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虽然身材很好,回家过年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你虽然身材很好,回家过年

才进别墅,就有一个面目和蔼,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迎了出来:“少爷回来了。”

  张敏放下电话,眼前还是视频里,儿子那露着豁牙的笑脸。
  儿子兴奋地告诉她,说家里房前屋后,包括大门还有门前的树上,爸爸都挂了彩灯,说现在家里就像城里公园一样。
  张敏拿出昨天李太太给她的机票,反复看着。“去年那家,无论如何也不给假,又要扣工资又要解雇,结果没回家过年。李总和李太太真是好人,不但答应回家过年,年后一样雇用,还买了儿子的礼物。”
  张敏端着一杯咖啡向书房走去。
  “妈!对不起!”
  李总在打电话?张敏停下来。
  “不是说话不算,是公司在国外出了问题,我得出差……”
  原来李总过年要出国呀!这是给老妈打电话吗?
  “美国不放假,人家不过春节。对不起!妈!我……”
  原来是去美国。张敏听出李总语气满是愧疚。
  “孩子才三个月,她也回不去。明年,妈,明年一定……”
  张敏退了回来,坐在床上,看着枕边的机票。
  早晨没有看见李总,李太太也没吃早饭。
  一边擦着楼梯,一边想着儿子的豁牙。这时楼上传来孩子的哭声。张敏急忙跑上楼,走到卧室门口,听见李太太的声音。
  “对不起!妈!”
  张敏一愣,李太太好像在哭。
  “妈!他得去美国出差。阿姨得回家,孩子这么小,我自己回不去的。妈……”
  李太太匆忙挂断电话,急忙去哄孩子。
  张敏竟不知是进去,还是怎么样,呆呆地站在原地。
  明天就要回家了,张敏不知为何,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两口子吃早饭,谁也不说话。
  “张姐,给家里买的礼物,我放在门口了,不能送你了。”
  “李总!我……”
  “没事,没事。”
  “李总,我……不回去了。”
  “张姐!”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窗外霓虹闪烁,两个女人尽量使气氛活跃一些,匆忙地吃完年夜饭。
  “这房子太大了,这城里过年就是没意思,灯多声少,连个炮仗也不让放。哪赶农村。”张敏想。想着给老公的那个电话,想着两个人无言地,半天都不想先挂断的那个电话。
  电视里传来主持人激情欢快地问候,春晚马上要开始了。两个人无声地盯着荧屏。
  门铃响了,张敏去开门。
  “妈妈!”
  张敏惊讶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儿子和老公,还有身后的两个人。
  “爸,妈!”李太太惊呼道。
  “你们……”两人同声问。
  “李总前天给我打电话,给我定的机票。”
  “妈妈,我终于坐上大飞机啦!”
  看着爷俩,张敏热泪盈眶。
  李太太站在门口,门铃又响了。
  “老公!妈!”李太太惊喜地喊道。
  “新春快乐!”

眼泪却控制不住的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落到苏离墨薄薄的唇上,正吻着的苏离墨一怔,霍然起身,烦躁的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自己的衣服丢在顾念西面前,简单明了的道:“穿上,滚!”

“吃饱了我带你去个地方。”苏离墨说着起身走到顾念西身边不由分说的拉起顾念西就走。

“当然是抓错了!李局长你还是先看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吧。”苏离墨指了指桌上的那个U盘。

答应的这么快倒是让顾念西一愣,苏离墨竟然什么都没问就这样爽快的答应了!

苏离墨看了眼顾念西,抽了抽嘴角指着自己的腕表道:“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顾念西看了眼菜名再看了眼价格,眼角一抽,点了个最便宜的牛排。

“还早啊……我还想在看……”顾念西话还没说完就被苏离墨打断:“顾念西,你不会是想在这里看通宵电视吧?”

不过带身份证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吃个饭也要查身份证?顾念西眼皮莫名一跳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出来。

“我不要钱。”苏离墨深邃的目光突然盯住顾念西的眼睛,指着顾念西语气不容置疑:“我要你!”

苏离墨这么突然一出现,整个警-察局顿时乱成一团。

华丽复古的欧式别墅里,几名身穿统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抬了一个超大的粉色礼盒进了主卧室里。

“啊?”顾念西回神,脑子立即蹦出同.居两个字,正想反驳又想到那两个红艳艳的本本,顿时泄了气,他们两现在可是合法同.居。

张妈回过神来后,就高高兴兴的做饭去了。

噗嗤一声,苏离墨竟然笑出声来:“顾念西,你口味还蛮怪的,看个动画片也能欲罢不能。”

“想吃点什么?”苏离墨绅士的先将菜单递到顾念西面前。

一阵沉默,顾念西紧握了握手做好决定率先开口:“做交.易可以,不过我也有条件。一,我们结婚的事对外保密。二,我希望这是段有名无实的婚姻,你可以随便找自己喜欢的女人。”

“想!想!李总,我会好好工作,把这半个月的工作补上来的。”顾念西不想丢掉工作,毕竟像她这样刚毕业的大学生找工作太难了。

苏沉瑾的目光落在顾念西的脸上一愣,随后冲顾念西优雅一笑:“当然可以。”

顾念西的食欲一下就没有了,略微思索了下开口:“三少,我现在身上没有多少钱,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妈,你放心,钱我会尽力的,你好好照顾爸爸。”顾念西说完便把电话挂断了。

“哦?”苏离墨的声音提高了几分,反倒是冲李局长笑了起来:“正当防卫还需要关进看守所里坐.牢这事到新鲜了!”

最后被医生诊断为轻度脑震荡和外伤,额头上的伤口缝了四针。

“既然你没打算看通宵,那咱们就早点睡觉吧。”苏离满意一笑,伸手将顾念西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一路顾念西眼睛圆睁着直盯着苏离墨和她十指相扣的手,都上车了怎么还不松开?顾念西用力挣了挣,结果苏离墨反而握的更紧了。

主卧室在二楼,苏离墨看着顾念西提着那一大包东西,顺手接过东西往二楼走去。

墨世集团总裁苏离墨,顾念西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她在财经杂志上看到过,杂志上是这样评论苏离墨的:帅气,多金,年少有为,冷酷,雷厉风行,黑白两道通吃,在耀城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钱一到,医院立即给顾爸准备了手术,八小时后手术很成功,顾爸脱离了生命危险。

苏离墨只吃了两口便停下来看着顾念西吃,见顾念西那副狼吞虎咽的吃相,唇角一挑,心情还不错。

苏离墨话一说完,李局长终于没忍住,腿一软跪了下去。他知道他这下是完了。

顾念西赶紧爬起来擦干眼泪,手忙脚乱的将衣服穿好。

苏离墨点点头,一边换鞋一边介绍:“这个是张妈,负责我们的起居,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找她。”

“哪位?”苏离墨低沉的声音令顾念西呼吸一滞,紧张的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

01

“小妹妹,你虽然身材很好,长的也漂亮,可也不值60万啊!最多只能给你10万!”

顾念西盯着李总额头上鲜红刺眼的鲜血,手一抖烟灰缸啪的声掉在了地上,李总应声也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爸爸在医院怎么样了。

苏离墨领着顾念西走出警-察局的时候意味深长的冲李局长说了句:“听说李局长最近好像快要高升了,只不过李局长最近做的这些事情还真是让人糟心呢,对了,你那个表弟最近是在投资一处房产吧,这年头投资需谨慎,分分钟就可以让他破产,遭受灭顶之灾。”

“三少,东西我还是自己提吧。”

拍照、签字、盖章、等顾念西反应过来的时候,婚姻登记处女工作人员已经满脸笑开花的将两个红本本递到顾念西面前:“恭喜恭喜,两位真的很有夫妻相呢,祝两位白头偕老哦。”

提着公文包的乐湛跟在苏离墨身后走进了警-察局。

“准确的说她现在是我的妻子。”苏离墨补充道。

如果选项只有两个,一个是坐.牢,一个是嫁给苏离墨,相比之下好像嫁给苏离墨也没有那么糟糕,更何况苏离墨又帅又多金,嫁给他好像百利而无一害,顾念西在心底自己安慰自己。

顾念西暗自做了个深呼吸决定不再跟去苏离墨废话,直接了当的开口:“苏离墨,我被关进看守所里了,你能帮我吗?”

按了个号码拨出去,顾念西还没开口说话,那边劈头盖脸就开骂了:“顾念西!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爸爸今晚病情恶化已经进了抢救室了!医生安排最晚明天就要手术,你筹钱筹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弄到60万?我告诉你,你爸爸要是死了就是被你害死的!”

李局长擦了把汗,声音更加哆嗦了:“是属于正当防卫。”

顾念西霍然睁开眼睛,睡意全无,慌忙坐了起来:“醒了醒了,苏离墨你”

顾念西冲张妈礼貌的笑了笑打招呼:“张妈好,我叫顾念西。”

那天晚上,苏离墨把顾念西送回顾念西的住处就走了。

张妈手脚快,没一会儿一桌子菜就做好了。

听到一阵下楼梯的脚步声,顾念西一颗小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暗自紧握了握手,故作淡定的盯着电视屏幕。

“带了呀!”顾念西拍了拍自己的包,觉得今天苏离墨还蛮奇怪的,但到底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

“一个小时。”苏离墨说完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便直接挂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苏离墨的加长版林肯停在了警-察局外。

进了公司顾念西才在位置上坐下,李总的秘书就把她叫进了办公室。

苏离墨还有事,上楼去了书房。

“顾念西,我也不跟你废话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你乖乖做我的情人,这件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你也可以从警-察局里出来,要么你就给我在监狱里蹲着,故意伤害罪遭成脑震荡我保证可以让你在牢里蹲个三五年!”李总胸有成竹十分嚣张道。

“我可以说不吗?”顾念西眼角一抽问道。

看了眼面色冷漠的苏离墨试探着说:“三少,真是不好意思,最近抓的人多,也许是下面那些混账东西抓错了。”

巨大落地窗前的苏离墨缓缓转身,冷漠的目光看了眼放在床上的超大号粉色礼盒,冲几名西装男道:“你们出去吧。”

“啊!放开我,你快放开我!”顾念西尖叫着挣扎,慌乱中摸起办公桌上的烟灰缸来不及多想就朝李总砸了过去。

心里的想法被人一语戳中,顾念西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你想太多了。”

“不卖快滚!别占着地方!我又不是活菩萨帮不了你!快滚快滚!我还要面试下一个呢!!!”

浴室里顾念西呼吸一滞,决定能拖多久是多久。

顾念西紧抓住门框任那些人推搡就是不肯离开,所有能想的办法她都想了,可筹到的钱还不足10万!

顾念西还记得她接过那张烫金名片时的震惊。

公司资金一时没周转过来只能宣告破产了。

“顾念西,你才上班两个月,就已经请了半个月的假了,这工作你还想不想干了!”

06

离墨手中动作一顿,眉头微蹙随即展开,薄而好看的唇角一挑:“等等吧,有人也是时候该给我打电话。”

苏离墨看出了顾念西的紧张,唇角微微一挑,笑着揉了揉顾念西柔软的头发:“现在这里也是你的家了,你可以随心所欲,没有什么好紧张的。”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

顾念西找了个小角落坐下,有些不习惯这种沉默的气氛,冲苏离墨礼貌的笑了笑打招呼:“三少,早上好啊!”

这是顾念西第二次坐这种豪车了,里面空间很大,竟然还有沙发,此时苏离墨就慵懒的倚在沙发上占据了一大半位置。

“你看我像是买开玩笑?”

顾念西看了眼自己简陋的房间发现其实可以收拾的也不过就是几件衣服。

“嗯。”

踏进千色的那一刻她就放下了所有的自尊,只为了这60万!

“东西先放着,等下叫张妈上来整理。”苏离墨说道。

05

“当然可以。”苏离墨挑了挑眉:“不过既然交.易失败,你自然也应该回到原位。对了,今天特意问了下我的首席律师,据说你这种情况最少要坐三年牢。”

顾念西第一次没有挣脱,乖巧的任由苏离墨牵着自己下楼。

啪的声,顾念西手中的叉子掉桌子上了,脑袋死机了几十秒钟才回过神来,抖着手指了指自己:“三少,你逗我的吧,你要我干嘛?”

顾念西松了口气,眼睛盯着电视,心里却在琢磨待会儿怎么找借口避免和苏离墨共处一室。

耀城有钱人,最喜欢光顾最有名的销金窟顶级娱乐会所“千色”。

走到马路上顾念西才想起来苏离墨连个地址都没给她的,正想着苏离墨是不是故意耍她的,马路对面就响起了两声鸣笛声。

按照程序录完口供后,顾念西就被关了起来。

“身份证带了没?”苏离墨突的开口。

“吃饭的时候在谈。”苏离墨说完便闭目养神起来。

顾念西只好转头,看着身上只穿了件薄薄的清凉睡袍的苏离墨,顾念西眼皮跳了跳,赶紧将目光移开,忍不住在心里直嘀咕:苏离墨,你要不要这么骚包,穿件睡衣又是露胸,又是露大长腿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顾念西能反锁,苏离墨自然有钥匙能打开。

咚咚咚……

顾念西竟然就这么被那个宠溺笑容蛊惑了,心里的那些怨气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怪只怪苏离墨长的实在太好看了。

一路沉默到了苏离墨的别墅,顾念西上次来这栋别墅还是被装进礼盒给抬进去的,她上次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还会再次踏足这里,而且还和苏离墨结了婚。

苏离墨顿住脚步,看向顾念西:“我现在是你丈夫,叫我名字就好。”

顾念西苦笑一声,她早就被骂习惯了。如果要不是从小到大爸爸对她这么好,她真的要以为自己只是捡来的小孩,不是他们亲生的,而她妹妹顾依人才是她亲生的。

四十分钟后,局长亲自打开了关押顾念西的铁门一进去就一个劲的道歉倒是让顾念西一头雾水。

“哟,苏二少您怎么来了。”那人冲苏沉瑾点头哈腰的恭维着。

“想要多少钱?”

“知道了,先帮我盯着她。另外北美要开发新项目把苏沉瑾调过去。”苏离墨摩挲着手里的钢笔吩咐。

顾念西顺着西装男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自己背后站了一个身穿高级定制手工西服,气质斯文的男人。

直到苏离墨敲响了浴室的门:“顾念西?”

说完苏离墨看了眼还处在愣神之际的顾念西问道:“顾念西,你吃饱了没有?”

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最后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还没睡醒?”电话另一头低沉的声音带着丝笑意。

这一关就是一个星期,直到李总伤好出院来警-察局。

“咚咚咚……”苏离墨又敲了几下门,最后悠悠的开口:“顾念西,你没事吧?你再不出来我就开门进来了。”

关门反锁,顾念西抚了抚自己狂跳不已的小心脏,一个澡顾念西在浴室里磨蹭了一个小时还没见出来。

“60万。”

这声音深刻的简直快要深入骨髓了!

苏离墨的吻汹涌炙热的令人可怕,恨不得将顾念西整个人吞入腹中一样。

睡的正迷迷糊糊的顾念西,伸手在床柜上摸了好一会儿才摸到手机:“喂?”

极致奢华的卧室里,苏离墨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缓缓走出的顾念西唇角微勾,向背后的人道:“派人送她回去,另外查一下这个女信息,还有她和苏沉瑾的关系。”

十几天前她父亲突发急病需要六十万手术费,她去“千色”卖处遇到了苏沉瑾,是苏沉瑾用六十万买下她送给了三少。除此之外她和苏沉瑾没有再见过面。”

顾念西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苏离墨推倒在床上。

咔的声,顾念西的脑子果断再次死机,重启过后,顾念西看向苏离墨,苏离墨是真的要跟她结婚?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你虽然身材很好,回家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