是闹着玩吧?”台下有人开始起哄。

肖暖头皮发麻,不会吧?之前明明算好的日子,大姨妈应该是一周后才会来的,怎么突然提前造访了?她可是毫无准备的……九月的大热天,脱掉婚纱,她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九分裤……还是该死的白色!

......

瞧着满脸纠结的肖暖,轮椅上的男人犀利的眸子微微一敛,“我叫秦正南,也是咱江城人,未婚,性取向为异性。请问肖小姐,我可符合你的征婚要求?”

“不不不,你误会了!”肖暖连忙摆手,“我应该感谢你,在关键时刻出现,不至于让我那么丢人。”

闻言,秦正南眸光微微一动,转身颇严肃对秦雯丽说,“姐,从今天开始,肖暖就是你的弟媳了,我希望你能尊重她,不要再用类似于刚才那些不干净的词来对她!”

民政局?

肖暖还没回答,人群后面突然传来一道女声,坚决又急切。

一言激起千层浪,人群里,立刻哗然一片!

男人满意地挑了挑眉,眸中的笑意更浓,“我也愿意!”

“为了不让下人们胡乱猜忌,还要委屈你跟我一起睡卧室。我大部分时间会睡隔壁书房,即使回卧室,这床也足够我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了。”进了卧室,秦正南指着那张大得格外夸张的KING-SIZE大床对肖暖说。

秦正南吩咐司机开车,低头看着手里的平板电脑,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

随着甜蜜的音乐声响起,现场宾客也完全从或怔愣或看热闹的状态里恢复了过来,都各就各位,边观礼边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起来。而本来安家并没有请的媒体,也不知道何时突然出现在宴会厅,各种长枪短炮对准了台上的新人。

肖暖的新郎安俊远,看到她站在门口,连忙从床上下来,慌乱地系着方才刚刚解开的皮带,而床上的男人则不耐地睨了一眼肖暖,慢腾腾地穿衣服,脸上是一副好事被打断的不爽。

众人转身望去,齐齐把目光聚焦到了急匆匆赶来的贵妇身上。那不是别人,正是安俊远的母亲,安氏集团董事长夫人秦雯丽。

男人眸中的笑意更甚,“怎么?后悔当场征婚了,还是在想怎么验明我的正身?”

台下的人,永远都是看热闹的居多,新人热吻之下,迎来了热烈的掌声。

“等等!”

“你等会,我过去扶你下车。”车子刚停下来,肖暖对秦正南说了句,转身就要开车门。

肖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怒目瞪着自己的秦雯丽,坚定地对他点点头,“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残疾人怎么样?身体的残缺总比某些人心里残疾的好!我不反悔!”

肖暖被秦正南的下属领出酒店,她一眼就看到了停在门口的那辆黑色宾利,后车门敞开着,里面笔直坐着的正是秦正南。

轮椅在距肖暖数步之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男人抬眸冲她挑了挑眉,淡淡笑道,“我娶!不过,是弯是直,你要不要先验验货?”

肖暖还没回答,人群后面突然传来一道女声,坚决又急切。

“对不起?”肖暖努力很久,才仰起头来看着安俊远,自嘲一哂,“然后呢?为了你们安家的颜面,我们继续婚礼,让我这个傻妞继续为你们掩盖这种龌龊关系?”

“正南,你别乱来!”秦雯丽气得脸色发青,还想继续反对,却已经被秦正南的人拖出了宴会厅。

她方才确实是在犹豫,可就在得知秦正南是安俊远的舅舅的时候,她脑子里只蹦出了一个字:嫁!

说完,他扬了扬手,只见人群里突然出来几个西装男人,齐齐恭敬地向他颔首,“秦先生!”

“秦正南先生,你愿意不愿意娶肖暖小姐为妻,一辈子照顾她,爱她,守护着她,无论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都不离不弃,相守到老吗?”司仪抹了把汗,把麦对准了秦正南。

至于秦正南……呃,走一步算一步吧!

黑色宾利,后车门敞开着,里面笔直坐着的正是秦正南。

轮椅在距肖暖数步之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男人抬眸冲她挑了挑眉,淡淡笑道,“我娶!不过,是弯是直,你要不要先验验货?”

民政局?

“这谁啊?”

瞧着他脸上的紧张,肖暖方才被羞辱了的心似乎没那么堵了,但却不受控制地抽痛了一下。她冲他淡然一笑,闭上眼,强忍着眼泪,转身大声对着台下喊道,“现在,谁愿意娶我,我立刻......嫁......只要不是弯男!”

“过来,帮我脱裤子。”他控制轮椅靠近她一点,说得格外理所应当。

自动轮椅顺着白色的地毯徐徐向前,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视线只随着轮椅男人的位移而移动着,小声的议论不绝于耳。

推着秦正南进了电梯,站在他后面,她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有钱就是矫情!”

“秦先生!”就在人群越来越喧闹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肖暖突然拿起麦走下台来,径直走到秦正南面前,在他轮椅前蹲了下来,目光坚定地看着他,“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娶我,那我们现在就举行婚礼吧!”

她方才确实是在犹豫,可就在得知秦正南是安俊远的舅舅的时候,她脑子里只蹦出了一个字:嫁!

“怎么回事?新郎悔婚了吗?”

毫发无损!

肖暖登时瞪大了眼睛,条件反射地想要推开他,熟料他手上力道极大,她根本是挣扎无效,只能被动地被强吻着。

“哦!回,回就回吧!”

肖暖抬眼望去,看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一套灰色的手工西装穿在他身上格外丰神俊朗,清俊的脸上神色淡定,狭长的眸子一直看着台上的新娘,眸光微微波动,似乎染着笑意。

“这……”肖暖口吃起来。

突然,小腹传来一阵胀痛,紧接着,有股热流直接从下面流了出来。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我的个人随笔,渣男骗我当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