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大家讲讲圈内内幕,工作日记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给大家讲讲圈内内幕,工作日记

A市。 某个昏暗的房间里。 一个身材瘦弱的四眼男正躺靠在床头,被子斜斜地盖着他的下半身。他一手伸到了被子里,满脸潮红地不断动作着,一面从黑框眼镜后贪婪地盯着电视上的精彩画面。 电视上,一个长

“咚咚”

A市。

“请进!”

某个昏暗的房间里。

办公室门打开,走进来一个胖乎乎的秃顶的中年汉子,这男人大概一米七五左右,身上穿着宽松的短袖汗衫,似乎是个名牌,因为上面隐隐约约印着“阿迪”什么,第三个字看的不大清楚好像是个“王”又似乎是个“达”字,裤子是运动裤,鞋子也是运动鞋,大概也是名牌吧。

一个身材瘦弱的四眼男正躺靠在床头,被子斜斜地盖着他的下半身。他一手伸到了被子里,满脸潮红地不断动作着,一面从黑框眼镜后贪婪地盯着电视上的精彩画面。

“王博士,这是咱们单位招的新员工,就放您这儿了哈。”中年汉子朝着办公室里一个一个戴着眼镜的文质彬彬的老头儿说道。

电视上,一个长得清纯可爱的樱花国小妹子正仰面躺在榻榻米上,身上还挂着一半没有完全脱掉的水手服,长相猥琐的男人不住卖力地在她的身上做着活塞运动,小妹子两眼迷离,嫩红的小嘴里不住地叫着:“雅蠛蝶、雅蠛蝶、雅蠛蝶……”

王博士个子不高,成天和书本打交道,身上一股浓厚的书卷子气,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显得十分瘦弱。

猥琐大叔邪魅狂狷的一笑:“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比嘴巴要诚实呢!”

王博士站起来热情的笑着说:“谢谢小张了,还辛苦你跑一趟。来,小伙子,过来。”

说着,一面更加加快了腰下的动作。

原来中年汉子是人事科的一个科员姓张,在他的身后边还站着一个穿着印着格子花纹T恤的小青年。小青年也是一个四只眼,表情规规矩矩的,显得有些木讷。但是假如有细心的人,透过四眼的眼镜仔细看他的眼珠子,却仿佛看到它们一直在滴溜溜的转。

顿时,樱花国的小妹子叫得更厉害了,两眼也更加迷离了:“哦……雅蠛蝶……雅蠛蝶……”

王博士朝着小青年招招手,示意他过来,这时中年汉子人事科的小张已经趁机出去了。

“叮咚、叮咚……”

“小伙子,这里是咱们单位的业务部,我是咱们部的主任,我姓王,叫王宋林,你可以叫我王主任,也可以叫我王博士,你介绍一下自己吧。”王博士满脸温和的笑容,尽量让自己的话语能够使小青年不觉得拘谨,这笑容给小青年的感觉也很温暖。

突然响起的门铃声吓得四眼男全身一抖,手上的动作也蓦地停止了。

“王老师您好,我也姓王,我叫王振雨,我在家里排行老二,您也可以叫我王小二,家里人都是这么叫我。”王振雨-也就是王小二,有些腼腆的回答。说完,脸上又恢复了原先的木讷,只是一双眼睛又在开始偷偷打量起办公室的人和环境来。

关键时刻竟然被打扰了!他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你妹!”

“你大学学的什么专业呀,是在哪个学校读的呀?”王博士明显觉得王小二的自我介绍并没有说出他想要知道的信息,提醒式的补充问了一句。

怒气冲冲地关了电视,掀开被子,套上短裤,四眼男穿着双拖鞋一副标准猥琐宅男、屌丝得不能再屌丝的形象,然后他就怒气冲冲地去开门了。

“啊?我是华东学院管理专业的毕业生,我是江南人。英语一般,只过了四级,计算机能力一般,但是能应付日常的办公软件……”王小二仿佛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但是他是一个知错能改的好孩子,立马把自己能说的信息一股脑全吐了出来。

门打开,火气很大:“MD谁啊!”

王博士这才点了点头,示意王小二坐下,说:“欢迎你来到我们单位我们科,虽然学历低了点,但是没关系,我们以后还能继续考,以后工作的时候边学着,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知道吗?”

快递小哥伸手拉了拉帽子,一脸不耐烦地说:“快签收!你的快递!”

王小二感激的一边小鸡啄米般猛点头,一边谢谢主任。

四眼男看着地上的超级大纸箱子,呆了一下,但还是伸手潦草地签了自己的名字。

王博士随后又把科室的其他人介绍给王小二。

费力地将大纸箱子拖进自己的卧室,四眼男眯着眼睛从眼镜后研究了一下:“你妹的,这么重,是什么东西呢?最近我没买东西啊?”

“该不会是有人送了危险物品吧?”他有些紧张地看了一眼大纸箱子,最后决定拆开箱子来看一下先!

说不定有什么好东东,不要白不要。

纸箱子包扎得很松,随便拿钥匙在胶带上一划就划开了。

纸盒子一打开,“嘭!”

一个人猛地从纸箱子里站了起来!

四眼男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得往后一跌,一屁股就坐到了地板上。

他两眼呆滞地看着这突然冒出来的大活人,眼镜也挂到了鼻梁下,接着惊吓就变成了……流口水。

只见那从纸箱子里猛地站起来的人,居然是一个活色生香的美女。

尖尖的锥子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眨啊眨的,这不正是网络上最流行最走红的“女神”类型,屌丝最爱吗?!

看看那胸是胸,又白又嫩,再看看那臀是臀,滚圆滚圆的,真是最最标准的前凸后翘。

而且,穿的是比基尼!还是胸口开了个大洞的比基尼,沟沟什么的一览无遗!

四眼男眼镜背后的呆滞目光从她浑圆的胸前移动到她的挺翘的屁屁上,口水哗哗的流下来。

他伸手在自己脸上掐了一下,然后龇牙咧嘴地“啊”地大叫了一声。

妈呀,好痛!真的不是在做梦啊!

这个美女,是真的!

只见那要胸有胸,要臀有臀的美女扭动了一下水蛇一样的腰肢,将穿着比基尼的小腰扭得四眼男鼻血都快要随着口水一起流出来了。

“我是你的生日礼物哦!”

她嗲嗲地说着,又扭动了一下腰肢,将小屁屁转到他的面前来,小屁屁上的兔子尾巴毛茸茸的晃来晃去,让那浑圆挺翘的臀部更加让人口水狂流。

“主人,我是你的了,请尽情享用我吧!”

四眼男愣了一下,忽然欢呼一声,接着就猛地将美女抱起来,往床上一放!

先是摘掉比基尼,这两块布料虽然很小很不占地方,但是太碍眼了。

“唰”!

小的不能再小的布料也掉下来。

美女还对他眨了眨眼,然后……扭动着水蛇腰,转过身,摆动了一下浑圆的臀部。

啊啊啊,这是诱惑要人命啊!

四眼男抹着鼻血“哇”地一声扑上去。

顿时满室春色。

……“咔!”

随着一声叫停声,昏暗的房间里突然灯光大亮起来。

隐藏的角落里,门旁边,床边上……各路人马都陆续走了出来,一面捏着肩膀,一面满意地吐出一口气:“哎呀,总算搞定了。”

是的,这激情四溢的场景不是现实,而是小片片拍摄地点。

“好了,收工!”导演一声令下,“白助理,收拾东西!”

白豆豆作为在片场打杂、扫地、端茶兼场记的小助理飞快的清理完场地,奔出了片场。幸亏今天收工早,一会她要去赴一个很重要的约会。

一个绝对不能不去的约会。

A市,格兰云地大酒店。

1888房。

这么好的房号当然是总统套房了。

能住在这里的当然是有钱人了。

白豆豆站在酒店下,又看了一眼手上的纸条。

然而,此时已经两眼发晕,满脸通红,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站的是格兰云天大酒店楼下。

要怪就那个糊涂的的士司机,只瞄了她伸过来的纸条一眼,才看到了前面的三个字就连声说:“知道了,知道了。”然后将她载到了这里。

格兰云天。

格兰云地。

这根本是两个不同的地方呗。

此时此刻,格兰云天大酒店的1888号房,也是总统套房,住的也是一个有钱人。

如果要算起来,勉强还跟白豆豆有过一面之缘的有钱人……

这个英俊的男人正坐在1888号房的沙发上,一副很不耐烦的表情。

这男人生了一双极为勾人的桃花眼,看似多情,却偏偏又有着薄情的薄唇,而且透出一股凌厉冷峻的气息,一看就是一个狠角色。

而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穿着蓝色淑女裙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长得甜甜的,看起来就很小鸟依人,很娇嗲。

然而,此刻她满脸都是泪水。

两只眼睛不敢相信地瞪着面前的男人,曾经他还那么宠溺温柔地看着自己,一转身他就这样翻脸无情了。

“为什么要分手?就因为我动了你那张相片吗?那个女人对你就那么重要吗?”

男人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

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太蠢了,搞不清游戏规则。

她想不通!凭什么,她会输给那个女人,甚至那只是一张相片而已!

“那你对我说的那些话,你说我是最特别的,你说你会爱我,会……”

男人嗤地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是极其不屑的。

“爱?什么爱?我对多少个女人说过,你知道吗?”

男人说的话让女孩如坠冰窟,她呆呆地望着他,忽然上去抓住了他的袖子:“别分手,别分手好吗?我的朋友都以为我们就要订婚了,我的父母也都知道了。只要你别分手,什么都行……”

“我说什么你都听?”男人忽然露出一个邪笑。

女孩连忙不住地点头,一副渴望到了极点。

“正好,我叫了一个小模特过来陪睡,你要是想继续做我的女朋友,就留下来吧,我不介意多一个女人在床上,和我一起玩3P……”

话还没有说完,含着眼泪的女孩惊愣片刻后举起手,作势要甩他一巴掌。

但在半空只,她的手腕就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握住,被攥的生疼“不想做的话,就滚!”

她哭着大喊:“南牧冰,你混蛋!算我瞎了眼!”

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呜呜呜”地转身就飞一般冲着跑了出去。

门重重地甩上了,南牧冰面无表情地看着合上的门,谁不知道他是坏男人,他也从来一开始就讲得一清二楚,所以这样的结果他一点都不觉得抱歉。

他已经吩咐手下给他安排了新的“暖床女友”,长夜漫漫,不做点床上运动,怎么打发时间?

对着同一个女人那么久,两个月了,陪前任女友“谈恋爱”两个月了,他觉得自己早就需要换个口味了。

而此时,白豆豆一脚踏进了格兰云天大酒店。

她深深吸了几口气,然而仍然是头晕眼花。

不过这样也更好,省得还要费力鼓足勇气去做那件事……

白豆豆伸手扶了一下鼻梁上超高度数的黑框眼镜,认真整理了一下乱蓬蓬的麻花辫。

她刚走进格兰云天大酒店,一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女孩哭着跑出了酒店大门口,一边哭一边骂着:“南牧冰,你这个混蛋,你不得好死,你混蛋!”

一阵风似的从白豆豆身边跑过,本来就头晕脑胀的白豆豆差点摔倒……

出入这么高档大酒店的人,也这么不淡定吗?!

要不是今天晚上要“卖身”,可能她一辈子都没机会踏进这样的酒店。

白豆豆自嘲地笑了一声,往酒店里走了过去。

……

敲门声音响起。

南牧冰正在为了即将准备的“床上运动”而去洗了个澡,刚刚穿着白色的浴衣从浴室里出来,又准备用吹风机稍微将头发吹一下。

就在这时,门铃又响起了。

哟,速度这么快。

这家模特公司办事也太有效率了。

本来南牧冰估计派来的“陪睡的女人”还得半个小时以后才到呢,想不到这么迅速。

南牧冰放下吹风机,眯了眯眼睛,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诧异,大概是对人家的“办事效率”也表示了惊讶吧。

他穿着睡衣走了过去,英俊的脸上依然是冷峻没有表情的。

门一打开,他首先用眼角瞄到了一抹蓝色的裙角。

顿时,他就皱起了眉头。

“不是说了分手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想通了,真的要跟他玩三人游戏?他不过是吓唬她而已的,可别真跟他来这套……

接着,他的视线抬起来,发现自己看错了。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女孩没错。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给大家讲讲圈内内幕,工作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