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8040.com暴君的药引,她想不通为啥睁开眼后会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www.8040.com暴君的药引,她想不通为啥睁开眼后会

她睁开眼睛,惊讶地看着他。

第三章 他的止疼药

www.8040.com 1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醉流酥

楼柒真心想哭。

红眼君,我对你也不敢亲近好么!

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流血泪的红眼君,要吃人心的“僵尸”,留出来的是黑血!她感觉到了上天对她森森的恶意啊,怎么就把她丢到这种鬼地方了?

要是这个时候楼柒还不知道自己穿越了,那就真的蠢死。可是她真心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让穿越大神看得起的,她只想大吼一句,求别坑!求让她回去!现代虽然空气极差人极冷漠,但好歹处处笼罩着科学之光啊!

现在这里那些能在半空飞的阴阴嚎叫着挥舞着爪子时时要挖人心的僵尸到底算个什么事啊!

一阵腥臭又飞扑而来,楼柒有了经验,立即就地一滚,那只尖利的爪子嗍的一声直直插进她刚才躺着的土地,一绞,尘土飞扬,竟然被他抓出一个小坑来。那“僵尸”松开手里白抓着的那块泥土,侧头对她咧嘴一笑,两个尖利的白牙间,竟然拉扯出一条鲜红肉丝。

楼柒腹腔里顿时一阵翻腾。

这家伙该不会不久前真的刚吃了人肉人心吧!

眼见那家伙又朝着自己扑来,楼柒顿时尖叫,一翻身,手足并用地朝红眼君爬了过去。二者相衡,满身流血的红眼君赢了!

四名侍卫一直在跟“僵尸”拼杀,但是始终不离红眼君四周,将他紧紧地护着,楼柒爬进他们的护卫圈,一屁股跌坐在红眼君身旁。

虽然四周还是杀气腾腾,腥臭阵阵,但是很明显地她暂时安全。

侧脸一看,却见红眼君全身颤抖,手紧紧地握着拳头,森森白牙死死咬紧,那双血红的眼睛瞪着他,血泪汩汩。

“你很疼?”她瑟缩了一下,看他这样子也很渗人好不好!但是再瞄一眼那些嘶叫着的“僵尸”,她心里打了个突。

红眼君至少有一群看起来是正常人的手下……

已经飞扑过来共同抗敌的鹰突然转头对她暴喝了一声:“死女人!抱着主子!”

“你丫的客气点!”楼柒顿时怒了。

“抱着主子,否则我把你丢给他们生吃了!”鹰对着她阴森森地笑,同时,手里的驽飞射,一箭射进一个飞扑过来的“僵尸”,黑色的血喷了出来。

楼柒打了个寒颤。

相比起来,还是红色的血正常!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是很惜命的!立即转身拉起红眼君,闭上眼睛心情壮烈地将他搂住。

男人健壮的身体搂入怀,一开始只觉得他浑身都在颤抖着,但是很快他就安定了,同时,楼柒感觉到一股肃杀气势自他身上传了出来。

她睁开眼睛,惊讶地看着他。

而同一时间,沉煞也看着她。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女人竟然真的可以止他的蛊毒发作之痛!很好,很好!如此,他便有了争取的时间!

周围哀嚎声声,腥臭血气弥漫。那些“僵尸”被屠杀殆尽,遍地尸横,残肢断臂。

天际,吐出了一小片的朦白。

天快亮了。

楼柒听到所有侍卫都长长地松了口气。

“主子,是否离开此处?”鹰问。

“走。”

红眼君当先一步,转身向山里走去。

鹰等人在后面跟上,望着他大步而行的背景,感动得眼泪哗哗。

“没想到主子在十五也能行走自如了……”

众侍卫点头如啄,附和。

“名字。”

“啊?”楼柒看着抱着自己的红眼君,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楼柒。”

“从现在开始,你跟着我。”

“……”楼柒把到了嘴边的跟你妹的四个字默了默地咽了回去。初来乍到,她什么都不知道,两眼一抹黑啊。那些像僵尸一样的人,还有多少?或者说,这个世界还会有其他的什么东西是原来那个世界中没有的?

楼柒很忧伤地地想,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孤身行走在这样的江湖,那得多危险啊。

这些人至少实力还是很强悍的,是不是?

“红眼君,你们……”是什么人…..

话还没问出口,红眼君气息一冷,瞥了她一眼,道:“沉煞。”

“啊?”

“我的名字。”红眼君这三个字让他十分不喜。

“沉……”

“女人,你该不会真敢直呼主子的姓名吧?”鹰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主子,爷,帝君,三个称呼你选一个!”

楼柒出离愤怒。一眼瞪了过去,“名字是你家主子自己告诉我的!如果不是让我叫,他何必告诉我?还有,你!你一个侍卫,我跟你家主子在说话,你插什么嘴!边去!”

其他几名侍卫目瞪口呆。

鹰卫自小跟在主子身边,可以说与主子是兄弟之情,而且因为他冷酷毒舌,这么多年就没有人敢对他大呼小叫的,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叫他“边去”!胆识过人啊……

鹰冷眼看她,“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主子的侍女。”

“我谢谢了!”楼柒翻了个白眼,她是怕死,但并不代表她愿意为了活着出卖尊严,侍女?那是什么玩意!她堂堂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美少女,怎么可能当侍女!当下就拍了拍沉煞的肩膀,斜睨着他道:“放我下来,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去过我的独木桥……”

“呵呵呵呵,姑娘这话在下替你改一改如何?应该是你走你的阳光道,他们走他们的奈何桥。”

突然响起的声音,温和如春风拂过耳边,但是楼柒却突然生出一缕危险的预感,这声音竟然虚无缥缈让人听不出方位,像是在苍穹笼罩而下,哪里都可能是那人的所在。

在这声音刚响起之初,六名侍卫立即就将沉煞紧紧地围在中间,张开披风,形成了一个帐篷,把他们彻底遮挡住了。

月光被挡住,楼柒全身绷紧了,搂着她的手臂也紧了紧,她贴在沉煞血粘粘的胸膛上,那血腥味让她皱紧了眉,伸手就想推开他。

“不想死的话就别乱动。”沉煞的声音沉沉。

“你没听他刚才的话,明显是不会杀我,他是来杀你的吧,跟着你我不安全。”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楼柒还是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

沉煞突然冷笑,“你要不要试试?”

话音刚落,他竟然一振臂立即用力将她抛了出去!

下一章 No.4 大杀器——《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目录 

如果你正好翻到这文文,如果你看了几眼留了下来,你和我就要一起开始一段奇情之旅了!这是流酥心中的故事,流酥会努力把它写好,要强悍的女主,要霸宠的男主,还要,萌萌哒的你

话还没问出口,红眼君气息一冷,瞥了她一眼,道:“沉煞。”

楼柒咬牙切齿,怒而转身。这真是一对该死的主仆!要不是她现在对这个世界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要不是这里是深山里不知道从哪里出去找人烟,她才不跟着他们呢!等以后出了山,到了城镇,看她甩不甩他们!

“哈哈哈,沉煞,你其他三近卫呢?只有鹰卫一个可是不够杀啊!”面具男一边打着,还能一边取笑这一方,“看看你那废物的样子!坐都坐不起来,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让人护着,还好意思说是破域之主?哈哈哈!我看你以后不如改名叫沉死狗吧!”

楼柒动作潇洒地将那条鱼往岸边草地上一丢,任它扑腾去,自己又弯下腰看着水里,还不待他们反应过来,她又迅速地出手了。再站直,又一条鱼被她牢牢抓在手里,银色鱼鳞在阳光下闪着淡淡的光,还是比他们抓到的鱼大一倍。

周围哀嚎声声,腥臭血气弥漫。那些“僵尸”被屠杀殆尽,遍地尸横,残肢断臂。

这家伙该不会不久前真的刚吃了人肉人心吧!

“走。”

楼柒正要说你家主子可是救下了我,不让你的石头打中我,就听到一道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去捡柴。”

红眼君低头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

“花痴。”鹰讥诮的声音打断了她即要滴下的口水。楼柒从宛若神衹的光芒中回过神来,不由得狠狠瞪向了鹰。

楼柒腹腔里顿时一阵翻腾。

鹰单膝半跪在旁边,双眼瞪得像牛眼,见鬼似的看着她,同样也很努力地消化着主子的话。

楼柒觉得自己要吐。

之前她刚见到他的时候满眼的惊艳和迷恋,竟然已经消失了,现在看着他,她的目光清澈得很。沉煞看着这个胆大无比的女人,沉默片刻,手探到腰间,取下匕首递了过去。却发现,这个女人竟然……

“啊?”楼柒看着抱着自己的红眼君,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楼柒。”

一阵腥臭又飞扑而来,楼柒有了经验,立即就地一滚,那只尖利的爪子嗍的一声直直插进她刚才躺着的土地,一绞,尘土飞扬,竟然被他抓出一个小坑来。那“僵尸”松开手里白抓着的那块泥土,侧头对她咧嘴一笑,两个尖利的白牙间,竟然拉扯出一条鲜红肉丝。

喜怒无常,出手狠辣,功夫爆强!

楼柒是被一阵清脆的鸟鸣叫醒的。

他的话音刚落,楼柒动了。

轰的一声,面具男竟然无法避开,被他正拍对头顶,整个人向下陷,双腿立时陷进地里几寸,而他的头骨整个被拍得变了形,那张面具也跌落在地。

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的小型飞机。

那双妖异的眸子突然在她的瞪视间,涌出了鲜血,然后顺着眼角缓缓流下,两行血泪与脸上、身上所有的血珠汇在一起,滑落。

月光被挡住,楼柒全身绷紧了,搂着她的手臂也紧了紧,她贴在沉煞血粘粘的胸膛上,那血腥味让她皱紧了眉,伸手就想推开他。

楼柒倒吸了口凉气,呼吸瞬间不稳了。啊啊啊,这到底是什么人啊!真是该死地诡异!“你……”

混蛋血人,混蛋,要是她死了,就是他害的!

姿势很诡异……

鹰很惊骇。

离了她,他连站都站不住?楼柒惊惧地看着血人在地上抽痛的模样。

而刚才的试验已经告诉她,面具男并不会对她网开一面,等他杀光鹰那些人,她也难逃一死!

楼柒倏地睁开眼睛,一片胸膛蓦在映入眼帘,但是那片胸膛上却满布血珠,星星点点的鲜红血珠冒了出来,继而汇成血水流下,然后又有新的血珠继续冒出来。而她的双手,就按在那胸膛两侧。

因为抛开她而再度无力地倒在地上,剧痛开始,连说话都无力的沉煞听了这话血红的眸子闪了闪。

沉煞看都没有看她,从她身边走过,一丝芝桂沉香似有若无地拂过鼻息,已经没有半点血腥味。

头束发带,身着劲装,束袖腰带绣着古兽纹,脚穿长布靴,最离奇的是腰间还有佩剑!

“从现在开始,你跟着我。”

她似乎还得罪了……

“我XX你个圈圈!放开我!”咬牙切齿,要不是看他满身血,嫌脏,她一定露出她的一口坚固小白牙,咬断他的喉咙!她本来是很恐惧的有木有,但是血人的两句话却奇异的让她的恐惧烟消云散了,如果是妖怪,没有这么磁性的声音吧?

一只断手……

那是好大一条银雪鱼啊!

一个“僵尸”怪笑着俯身看着她,伸手抓向她胸口,声音像刀割:“处子的心肝好吃……”五指成爪,利甲已经触到她的心脏部位,尖端眼看就要刺入皮肉。楼柒已经被这超出认知范围的变故搞懵了,这“僵尸”要吃她的心!吃她的心!!!

血人目光一凌,将她往背上一甩,突然飞起一脚朝一个”僵尸”踢去,同时,一手闪电般地击向他的脖子。

天地万物瞬间好像都成了他的背景,都模糊了,都暗淡了,没有一人,没有一木,没有一物可以夺过他的光彩,他就是光芒,是耀眼却也冰冷的光芒。

“喂,楼柒,你捡了柴火,过来赏你条烤鱼吃!”鹰扬声叫着,举起了一条穿在树枝上的烤鱼,“我亲自给你烤的,快过来感谢我。”

如此流氓!

2、着急想看全文的小伙伴可在手机浏览器中输入m.tenghen.com在藤痕书院搜“2167”

吼嚎!

“你丫的客气点!”楼柒顿时怒了。

不答应?再接再厉。

他穿着一身黑色窄袖锦袍,腰间束以金色镶玉腰带,袖口同系,墨发高束,额上美人尖。他逆着光,身材高大,起码一米九零以上,宽肩长腿,薄薄的朝霞披在他背后,照得他宛若神祗。

坐在驾驶舱,看似娇小的少女抓握着驾驶杆的手因为用力而泛白,双眸死死地盯着那个旋涡,脸上虽有一丝惧意,但是那双失去血色的唇瓣却还在不停地吐着一串串的咒骂。

这个时候楼柒还在半空,那大刀劈过来的方向是她的腰,看那力道看那刀的锋利程度,若是被劈中了,她肯定会成了两段!

原来,清洗干净不冒血珠的他是这般的丰神卓绝!

“王八蛋,欠踹的家伙,给我说飞机改装好了,什么破机翼,狂风扫几下就断了,是纸糊的吗?明知道我是来百慕大三角洲探险的,还给我这么烂的飞机!这次要是我有命活着回去,你们这帮家伙给我洗干净脖子,我保证不打死你们!”

面具下是一张严生毁容的脸,扭曲的暗红的疤痕爬满了整张脸,他一口血喷了出来,双眼突出,不敢置信,“你……”

已经飞扑过来共同抗敌的鹰突然转头对她暴喝了一声:“死女人!抱着主子!”

所有侍卫都在跟那些“僵尸”苦战,剑影寒芒,黑血飞喷,僵尸鬼哭狼嚎,让人打心底感觉到颤栗。美妙歌声早已经停歇,但是楼柒这时也不怀念了,那歌声分明有致幻作用!

“鹰卫,你竟然让人碰到主子!”

几人顿时像被点了穴,呆住了。

等他走得近了些,楼柒看到他的脸,心中一震,她认了出来,沉煞!

这是什么鬼!

鹰看了一眼,道:“主子,这个女人出现得甚是怪异,属下传令让他们去查。”

她的头发高挽起,无半点首饰,脸蛋小巧精致,唇红齿白,眸光灵动,但是破域美女不少,她这模样也只能算是不错,当不得绝世美人,只是,破域可没有人敢趴在他胸膛上,叫他——红眼君。

只要把她放下,等会双方打起来,她就能够趁乱逃脱了。

鹰嗤笑一声:“雪那女人的手艺也不过比你好一点而已。行了,快点烤,饿死了。”

眼见那家伙又朝着自己扑来,楼柒顿时尖叫,一翻身,手足并用地朝红眼君爬了过去。二者相衡,满身流血的红眼君赢了!

旁边的侍卫立刻以剑当刀向那只手砍了下去,只听卜的一声,那只爪子被生生砍断,五根手指齐齐掉落在地上,楼柒死瞪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就见血人抬脚,踩下,将那五根手指踩扁,辗。

鹰立即听从,但是动作轻柔得像是在扶起一个易脆的瓷花瓶。楼柒瞪大了眼睛,这时才发现自己刚才是趴压在这血人身上,而鹰把他扶坐起来,他竟然没有松手,紧紧地搂着她,将她也带了起来。

楼柒这一惊非同小可,但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啊啊啊!那张鬼嘴张得大大的,不是要咬她的鼻子,而是朝她的咽喉咬了下来!

这时,一名在烤鱼的侍卫拿了一条鱼递给坐在溪边一块大石头上的沉煞,沉煞看着那鱼,眉头微一攒,接了过去。

抱着她的手臂却再度收紧,红眼君沉沉道:“捂着耳朵,闭上眼睛。”

旁边突然闪出一道身影,来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暴怒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别告诉她刚才那生死险境是她在做梦,哪有那么清晰真实的梦!

“嗯。”沉煞只是低沉应了一声。

要是这个时候楼柒还不知道自己穿越了,那就真的蠢死。可是她真心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让穿越大神看得起的,她只想大吼一句,求别坑!求让她回去!现代虽然空气极差人极冷漠,但好歹处处笼罩着科学之光啊!

那么多侍卫敌不过的面具男,被沉煞一掌拍爆了脑袋!

“扶我起来。”

原来,他穿上这样一身衣服是这么地帅酷!

“主子要不要停下来先穿上衣服?”

但是未等她吐,两个“僵尸”同时抓向旁边一侍卫,一人扣住他一条手臂,同时一扯!楼柒尖叫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能够想像得到,这一扯之下,那侍卫的两条手臂肯定会被生生扯了出来!

“我的名字。”红眼君这三个字让他十分不喜。

一只指甲长长尖尖的断手……

“你很疼?”她瑟缩了一下,看他这样子也很渗人好不好!但是再瞄一眼那些嘶叫着的“僵尸”,她心里打了个突。

明明他是很需要她的,但是因为她的一句话他不喜欢,他竟然立即就将她丢出去送死!够狠!

楼柒真心想哭。

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

轰隆!

沉煞刚抱到她的身体就发现自己又恢复了,对她这种神奇的功效也是暗自心惊。哼了一声,他反手又将她甩到背上,整个人如一只豹子一般窜了出去!楼柒惊骇之下只能用双腿紧紧地缠住了他的腰,双手也紧紧地抱住了他。

不过,他们到底要进深山里做什么?沉煞看起来不是普通人,看他刚才穿的那一身的黑袍,虽然款式简单,但是布料明显上乘,发带,腰带上嵌着的玉都是顶级货,有钱啊。而且昨晚她看到的就有两批追杀,越是上位者敌人越多,这个道理谁都明白的。

“争取时间进入迷之山谷。”

“呕!”

她下意识地搜寻,却发现大杀器红眼君不在,心里不禁想,他除了有那个流血流血泪不能动弹痛到无力说话的毛病之外,会不会还不能见到阳光?

“主子!该死的女人,敢碰我家主子,你给我去死!”一声怒喝,那男人快得惊人地伸出手抓向楼柒的肩膀,五指扣入肉的力度,让楼柒痛得皱眉。

血人动了动,一掌移到她臀上,她向自己怀里按紧了些,他只穿着一条白色已经被染红了的丝质亵裤。

鹰冷眼看她,“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主子的侍女。”

天际,吐出了一小片的朦白。

“没想到主子在十五也能行走自如了……”

腰间的铁臂蓦然收紧,像是要将她紧紧地勒进怀里。楼柒感受到了一种绝对的强悍力量,这是属于男人的力量!但是,去他的,她以前单挑十个壮汉都能立于不败之地,谁来告诉她,现在她竟然挣脱不开一个男人的束缚!摔!

沉煞的蛊毒发作,全身冒出血珠,会痛得连布料裹在皮肤上都觉得剧痛无比,所以每月十月这一晚,他都是裸着上身的,若是在破域自己的地盘,他索性全裸。

“鹰。”血人低沉的声音中同样带着惊诧,“抱着她,我不痛。”

“呵呵呵呵,姑娘这话在下替你改一改如何?应该是你走你的阳光道,他们走他们的奈何桥。”

如斯男子,她就是花痴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有细微的风声响起,接着几道身影飞掠而来。

楼柒怒了,正想出手,却见另一颗石子从斜侧方向射了过来,正击中鹰射过来的那颗石头,速度竟然不减,直将那石头撞开了去。

“我谢谢了!”楼柒翻了个白眼,她是怕死,但并不代表她愿意为了活着出卖尊严,侍女?那是什么玩意!她堂堂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美少女,怎么可能当侍女!当下就拍了拍沉煞的肩膀,斜睨着他道:“放我下来,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去过我的独木桥……”

喷火地盯着那双眸子,她愤愤地道:“喂,满身冒血的红眼君,还不放手!”

相比起来,还是红色的血正常!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是很惜命的!立即转身拉起红眼君,闭上眼睛心情壮烈地将他搂住。

哗啦!

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

1、首先打开微信,关注微信公众号“藤痕书院”,回复“2167”,就能阅读后续全文。

一时间,楼柒只觉得明天一片黑暗。她是不是很快又可以再穿越一次了……

刚才两名侍卫去抓鱼抓了半天都才抓到五条,而且一条鱼也不过几两重,还不够他们几个大男人吃的。

“你耳朵聋了?”鹰手一扬,一颗小石头向她的面门疾射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

“是。”

话音刚落,他竟然一振臂立即用力将她抛了出去!

男人健壮的身体搂入怀,一开始只觉得他浑身都在颤抖着,但是很快他就安定了,同时,楼柒感觉到一股肃杀气势自他身上传了出来。

四名侍卫一直在跟“僵尸”拼杀,但是始终不离红眼君四周,将他紧紧地护着,楼柒爬进他们的护卫圈,一屁股跌坐在红眼君身旁。

红眼君当先一步,转身向山里走去。

噗的一声,一道浓重血雾喷了出来,一名侍卫脸色发白地飞了出去,留在原地的却是一整条手臂!

鹰的下巴差点就掉了下来,手里的鱼都忘了,等到一阵烧焦味传来,他才回过神,手忙脚乱地把鱼从火上移开,但已经迟了,整条鱼都成了黑炭。抓鱼的侍卫有点哀怨地看着他,辛苦才抓了五条啊,就这么给他报废了一条!

楼柒趴在他背上一声不吭,她现在恨不得这大杀器把她忘了。

楼柒再一次摔在地上,这一回她几乎只剩下喘气的份。

“靠!!!”楼柒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楼柒听到所有侍卫都长长地松了口气。

但是某柒却没有注意到,她趴在他的背上,鼻息就在他的后颈处,女子细微的气息喷在他的脖子上,根本就无法忽略。

楼柒想飞速退开,腰间却被紧紧禁锢着,让她的挣脱不得。她的视线飞快地往上移,看到一个线条坚硬的下巴,然后是一张紧抿着的薄唇,俊挺的鼻梁,最后与一双眸子对上。

楼柒转头一看,一条小溪蜿蜒而下,两旁是萋萋青草地,鹰和另外三外侍卫生了一堆火,果然正在烤着…鱼。

楼柒出离愤怒。一眼瞪了过去,“名字是你家主子自己告诉我的!如果不是让我叫,他何必告诉我?还有,你!你一个侍卫,我跟你家主子在说话,你插什么嘴!边去!”

天啊!这才是大杀器……

“救她……”沙哑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响起,似乎两个字都说得很艰难。

一只阴白的鬼爪突然向她狠狠地抓了过来,带着阴寒的风。

她紧绷着的身体放松下来,呼吸平稳,本来紧搂着他脖子的手臂无意识地滑了下去,沉煞皱了皱眉,将她转为抱到怀里。

“找死!”

一张鬼脸骤然扑面而来,森森的尖刀发黑的唇,阴森森地就要朝她的鼻子咬来!

冰冷的眼神中带着探究和煞气。

“过…来……”血人倒在地上,流着血泪看着她。

血人坐在地上,她跨坐在他腿上,腰被他一双铁臂紧紧地锁定,就这么被紧抱在怀里。他上身不着寸缕,她全身湿透,两只浑圆肉包毫无缝隙地贴在他满是鲜血的胸膛上,这时才发现他的强壮,因为在他怀里她显得太娇小,脸只到他的肩。

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叫救命,谁知道她愤慨尖叫出声的却是:“沉煞我跟你势不两立!啊啊啊!”

其他几名侍卫目瞪口呆。

“你没听他刚才的话,明显是不会杀我,他是来杀你的吧,跟着你我不安全。”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楼柒还是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

楼柒一边想着,一边快速地捡了好些的干柴,抱到了溪边他们的火堆旁。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www.8040.com暴君的药引,她想不通为啥睁开眼后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