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小姑竟然爬,无独有偶遇见你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亲小姑竟然爬,无独有偶遇见你

“昨夜他和我一夜七次,你觉得他今晚还有力气和你洞房吗?!”幽凉的声音伴随着一条带着可疑痕迹的内裤轻飘飘地落在了面前的梳妆台上。此刻已经接近深夜,酒店里早已宾客散尽,化妆室内只有她们两个人。秦汐正在拆新

第5章 你还真是够轻浮

舒楠听了后,眼前顿时一亮,“晨哥哥在哪?”

呵呵!

叫得倒是挺亲热,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他们两个人有一腿呢?!

因为不爱,不在乎,她从来就没有关注过欧阳晨,又怎会发现?!

“晨哥哥。”舒楠看到不远处的男人后,优雅地笑着挥手。

这时,侍者端着一整盘香槟酒杯走过来。

郝瑾见状,面无表情,在舒楠从面前走过时,她伸出右脚。

下一秒,舒楠由于穿着高跟鞋,这么一跘,重心不稳,身子向前倾,整个人撞在侍者的身上,双双滚倒在地。

“啊……”

顿时间,四周围一片哗然,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活该!

要不是这里是公共场合,要不是计划还没有如期实行,她早就扇她巴掌了。

郝瑾看着舒楠倒在酒杯碎玻璃中,不由在心中冷笑,以前她当她是妹妹,心性幼稚,不和她计较,但是并不代表她是病猫。

郝瑾见欧阳晨走过来,随即蹲下身,“楠楠,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顺带的,她还不忘把她往玻璃渣子上按。

“啊……”

舒楠顿时痛的哭了起来,手上,腿上,到处都被玻璃渣刺出了血。

舒伯父走过来,满脸的焦急和心疼,“怎么回事?”

郝瑾没等舒楠讲话就先发制人的开口道,“她走路不小心撞到了侍者打翻了酒杯,现在又摔坏了。”

舒伯父扶起她,“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种场合,你真是给我丢人现眼。”

“不是我不小心,我是……”

“你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丢脸?”

酒店经理见状,迅速过来处理。

欧阳晨开口道,“伯父,先送楠楠去医院要紧。”

舒楠气呼呼地咬着唇瓣,恨恨地瞪了一眼郝瑾,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父亲离开了晚宴。

郝瑾的嘴角轻扬,阴郁了一整天的心情,总算畅快了些许。

不一会儿后,宴会厅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恢复了原有的氛围。

欧阳晨拿起一杯香槟酒递给郝瑾,“你累不累?”

郝瑾轻轻地摇了摇头,视线游移间,不由定睛落在七点钟方向的男人身上。

是他!

欧阳晨见状,顺势望过去,刚才他和慕容凛在谈合作计划,慕容凛的视线却是一直在郝瑾的身上。

看来,慕容凛还挺喜欢他这个女朋友的。

他知道慕容凛在这家酒店有总统套房,一会儿,郝瑾喝的香槟中的药效发挥后,他就把她带上去。

郝瑾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四目相视,她将目光放柔和了些,她要利用慕容凛达到目的,慕容凛就是她飞跃的跳板。

没过多久后,郝瑾就觉得有些不舒服,这种感觉有些熟悉,昨晚才亲身经历过。

她被下药了?!

她今晚只喝了刚才欧阳晨给她的香槟,看来他还真是迫不急待。

她抓住他的手臂,“我头有点晕……”

“是不是站太久?我在酒店订了房,我送你去休息。”

欧阳晨边说边扶着她走出大厅,乘电梯来到了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把她放到了卧室的大床上后便出去了。

郝瑾晕的很厉害,感觉药效比昨晚还要强,意识越来越模糊,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她不停地掐着自己,咬着牙,想要保持清醒。

如果这是慕容凛所住的套房,他就一定会来,她必须和他谈合作的事情,不能在这个时候失去理智。

昨天晚上,慕容凛为了她让醒过来是用冷水淋她。

郝瑾想及此,用力爬起身来,走下床,连滚带爬地来到卫浴间,转动花洒的水龙头,冷水顿时淅沥沥地拍打在身上。

夜,浓郁,透过电梯的玻璃窗可以清晰地看到璀璨的夜景,魅惑的让人移不开眼。

慕容凛无心看窗外的美景,满脑子都是‘她’的倩影,她的一颦一笑,深邃的眸底泛过一抹迷离,带着幽幽的悲,殇。

心却在荡漾,波澜起伏。

出了电梯后,他拿出房卡,走进总统套房。

门关上后,他扯下领带,脱掉西装外套,哗啦啦的流水声由远到处的传来。

他走了过去,只见某女正淋着花洒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花洒的水珠没有冒着热气,很显然是冷水。

她的身体在发抖,蕾丝晚礼服早已撕碎,因为被水淋的缘固,白色吊带真丝裙早已湿透,紧贴在身上,露出玲珑有致的身材。

干!她又被下药了!

郝瑾望着他,双眼红嗵嗵的,泛着泪光,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她难受地撑着墙站起身,双腿发软,每走一步都觉得自己的身子在飘。

点击进入,全本小说免费畅读  温馨提示:所有APP下载,都属于诱导性下载,亲们谨防中毒哦

“昨夜他和我一夜七次,你觉得他今晚还有力气和你洞房吗?!”

幽凉的声音伴随着一条带着可疑痕迹的内裤轻飘飘地落在了面前的梳妆台上。

此刻已经接近深夜,酒店里早已宾客散尽,化妆室内只有她们两个人。

秦汐正在拆新娘胸花的手一顿,目光落在面前那张精致妩媚的脸上——

“姑姑?!”,她抿唇,唤了一声。

面前的人是自己新婚丈夫的小姑姑,叶婉柔。

叶婉柔秀眉紧锁,无比厌恶这个称呼,“不要这样叫我!”

她只是顾家的养女,他们名义上的姑姑而已!

秦汐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暂时冷静一下,再度睁眼,已是甜笑如花的模样,“七次?原来我的丈夫这么厉害?!”

叶婉柔愣住,原本还耀武扬威的脸色突地一片青白。

秦汐笑着看她,“我听说古代的时候格格出嫁都会让陪嫁丫头去试一试驸马爷的能力,没想到姑姑还活得那么古板,但也还是还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谢谢——,看来以后我xing福了……”

叶婉柔瞠目结舌地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脑子不正常的人。

c

叶婉柔歇斯底里,“我和他相爱了十几年,他娶你也只是为了逼我回来,他根本就不爱你!”

“是么?”,秦汐轻轻柔柔地看着她,“那么刚才婚礼上,他为什么没有说不愿意?为什么没有拉着你逃婚?!”

叶婉柔刷地一下脸色惨白,“你……我……”

“顾太太是我,你永远坐不了这个位置——”,秦汐讥诮地勾起嘴角,“姑姑,清醒点。”?

叶婉柔噙着泪,全身颤抖得如一片落叶。

秦汐掰开她的手,走进直达顶楼的电梯,叮地一声,门合上了。光可鉴人的墙壁上映出她此刻脸色并不太好的模样——

自嘲地勾了勾唇,反正也不是为了爱情才嫁进来的,不过是遂了外婆的一个心愿而已,何必伤感?!

只是这样的新婚之夜,可真是够难堪的。

电梯很快到达顶楼,她一把扯掉自己胸口的新娘胸花,丢到手边的垃圾桶里,推门进入面前的蜜月套房。

里面空无一人,她的新婚丈夫早已不知所踪。

虽然对这段婚姻没有期盼,可面对这样剑走偏锋的新婚夜,秦汐心里还是有着淡淡的酸楚——?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她和顾少庭虽然不算是青梅竹马,那也是旧识。可他这一巴掌,给得可真够痛快。

早知道顾家龌龊至此,虽然是名义上的,却也让她将今晚喝下去的那些酒全部呕出来了。

早知如此,不如不嫁。

她甩了甩头上那千斤重的发胶,强迫自己已经到了眼眶边的眼泪倒退回去,抽过沙发上的浴袍走进浴室。

温热的水流总算将心口的酸楚缓解了一下,她洗好澡还在擦头发,就听到门外有套房管家的声音——

“秦小姐,醒酒汤帮你放在门外了。祝您新婚愉快。”

秦汐应了一声,心想都这样了,那还愉快个毛?!

收拾停当出来的时候,门口那碗醒酒汤还带着余温,她端起来,咕咚喝了个底朝天。

实在没有心情待在这个地方,她拿起自己的包包,准备去外面找个地方过一夜。

可还没有走出大门,就听到卧室里传来奇怪的声响,顺势望去——

房门半掩着,叶婉柔正反坐在顾少庭的身躯之上,含着情欲的星眸正在对着秦汐挑衅地笑着——

那本是属于他们的婚床!

轰地一声,脑中似有巨浪激荡开来,秦汐愤怒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恨不能拿刀直接一刀捅死他们这对狗男女!

手搭在门板之上,她往里推了推,里面的顾少庭猛地翻身将叶婉柔捞起,冲着秦汐邪魅一笑,“新婚之夜,要来个三人行吗?”

呕——

刚刚压下去的酒意又被恶心得快要疯涌出来,秦汐强自镇定,勾起一抹清冷的笑,“不了,你们继续狗咬狗吧!”

虽然心里装了愤怒的火箭,可脚步却还是沉如千钧,待挪到电梯口的时候,胃已经绞痛得就要吐出来。

今天是顾少大婚,酒店早已被顾家全部包场。

肚子里如有千军万马挡也挡不住,秦汐抬手一把推开电梯旁边虚掩着的总统套房门,直冲卫生间——

呕——

胃里的恶心感总算全部消失,可是心口却开始火烧火燎地灼烫起来,像是有人在里面点了一把火,将全身的热流都汇集到了小腹的地方。

www.8040.com ,刚才看到的那些不堪画面又如同鬼魅一样钻进脑海里,轰地一声点燃心里所有的渴望——

她才二十一岁,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此刻身体的反应让她不知所措,眼前的阵阵黑眩也她心惊。

撑着颤抖的身体往外走,可还没走两步,就一头栽在了卧室中央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旁边的酒气扑面而来钻入她的鼻腔,紧接着,陌生男人的手臂一勾,带着薄茧的大掌已经钻入了她薄薄的衣衫——

秦汐不自觉的嘤咛了一声,如猫儿一样靠近了那舒爽的来源。

“这么迫不及待?”

陌生男人醇厚磁浓的嗓音忽远忽近地传来,让人听不真切——

下一秒,他翻身而上,壁垒分明的胸膛将她紧紧抵住——

……

头痛得如一夜之间被一万头大象踩过,秦汐艰涩地睁开眼睛,刺目的光线让她伸手去挡住自己的眼眸。

如此闭眼养了好一会儿神,她才抬手,茫然地看着陌生的房间——

撑起自己的上半身,才发现酸痛的来源在腿根处。

她略略挪动了一下身体,下身忽地一股热流涌出——

轰地一声,脑中一片空白,秦汐飞快地撩开身上的白色床单——

床中央一朵红花似血!!

她瞪大眼睛,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那是血迹!

她她她……

她环顾四周,却看到了房内落地窗里自己的倒影——

一丝不挂,脖颈上还有可疑的血色草莓!

昨晚不是在看叶婉柔和顾少庭的好戏吗?怎么这戏码就上演到自己身上来了?!

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她整个人如遭雷劈一样僵硬着——她昨晚和陌生的男人……?!可是……男人呢?奸夫呢?!

环顾四周,根本空无一人,雪白的床单上连一丝头发都没有留下!

她蹦跶下床,想要找出人来问个清楚,心里毕竟还残存着一丝侥幸,希望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房间里连洗手间都被她打开门看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秦汐懊恼地尖叫,挫败地撕扯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不甘心,又像是撒气地掀开枕头狠狠往地面上掼去,动作却突地顿住——

枕下,一粒琥珀男式袖扣正闪着低调而奢华的光——

忍住双腿间的疼痛,秦汐发颤地将凌落在地板上的衣衫一件一件穿好,走出房门。

那一粒琥珀袖扣被她紧紧捏在掌中,刺破皮肉而不自知。

陌生的男人将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这个新婚之夜过得……简直太颠覆,她得找出对方,至少要知道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是谁。

套房的管家毕恭毕敬地守在大门口,“秦小姐,顾老先生他们都已经回顾家了,吩咐我告诉您去餐厅用完早餐再回学校去上课,您慢走。”

这家酒店昨晚已经被顾家包场,那么价值连城的手笔,却闹了一场倾国倾城的笑话……

秦汐淡淡道谢,跨步进入电梯,她无声地靠在电梯内壁,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憔悴。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亲小姑竟然爬,无独有偶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