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字台上做羞人事儿,却不敢许您一个前途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写字台上做羞人事儿,却不敢许您一个前途

毕竟,人家真的是帮了他。

      勉强支撑着自己去了杨先生的宿舍找他,没想到宿舍楼底下的大叔在她说出找杨先生的时候,大叔直接就问她你是杨先生的女朋友吧,很肯定的句子,看来杨先生平时没少提她,找到杨先生在时候正巧看到他在拒绝一个女生的告白,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女生伤心的离开,他的神色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哦。”看了眼墙上的挂钟,乔蕊随口道:“你们去吃吧,中午我值班行了。”

      这一刻小蕊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身体好像也没有那么难受了冲上去给了杨先生一个大大的拥抱。

景仲言淡定的放下手,按了关门键,电梯门重新合并,往负一楼落去。

      杨先生真的是说到做到,每天下课后都去做兼职,赚来的钱基本上都买了机票,只为了能跟小蕊多待一些时间,陪她吃一顿温馨的午餐,来一场浪漫的约会,顺便宣誓一下主权,长时间的两地分居并没有使他们的感情变淡,反而因为不经常见面变得格外的珍惜。

电梯里的男人似乎不想搭理乔蕊,揉着眉心,从她身边走过,乔蕊眨眨眼,拉住他的袖子:“景总,你是自己开车回来的吗?”

02

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发生了,乔蕊非常确定!但是到底是什么事呢?

      小蕊已经二十六岁了,家人虽然不再逼着她回去了,但是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家人还是会催促的,她跟杨先生提过很多次让他跟她一起回家,但是杨先生从来没有答应过,总是说再等等,小蕊一气之下退掉了家人安排的好几场相亲,惹得她父母很不开心,既然不想相亲那就带个男朋友回来呀。

景仲言本就因为酒意,思维有些模糊,现在又被乔蕊抱住头翻来覆去,更觉得头疼欲裂,他抓住她的手腕,想将这帮倒忙的女人推开,乔蕊却突然掰住他的脸,仔细的看着的眼睛,满脸凝重。

      看着他们的身影渐渐走远,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我说的话,但是他当初既然敢奋不顾身的跟小蕊在一起,为什么却不敢许她一个未来呢?

杨先生看了她两眼,一边吃,一边说:“说真的,我对乔小姐你真的非常满意,我阿姨之前就跟我说过,乔小姐是个大方温柔的女孩,我现在看了也相信了,要不,我们就正式在一起吧,等到差不多了,就结婚。”

      杨先生毕业去了杭州上大学,每个月都会省吃俭用买一张车票回来看小蕊,尽管他们每次见面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他还是无间断的坚持了一年,那一年里他们互相鼓励,相约着上同一所大学,去同一座城市。

他特地回来,就是为了取这个u盘,明天早上要出差,这东西,得带上。

      可惜最后他们还是没能上同一所大学,小蕊因为高考超常发挥被北京的一所大学录取了,她的父母在为她骄傲的同时,却哭的稀里哗啦的,最后还是杨先生陪了她整个暑假,并承诺她每个月都会去看她,她的心情才有所好转的,慢慢也接受了现实。

“不用了。”景仲言不再看她,径直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u盘,塞进衣服口袋,起身,准备离开。

      大学毕业后,杨先生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来北京找工作,刚开始的那段时间每天都得去面试,每天神采奕奕的出去灰头土脸的回来,他不敢去看小蕊脸上期待的眼神,甚至听不进去她的安慰。

当完司机还要当厨娘,大半夜的,为什么要这么伤害她。

    现实中有很多人谈恋爱的时候爱的是轰轰烈烈,一提到结婚,很多人都退缩了,觉得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也挺好的,结婚就意味着责任,而很多人没有承担这个责任的勇气,甚至根本就承担不起,有多少爱人是因为结婚的一些琐碎小事而分道扬镳的呢?

车子缓慢的行驶,乔蕊的驾车水平的确不敢恭维,最高车速三百的世界名车,她硬是开出了七十的速度,连计程车都能抄她。

      闺蜜小蕊失恋了,心情很不好,打电话叫我出来陪她喝酒,听到这个消息我惊呆了,还以为她是在跟我开玩笑,但是她的语气听起来确实不太好,我犹豫了一秒还是答应她了,尽管我晚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乔蕊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确定不是自己的手机,又看向景仲言的外套口袋,声音,应该是从里面传来的。

01

乔蕊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就算是秘书,也没帮上司接听私人手机的份吧。

      杨先生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最后在一家不错的公司里做了程序员,小蕊也在一家杂志社实习后顺利转正了,他们租住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每天过得很累,但是却很快乐,我和小蕊每一次见面时她都有说不完的话,说的全都是她对未来生活的规划。

看她不想多言,景仲言也不问了,负一楼一到,两人一前一后出去,乔蕊在后面暗戳戳的看着景仲言果然走向他黑色捷豹,顿时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一晃五年过去了,他们陪伴了彼此的整个青春,我以为会亲眼见证他们走进神圣的殿堂,没想到看似美好的感情背后也隐藏着心酸。

就算有再好的胃口,看到这样的画面,也什么都吃不下了。

      一个男人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女人愿意与他同甘共苦的决心,小蕊说只要能跟杨先生在一起不管是过什么样的生活她都愿意,但是杨先生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

快到一点了,车子终于到了目的地,熄了火,乔蕊看着眼前的高级公寓,眨眨眼:“景总,这里?”

      在我们这些朋友的圈子里,小蕊跟杨先生那绝对是公认的最恩爱的一对,他们一起走过了十二个年头,从高中到大学,从大学到工作,辗转过几个城市,做些将校服转变成婚纱的美梦,没想到再美的梦也还是会有破碎的一天。

她是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我和小蕊是高中同学,而杨先生是比我们大一届的学长,听小蕊说他们是在图书馆认识的,那天的天气格外的晴朗,阳光透过玻璃洒在屋内,照在杨先生的身上,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这一幕刚好被坐在他对面的小蕊看到了,从此便坠入情网不能自拔了。

“乔小姐,你一点也不吃吗?”对面的男人看来三十三四岁左右,此时他正在吃一份意大利面,面条沾了酱汁,糊得他一嘴的又红又黑,还黏黏腻腻。

    小蕊晕车,杨先生心疼她,不忍心她一路颠簸,所以从不让她去杭州看他,每次都是他自己来回的跑,有一次小蕊忍不住去了一趟杭州,下了飞机后转了地铁,转了公交,花了两个小时才到了杨先生所在的学校,恶心呕吐的感觉一直伴随着她。

乔蕊只觉得自己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还有自己的额头,烫的快把她给煮熟了。

      问题是杨先生不愿意跟小蕊回去,不是因为不想跟她在一起,而是太爱她了,舍不得她受一丁点的委屈,以他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就没法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却又不想耽误她。

扣了十块钱不说,这个月的全勤没有了!

图片 1

“乔蕊刚才和景总在一起?他们一起吃的午饭?”

03

“景总出差了?”乔蕊歪头,看了眼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

      对于早恋我一直不怎么看好,那时候年纪太小懂得什么是爱情吗?我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看待小蕊的这一场追逐,没想到的是,他们之间确定关系是杨先生先开的口,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他喜欢上小蕊比小蕊喜欢上他的时间还要久。

第二天,乔蕊一到公司,就明显感觉办公室氛围不对。

      当我赶到KTV包间的时候小蕊已经喝多了,偌大的包间里只有她一个人,悲伤的情歌缓缓的回荡着,她一见到就紧紧的抱住我,趴在我的肩膀上哭的很伤心,她明显已经醉了,将埋在心底的话都说了出来。

喝酒后开车的?

我敢奋不顾身的跟你在一起,却不敢许你一个未来

乔蕊头都没回,直接出了电梯,后面,还能听见那位杨先生的声音:“多的钱退给我,我们是一起的。”

      与他的衣袖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丝丝的凉意,他一定是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初秋的夜晚有冷风吹过,显得他的身影格外的高大伟岸,我叫住他离开的身影对他说了一句话。

沉睡中的男人比起平日的冷硬,多了一丝意外的清和。

04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流畅快捷,乔蕊还没反应过来,车厢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浓郁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她只感觉呼吸间,全是另一个人的气味,带着一丝暖意,还有不容忽视的酒香。

      想想你当初为了跟她在一起多么的努力,但是如果你现在让她离开了,她就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到时候你挣再多的钱也没有用了,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景,景总?”

      渐渐的肩头已经没有声音传来了,我身上一看小蕊已经哭着哭着睡着了,我搀扶着她走出KTV的时候,门口立了一个身型,见到我们出来他一把接过了小蕊把她抱在怀里,跟我说了声谢谢。

醒酒汤没什么讲究,基本上蔬菜水果都可以做。

      其实他不是不明白,相反他考虑的更长远一些,现在两个人在一起可以不考虑物质的问题,但是时间长了呢?将来结婚了,有了孩子,还要继续过着在外漂泊的生活吗?杨先生他是一个男人,有自尊心的男人,他不愿自己的女人跟着他吃苦,所以不敢轻易许诺未来。

“啊?什么?”刚才左耳进右耳出,她完全没走心。

      也许年少时的感情最为纯粹吧,那时候的他们没有在意过这些差异,更没有因为家长和老师的阻碍而放弃过,那时候的感情最为热烈,学校对于早恋这件事管的还挺严的,杨先生冒着被学校记过的处分也毅然决然跟小蕊在一起,当他当着老师的面把护在身后的时候,我忍不住对他竖起大拇指,真男人。

忙到接近凌晨了,才把事情都做完,她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等到肩膀没那么酸了,才开始收拾背包。

      高一那一年,在同学们的眼中小蕊成了一个勤学的好学生,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她往图书馆跑,但就是成绩一直平平,只有我知道她是为了追一个男生才造成了这样的假象。

现在的狗仔队,真是越来越敬业了,从早上跟到晚上,不累吗?

      因为年级不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所以只要一有时间便如胶似漆的腻在一起。那时候恋爱对于同学来说都是新鲜的,很快,他们早恋的消息就被很多人知道了,还时不时的拿来调侃一下。

杨先生急忙叫住她:“乔小姐,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走了,你等等,你饭钱还没付呢。”

      据我所听到的最多的就是不看好他们,说早恋都不靠谱,他们之间一点也不相配等等,小蕊是家里的独生女,家庭条件优越,长得也不错,人缘也挺好,即使成绩一般以后也不愁找不到一个很好的工作,而杨先生就不一样了,他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家里还有一对双胞胎的弟弟和妹妹需要照顾。

她说完,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起身离开。

      原来在北京在一起的这几年他们生活的并不快乐,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平常生活在一起也还算甜蜜,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压力越来越大,杨先生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很少时间去陪她,很多时候都是她睡着了杨先生才回来,她醒来时杨先生早就走了。

他淡凉的黑眸,来回扫视,乔蕊被他盯得全身发毛,脸上的表情也微微变僵。

乔蕊捂着脸为自己点了根蜡,平复一下心情,才从橱柜里找出没有开袋的绿豆,红豆,黑豆,打算做一碗杂豆醒酒汤。

乔蕊顿时不知如何是好,按理说,都到家了,她应该把他叫醒,可是这人喝了那么多酒,之前还在电梯里摔到头了,现在肯定很累,就这么叫醒他,又有点不好意思。

最后,乔蕊终究是没赶上打卡,迟到了十秒。

“我上一楼去。”她又没车,负一楼是停车场,她进去干什么。

总经办中午要留一个值班的人,避免有什么重要事情,下面的人找不到负责人。

“付现。”杨先生说完,从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两个五十,然后对乔蕊道:“相亲当然是AA制,这份是我的,剩下的你给。”

这时,负一楼到了,景仲言走出去,回头发现乔蕊没跟上,蹙了蹙眉:“不走?”

景仲言手指放在唇上,眸色反复的又看了乔蕊一会儿,才问:“为什么?”

不过,看在她醒酒汤味道不错的份上,他就不追究了。

01五月的天气,阴晴不定。乔蕊坐在西餐厅靠窗的位置,眼角看着窗外不知何时开始下的漂泊大雨,嘴唇紧抿着,喝了一口茶,又看向餐桌对面,那正在大快朵颐的男人,揉了揉眉心。“乔小姐,你一点也不吃吗?”对面的男

乔蕊嘴角一抽,气笑了:“先不说我就喝了一杯水,意大利面和咖啡饮料都是你点的,就算我不小气,愿意AA,两百三十二对半,你也该给一百一十六啊,一百块算什么?”

“不是吧,景总喜欢这款的?”

彼此的脸都在对方的眼睛里放大,乔蕊只觉得鼻息间,竟都能闻到男人身上的淡淡烟草味,很好闻的味道,夹杂着一点沐浴露的清香,衍变得有些惑人。

乔蕊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嘴唇严肃的抿紧:“景总,我是认真的。”

而就在这时,一道骤亮的光线突然一闪而过,接着,就听咔嚓一声,那声音稍纵即逝,仅是一秒中,便不复存在。

而乔蕊作为总经理秘书,按理说跟景仲言相处的时间是很多的,不应该如此谨小慎微。

乔蕊愣了一下,知道对方在问自己,见景仲言没反对,只好对着手机解释:“那个,景总今晚不太舒服,应该不会去喝酒了。”

乔蕊愣了一下,指着自己的鼻尖:“我?”

现在也晚了,估计爸妈都睡了,乔蕊也不去打扰他们,反正天大的事,明天再说,今晚她就回自己的家好了。

乔蕊抿着唇摇头,目光十分凝重:“不是你送我,是我送你,景总,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去年就考到驾照了,真的,相信我,我的技术不错的,我路考一次过,你放心吧,我一定能安全送你回家。”

乔蕊心神一晃,不得不说,她这位顶头上司,长得真的很作弊,难怪办公室里大秘书小秘书加起来,十个至少有八个都暗恋他。

乔蕊不吭声,摇头。

她怎么会知道?景总的日常行程又不是她负责,她是文档秘书,做的都是文件往来事务。

乔蕊:“……”可以问问,会做又怎么样,不会做又怎么样吗?

纸条上的字体很娟秀,上面仅有一行字--“景总,醒酒汤趁热喝,晚安,明天见。”

几个小助理凑在一起咬着耳朵,看到她走近,又自动闭了嘴,然后上下打量她一圈儿,最后一哄而散。

男人眉目淡凉:“刚才,你一直看我,不是求我帮你解围?”

乔蕊摇摇头,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没那么介意:“我不太饿,杨先生你吃吧。”

“景总?”她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车子启动,不一会儿就出了停车场。

“小蕊姐,今天中午轮到李婷值班,她带了饭盒了。”

他这一吼,餐厅里不少人都看了过来,乔蕊脸一下子红了,气得肝儿都疼。

知道景仲言大概在洗澡,乔蕊抿了抿唇,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笔记本,咬着签字笔笔帽,在笔记本上写了一行字,再把纸撕下来,压在醒酒汤下面。

“别找了,是狗仔。”男人点了一根烟,随意说道。

“向姐,我……”

话音刚落,面前的男人突然身子一歪,往旁边跌下去。

其中一个实习秘书道:“小蕊姐,咱们来公司快半个月了,还没跟你一起吃过饭呢。”

06

在她看来,他是个这么没有法律观念的人吗?

对方说完,乔蕊就看向景仲言,却见景仲言抿着唇,又闭上眼睛,一副打算重新入睡的摸样。

“办公室这么多美女,燕瘦环肥,各色生姿,景总居然中意这种小家碧玉?”

或者直接点我继续阅读!

乔蕊连忙扶着他,将人慢慢扶进了办公室,又随便拿了份文件,殷勤的给他扇着风,嘴里还不安的一再确定:“真的不用去医院吗?还是去看看吧,头可不是别的地方,真受伤了,会出大问题的。”

把碗放下,她眼睛不自觉转向二楼,上面隐约有水声传来。

男人嗯了一声,慢条斯理的去系,却因为他姿势慵懒,怎么也系不好。

当了二十几年良好市民,乔蕊对于酒驾这两个字,非常陌生,可是陌生,并不代表她不知道其中的危险程度。

按了接听键,又按了免提,那边很快传来一道急促的男音:“景仲言你跑哪儿去了,说好的今晚几个兄弟聚着,不醉不归,你一个人跑了算什么意思,我跟你说,给你十分钟,立刻回来,要是再不出现,我们可直奔你家去了你信不信!”

杨先生还在继续说:“我对你真的挺满意的,你有正当工作,金钱方面不会依附我,你也有自己的房产,结婚后我就搬去你那里,我们就有自己的家了,对了,你的房产是在哪个地段来着,如果是市中心就好了,我公司就在市中心,不过要是地方偏远也没关系,我们就把房子卖了,在市中心买个新的,要不就买辆车代步,车的话,我一直挺有研究的,有几种车型都挺好的,也不贵,三四十万左右,虽然也有便宜的车,但是太廉价了,开出去也没面子,对了,乔小姐,你在大公司工作,月薪够供车吧,你放心,你的工资供车,我的工资就我们一起用,我每周给你零用钱,我看你吃的也少,也用不了多少钱,到时候我们还能存一些钱,等生了孩子……”

乔蕊做完时,已经快两点了,她把汤汁端出来,却见沙发上没人了。

此时电梯还没到,她在原地等得焦急,深怕那个杨先生又追出来。

景仲言看了眼手表:“十二点五十了,十分钟内你能赶到公司?”

“景……景总……”乔蕊眼珠子乱转,下巴想挣开他的手指,这个姿势,让她很不舒服!

一早上,乔蕊都在秘书室里收发邮件,还有做一些合同审核的工作,到了中午,有人敲她的门。

“景,景总,你没事吧。”乔蕊慌张的爬起来,惊恐的抱住景仲言的头,反复确定他被摔坏了没有,刚才那声“咚”真的太响了,这不会脑震荡吧。

“不用谢。”男人随口道。

不过看景仲言一副一根手指头也懒得动的摸样,她只好认命的伸手,从他口袋里,掏出那只还响个不停的手机。

十分钟后,乔蕊站在十楼某间高级公寓的厨房里,看着手边的围裙,抬起眼,又看向客厅里,那正大而化之靠在沙发上的男人,脸上表情一片复杂。

“挂了。”乔蕊话音未落,身边的男人已经不耐烦的横手拿过手机,对着那头咕哝一句,轻飘飘的挂断,再将手机丢进口袋里。

乔蕊眼睛一瞪,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浑身一炸,急忙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乔蕊欲哭无泪,也不解释了,赶紧去自己的小办公室搬文件。

景仲言依旧紧闭双目,似乎睡得很熟。

“我没事。”他低哑的声音,从喉咙里吐出,眉心狠狠皱着,想坐起来。

她真想告诉全世界,她和景仲言真的没有半点关系!不要再把她当假想敌了好吗!

不过现在,他睡着了,露出的神色,竟然奇异的有些温和,乔蕊想,要是他这个摸样被公司那群女同事看见了,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迷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了。

“杨先生!”乔蕊忍无可忍,咬着牙,打断他的喋喋不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要不我们下次再聊吧。”

不明不白的跟着一两人下了餐厅,景氏的员工餐厅东西不错,乔蕊要去打饭,两人却殷勤的把她按在椅子上,说让她占位子,她们去排队就行了。

电梯里,只剩下两人。

她想解释,向韵却冷声打断她:“会议要的所有文件,三分钟内交给我,少一张就收警告信吧!”

要不要,偷拍一下?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立刻被乔蕊否定了,开玩笑,要是她真的照了,明天就等着吃炒鱿鱼吧。

03

“呵。”景仲言表情微妙:“你要送我?”

您可以选择在下方“评论区”中找网页链接点击就可以继续阅读哦。↓↓↓↓

看她满脸愁苦,景仲言挑眉:“怎么,不是你让我帮你的?”

乔蕊忙按关门键,可动作太慢,那位杨先生还是又钻了进来。

“哦,对了。”景仲言又吸了一口烟,舌尖舔舔唇瓣,看向乔蕊,好心提醒:“还有两分钟,你就迟到了。”

大秘书头头是有权利发警告信的,集齐三封警告信就自动开除,任何人都没情讲。

沉稳俊美的男人单手插着裤袋,站在电梯前,声色平静的道:“乔秘书真是争分夺秒,午餐时间都不忘抓紧时间相亲。”

可乔蕊一点不着急,开车嘛,就是要稳,没什么比人命更重要了。

临走前,她又神色复杂的看了车厢内一眼,却见俊美无俦的男人,吞吐着烟雾,神色渺渺的也正看着她的方向。

“景总,你,你没事吧?要不要打120?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恶心想吐什么的?”人家说脑震荡的人,都会恶心想吐,乔蕊现在是真的被吓住了。

乔蕊听到了那些议论声,又看到向韵果然一脸杀入仇人似的瞪着她,顿时无辜极了。

公益广告也说了,司机一滴酒,亲人两行泪。

挑了挑眉,男人丢开毛巾,坐到沙发上,端起汤,闻了一下,挺清香的,又喝了一口,味道不错,豆子煮的很烂,他连喝了几口,胃里的确舒服了一点。

完全不是啊,她看他,只是觉得在上司面前闹这一出,影响不好,绝对没其他意思的!真的!

“你是我秘书。”

全身在一瞬间僵住,她不可思议的仰头,可凭她的角度,却只能看到男人干净利落的下巴。

服务员看两人争执不停,不禁不耐起来:“请问,剩下的钱,哪位买单?”

景仲言这是喝酒了,不过喝完酒为什么要回公司?乔蕊眨眨眼,视线却不偏不移的,瞄到他修长的手指上,还挂着的一串车钥匙。

助理正埋着头在看一份彩色杂志,听到乔蕊的声音,吓了一跳,杂志胡乱往文件里一塞,抬头忙道:“哦,向姐啊,向姐跟着景总出差了,临时决定的,李姐也一起去的。”

简单的一句话,落在在场人的耳朵里,却犹如爆炸。

这时,电梯到了,她埋着头走进去,却猛地撞到一堵肉墙,她一愣,迅速抬头看去,接着,就看到一个此时此刻,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我也回公司,走吧。”男人说完,掏出车钥匙,朝着一个方向,按了安全锁。

故意让人拍到他们靠很近的照片。

车钥匙?

乔蕊看不下去了,索性探过身去,抓到安全带扣,替他系上。

此时,服务员看他们要走了,拿着餐单过来:“先生小姐,两位一共消费了两百三十二元整,请问刷卡还是付现。”

杨先生眉头紧蹙:“你的工资比我高,难道不该多付点吗?我刚才还说你大方温柔,原来你这么市侩。”

留好字条,她又看了楼上一眼,背着包,离开了。

没看够?没关系!看下面攻略!

男人却并不打算放开她,反而凑得更近了。

乔蕊无措的眨眨眼:“景总,这个……怎么回?”

景仲言脸色淡然看着电梯里,那一脸错愕的男人,手臂搂着乔蕊的肩膀,黑眸微挑,冷冷的道:“这位先生,小蕊的名字,不是你能喊的。”

“谁吃的找谁买!”乔蕊冷着脸说完,踩着高跟鞋,转身就走了!

乔蕊脚步一定,转头满脸铁青的看着他:“饭钱?”她来这里后,就要了一杯水啊。

不过看景仲言一脸“不是你求我,我会多管闲事吗”的冷漠表情,乔蕊也只能干巴巴的接受了他的“一片好意”。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她每天都和文件打交道,躲在一个不大的秘书室里,跟文件一呆就是一整天,弄完当天的文件,基本上也到时候下班了。

乔蕊看着看着,不自觉看入神了,景仲言,景氏员工心目中,如天皇一般的人物,他沉静内敛,刚硬出色,性情稳重,迷倒一片花季少女,甚至已婚少妇,可这些迷恋景仲言的女人中,却永远见不到乔蕊的身影。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写字台上做羞人事儿,却不敢许您一个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