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屋诡事,忽然阴风一扫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祖屋诡事,忽然阴风一扫

“出嫁?你骗人,哪有穿着丧衣出嫁的?”

第六章

这一吓,我不自觉瞪大眼睛,把那纸人看了个通透,那纸人定然是出自名匠之手,每一分都做得唯妙唯翘,我从未见过真人有谁能好看成这样的,俊美都不足以形容这纸人的容貌,只一眼就完全移不开眼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地上的纸人。
究竟是那里不对呢?
忽然,我的脑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一股寒意从脚底涌出来
瞬间流遍了全身
天呐!它压根儿就不是我当时见到的那个东西!
大家为什么要骗我?!

2、着急想看全文的小伙伴可在手机浏览器中输入m.tenghen.com在藤痕书院搜“2231”

“究竟发生了什么?”
“鬼,鬼!这个床底下有鬼!”
我触了电一样猛地跳起来大喊道。
大伯和三叔赶紧将我按住。
“嘘!别闹,大白天的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大伯强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道。
“就是,青天白日的哪来的什么鬼啊!看你那熊样,别自己吓唬自己。”
三叔也在一旁一脸戏谑的帮腔。

我吓得直点头,玉妈忧心忡忡的喃喃:“终于选中我们家了吗?没想到会选中五小姐,老天还觉得她不够可怜吗?要这样磨折她。”说着她就走出去了,桑姐喊她也没回头,一股不安笼罩着我,我总觉得,经过了昨夜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你看到的鬼是这个东西吧?“父亲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可是你三叔小时候的杰作,
当初你太爷在世的时候特地藏在他床底下,想要吓唬他,
只是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居然会阴错阳差的吓到你。”

“放肆,有这样和父亲说话的吗?那独孤山庄乃天下第一庄,势力遍布大江南北,就是皇家也得循着他们的脸色做事,这样的婆家不是好婆家吗?”祖奶奶不悦的冷哼,雪儿俏脸一沉回头看向我说:“五妹,你还有半年就及笄了吧,而且,昨夜看到血月亮的可是你啊。”

我僵住了。
静,
死一般的寂静。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
空气中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碴儿
让我的肺部感到阵阵刺痛。

我慢慢坐起来,忽然觉得脸上有些痒痒的,抬手一抹,却摸到了头发。

“究竟发生了什么?”
“鬼,鬼!这个床底下有鬼!”
我触了电一样猛地跳起来大喊道。
大伯和三叔赶紧将我按住。
“嘘!别闹,大白天的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大伯强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道。
“就是,青天白日的哪来的什么鬼啊!看你那熊样,别自己吓唬自己。”
三叔也在一旁一脸戏谑的帮腔。

“五小姐,你要去哪?”这时玉妈走了进来,她面无表情的问。

“你看到的鬼是这个东西吧?“父亲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可是你三叔小时候的杰作,
当初你太爷在世的时候特地藏在他床底下,想要吓唬他,
只是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居然会阴错阳差的吓到你。”

谁在摇晃我?血红的月亮,干枯的脸,啊,我见鬼了。心里一惊,我猛然坐起来,看见桑姐一脸无奈的看着我:“怎么今日睡得这样死,快起来,不然迟了请安又要被罚了。”

我再次打了一个冷颤。
眼前这些人真的还是我的家人吗?
我看到的那个鬼,真的只是个纸人吗?

“这独孤山庄的主人不会早就死了吧?”我实在忍不住问了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
当我再次醒来,
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太爷的床上。
一家人正围坐在我身边,
关切的看着我。
“洛洛你终于醒了。”父亲长舒了一口气。

“呵呵呵,看见也不怕,那就是你的夫婿,快点拜堂吧!”那人一把扯起我,推向八仙桌,我晕,居然要和个纸人拜堂,这算是什么?冥婚吗?

哭笑不得的从床底下拖出来一个用白纸扎成的人偶。
人偶有真人大小,
花白的脸上还用蓝墨水画了一只圆圆的大眼睛,显得十分滑稽。

“时辰不等人,切莫啰嗦。”其中一个黑衣女子冰冷的拒绝了,回头看向身边那个:“胡四快点去上头,误了时辰,爷可是要罚的。”

一瞬间,
他们之前浮现在脸上的笑容竟变得异常诡异起来。
此刻,我竟有了一种面对死亡的感觉。

“父亲莫不是忘记了,女儿还未及笄。”

我抽噎的盯着地上的纸人和众人脸上的笑意。
竟有了一种莫名的轻松和温暖。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心想,自己可真没用,
居然被一个这么滑稽的纸人给吓晕过去,简直丢死人了!
此刻我真恨不得像只老鼠一样找个地缝钻进去。

“真的变血红了?”我脸色更难看,玉妈忙压低声音说:“不管你昨夜看到了什么千万别说,记住了,否则会死的。”

我心中愕然,
瞪大眼睛,抬手用力揪了揪自己的头发,
努力自己镇静下来。
“我看到的真的是这个纸人吗?”
我怯怯的问道。
“你说呢?”
众人突然同时望向我
发出机械式的声音
异口同声的反问道。

“还不是那个鬼庄的事儿,说了吓死你,还是别说了。”玉妈脸色发白,桑姐也是摸摸我的头:“五小姐,那些都是大人的事儿,你别打听,快回去吧,今夜千万别出门。”

我心中愕然,
瞪大眼睛,抬手用力揪了揪自己的头发,
努力自己镇静下来。
“我看到的真的是这个纸人吗?”
我怯怯的问道。
“你说呢?”
众人突然同时望向我
发出机械式的声音
异口同声的反问道。

“我很舒服啊,五小姐,主人让我看好你,你这是想逃吗?”

我僵住了。
静,
死一般的寂静。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
空气中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碴儿
让我的肺部感到阵阵刺痛。

www.8040.com ,这时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钟声,桑姐一听就变了脸:“丧钟,是丧钟,怎么会在咱家响起?”

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地上的纸人。
究竟是那里不对呢?
忽然,我的脑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一股寒意从脚底涌出来
瞬间流遍了全身
天呐!它压根儿就不是我当时见到的那个东西!
大家为什么要骗我?!

“我没骗你,我得走了,记得照顾好桑姐哦。”我走出门去,桑姐呆呆的看着我,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那笑和那个诡异的玉妈看上去是那么的相似,我一把拉住她说:“桑姐,我乖乖的嫁了,你可千万别有事儿。”

也不知过了多久
当我再次醒来,
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太爷的床上。
一家人正围坐在我身边,
关切的看着我。
“洛洛你终于醒了。”父亲长舒了一口气。

“我要出嫁了,以后你得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叹了口气说。

我再次打了一个冷颤。
眼前这些人真的还是我的家人吗?
我看到的那个鬼,真的只是个纸人吗?

她话一说完,整个佛堂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眼都看向我,父亲更是脸色惨白,从来都是威严的人,居然颤巍巍的问:“你昨夜真看见血月了?”

哭笑不得的从床底下拖出来一个用白纸扎成的人偶。
人偶有真人大小,
花白的脸上还用蓝墨水画了一只圆圆的大眼睛,显得十分滑稽。

“来不及了,快点开始吧!”

“我~没~撒~谎!”我嚎啕大哭
父亲似乎是憋不住了,他的脸涨的通红,嘴角的肌肉一抽一抽的,

“五小姐,真的没想到丧钟会选中你,可怜的孩子。”桑姐忽然又哀伤起来,摸着我的头叹息,这时门被推开,两个一身黑的女子站在为外面冷冷的说:“五小姐,快点上头换装,免得误了时辰。”

未完待续
第六章

“找到了,桀桀桀。”阴森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愕然一抬头,一个干枯的头缓缓垂了下来。

“我~没~撒~谎!”我嚎啕大哭
父亲似乎是憋不住了,他的脸涨的通红,嘴角的肌肉一抽一抽的,

黑色的嫁衣?我实在是呆愣在了当场,头上别白花已经够诡异的了,还弄个黑色嫁衣,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啊?

这个死没良心的,要不是他故意忘了拿香烛我特么能碰上这事儿?

没人理她,桑姐和玉妈是最疼我的,几乎就是她俩带大我,于是她大着胆子,每当胡四梳一下我的发,她就念一句:

未完待续

“我们是奉命来的,并未有人来请。”那女人还是不冷不热的说着,眼神冰冷,桑姐一脸的担忧,却也是再不敢多问了。

这个死没良心的,要不是他故意忘了拿香烛我特么能碰上这事儿?

我顿时有些紧张起来:“是和他洞房,还是和独孤家的家主洞房啊?”这该不会是个替身吧。

一瞬间,
他们之前浮现在脸上的笑容竟变得异常诡异起来。
此刻,我竟有了一种面对死亡的感觉。

“礼成,送入洞房!”那干燥沙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胡四恭恭敬敬的抱着那纸人走在前面,我则傻傻的跟在后面,那一人高的纸人从今天起就是我夫君了?那么独孤家的主人呢?

我抽噎的盯着地上的纸人和众人脸上的笑意。
竟有了一种莫名的轻松和温暖。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心想,自己可真没用,
居然被一个这么滑稽的纸人给吓晕过去,简直丢死人了!
此刻我真恨不得像只老鼠一样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白花……怕是不妥吧。”桑姐忍不住还是开口了,门边那女子忽然冷冷一笑:“这位姐儿,既然放心不下,不如陪嫁过去如何?”

小六子哭丧着脸问:“你要去哪?”他比我小两岁,还未到弱冠之年,严格说还只是个孩子,玉妈一走,他也六神无主了。

话落两人的脸色顿时一片死白,玉妈一把将我拉下来,慎重其事的说:“不要胡说,五小姐,今日的话绝对不要乱说,否则会引来祸事的。”

“看见血月的少女出现了,居然在我家?”父亲站起来,声音沙哑,祖奶奶沉默了下说:“小三子,去回话,就说选了我家五丫头。”

“真是造孽啊,今年不知又会找上谁。”

“是啊,今日又是十五了。”玉妈抬头看着天空:“月儿又要圆了。”她声音里带着微微的颤抖,那是恐惧吗?

咚咚咚的声音终于进了屋,我浑身颤抖着,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门也会遇到这样可怕的事情,那声音越来越近,但忽然却没有了,四周死一般的安静,我颤巍巍的从被子里探出头来,黑暗里什么都没有,月亮越来越红,所以月光射进来也是血一样的红色。

“果然还是黑色的好看,白色的太过刺目,特别是染了血之后。”胡四看着我一身黑裙,赞叹的说。

“怎么了?不舒服?”桑姐抬手摸摸我的额头:“不热啊。”

胡四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的说“你胆子倒是挺大的嘛,看见了也没吓哭,还那么多话,等下洞房看你还能不能这样镇定。”

“五小姐,五小姐,醒醒,该去给祖奶奶请安了。”

“呵呵呵……”胡四诡异的笑了笑,没说话。

“也不是不行,就从庶女里面及笄的选吧。”祖奶奶阴阳怪气的说。

“主人?谁是你的主人?”玉妈到底是谁?我忽然觉得对她的记忆很模糊,那些她带大我的事,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

我摸着头上的草屑笑着说:“二娘让我洗几个姐姐的衣裙,我洗好了就上来躺会儿。”

“谁?”我猛然回头,身后什么人都没有了,可是那种刺骨的冰冷触感却还留在耳垂,那不是梦,那声音是个男子,黯哑低沉,我浑身抖了下,拿起包袱就看见上面一个大大的手掌印,太可怕了,还没嫁就遇到这种奇怪的事,嫁了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赶紧逃吧。

“头上好了,那就换衣吧。”那女人冷冷说着,从身后取出一个包袱打开,那包袱是黑色的,包裹了好多层,就在抖开的时候,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冲进来说:“不好了,玉妈出事了。”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小六子。

“那是和你们说的庄子有关吗?”我想到刚才玉妈说满一年,难道每年都有东西被抬出来,然后大家就都不能出门了吗?

“二梳子孙满堂。”

“哎呀,这个五丫头没什么贵气,一点儿也不像我们萧家的人,嫁出去都丢脸。”祖奶奶刻薄的话我早就习惯了,据说当初我娘进门她是坚决的反对,自然对我也是一眼都懒得多看的。

“听说了吗,昨晚上那庄子又有动静了,打更的三叔看见几个黑影抬着一个麻袋出来的,半夜三更的,你猜猜抬出来的会是什么?”

“下轿!”感觉轿帘被掀开来,一双枯燥冰冷的手扶住我,那种刺骨的感觉让我浑身一颤,黑色的盖头把路完全遮盖住,扶我的人走得有些急,嘴里还嘟囔“快点,时辰要到了。”

她这样一说,我反到莫名了,自昨夜看到血月后,我整个人都有些混乱,玉妈是真的玉妈,那刚才那古怪的模样又是怎么回事?

“你说什么?”我愕然,玉妈怎么会死?她不是在独孤山庄内等我吗?

“玉妈,桑姐,你们在说什么啊?”我从偷懒的草垛里露出脸来,本来想好好睡一觉的,没想到还没睡着,两个女人就在下面叽叽喳喳的说话,那内容听得我云里雾罩,却勾起了我的好奇,这才探头出来问。

“我能有什么事儿?五小姐,你且去吧。”她冲我挥挥手,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僵硬。

两个黑衣女人眼神一冷,胡四走过去伸手在他头上一按,他顿然没了声音瘫软下去。

“别想撒谎,看见血月就是被选中了,要是换人的话,恐怕会给家里带来灾难的。”雪儿得意洋洋的说。

这个童谣一直都在坊间传唱,小时候我也跟着唱,从未想过有一天丧钟会响到我家,就在看到血月那晚之后的第二天,我和几个姐姐都被祖奶奶找到了佛堂,那一日父亲也来了,他很少会在后院出现,十多年来,我只有每年过年时能远远看他一眼。今日,他的出现,让气氛显得更加压抑起来。

“你在干什么?”一双冰冷的手忽然从背后伸出,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包袱,我浑身一颤,正要回头,耳却被人含住:“想逃?你逃不掉的,乖乖做我的新娘。”

“桑姐?”我有些回不过神来,摸着头,难道那些都是梦吗?

父亲面无表情的说:“祖母,您看这事儿是不是从及笄的闺女里面选一个?”

“听清楚了父亲大人。”几个姐姐幸灾乐祸的看了我一眼,低低的说,我一头雾水的完全不在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选了我做什么?难道昨夜那血红的月亮只有我一个人看见了?

夜里我睡不着,外面的月亮很圆很大,我忽然就想起玉妈的声音,微微颤抖带着恐惧的声音,那么美的月怎么会让人恐惧呢?我不懂。

“听说了吗,昨晚上那庄子又有动静了,打更的三叔看见几个黑影抬着一个麻袋出来的,半夜三更的,你猜猜抬出来的会是什么?” “切,还会有什么,刚刚满一年,估计又是那种东西吧。” “真是造孽啊,今年不

桑姐回头说:“两位姐姐,五小姐忽然出嫁,我们都没有心理准备,玉妈也还没回,怎得也让她们见一面吧。”

“啊!”我的脚一不小心绑到门槛儿,一下子扑了出去,搀扶我的人居然放开了手,就这样任我跌到地上,盖头也甩了开去,眼前并没有一亮,反而是一片漆黑,等我看清楚时,直接倒抽了口气,这哪里是喜堂,根本就是灵堂,屋子中间摆着一个八仙桌,桌子两边是一色的黑幕,桌子上摆着白花,再加个灵位的话直接就能吹丧乐了,桌子旁边站着一个修长的身影,穿着黑色的丧服,胸前戴着白花,风一吹呼啦呼啦的响,竟然是一个纸人。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祖屋诡事,忽然阴风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