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8040.com婚姻的大修行,爱和婚姻最经典的论述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www.8040.com婚姻的大修行,爱和婚姻最经典的论述

爱和婚姻最经典的论述——这就是生命禅院理念

婚姻是一个很大的教导,它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学习说依赖并不是爱,依赖意味着冲突、愤怒、恨、嫉妒、占有、和控制。

婚姻就是卖身

一个人必须学习不去依赖,但是要达到这样,你需要进入很深的静心,好让你能够自己一个人就很喜乐而不需要别人。当你不需要别人,那个依赖就消失了。一旦你不需要别人,你就可以分享你的喜悦,那个分享是很美的。

「爱」这个字是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意思,不仅仅是不同,而且是完全相反,一个意思是爱作为一种婚姻关系,而另一个意思是爱是一种存在状态。

我想要在世界上有一种不同的关系,我称之为「关连」,只是为了要使它跟旧有的关系有所不同。我想要世界上有一种不同的婚姻,我不称它为婚姻,因为那个名词已经被毒化了,我喜欢就称它为

当爱变成了婚姻关系时,那么它就成了一种束缚,因为那有期待,有要求,有挫折,双方都努力想控制对方,爱便成了争夺权利的斗争。

友谊……只是因为爱而在一起,没有对明日的承诺,这个片刻就足够了。

婚姻关系是错误的,至少对我个人而言,但是作为存在状态的爱则是完全不同的,它的意思就是你正在爱,你不是通过爱刨造出婚姻关系,你的爱正像一朵花的芬芳,它不应该变成某种方式,用某种方式去行为,用某种方式去扮演,它什么也不要求,它只是分享,在分享中也不要求有任何回报,分享本身就是回报。

如果你们在这个片刻互相爱对方,如果你们在这个片刻互相享受对方的存在,如果你们能够在这个片刻互相分享,下一个片刻将会由这个片刻生出来,它将会变得越来越丰富,随着时间的经过,你们的爱将会加深,它将会开始进入新的层面,但是它将不会产生任何枷锁。

当爱对你而言变成了一种存在状态时,它极其美丽,它就是某种远远超过所谓的人世的东西,它是已拥有某种神性的东西。当爱是一种状态时,你无法对它作任何事,它将放射出爱,但它不会对任何人创造出任何监禁,也不允许你被任何人所监禁。

我知道得非常清楚,男人和女人需要在一起,但它将不是出自需要,而是出自洋溢的喜悦,不是出自贫乏,而是出自丰富,因为你拥有那么多,所以你必须给予。它就好像一朵花开,它的芬芳就会释放到风中,因为它是那么地充满芬芳,所以它必须将它释放出来。或者就像一朵云来到空中,它必须将雨滴洒落下来,它必须下雨,它是那么地充满着雨水,所以它必须分享……

婚姻关系就是如此,是一种非常精巧的心理上的奴隶.不是你奴役别人,就是你变成你自己的奴隶。

我们必须从最根部来改变人类的整个结构。我们必须放弃直到目前为止所存在的婚姻方式,一个全新的观念必须被引进,唯有如此,一种新的人类才能够在地球上诞生。

另外一点要注意的就是,你自己不变成奴隶,你就无法奴役别人,奴役是一把双刃的剑,一边或许强一些,一边或许弱一些,但是在每一个关系中,你变成了看守,另一个人则成了囚犯,从他这一边而言,他是看守,而你是囚犯。这就是引起人类生活过得如此悲哀.处于如此忧伤状态的基本原因之一。

摘自「道:黄金之门」第二卷

当你的爱成为你的存在状态,不是你坠入爱河,而是你就是爱,这就是你的本性。对你而言,爱只是你存在的芬芳,即使你是单独一人,你也被爱的能量所包围,即使你触摸一样没有生命的东西,像椅子。你的手也在传送着爱--爱与对象无关,爱的状态是没有方向的。

的确,我们从来没有去想有什么事发生在婚姻。现在的婚姻如何?或者它以前如何?只是一个痛苦的受苦-----一种长时间的受苦,带着虚假的笑脸。它只是被证明是一种不幸,最多它只不过是一种方便。

爱不是一种关系,只有你抛弃掉将爱视作关系的思想方式,你才能进入到爱的状态。两个人在一起能非常相爱,他们越是爱,任何关系的可能性也就越少,他们越是爱,在他们中间存在的自由越多,他们越爱,任何要求,任何控制,任何期待的可能性就越少,自然地也就不存在任何挫折的问题。

当我这样说,我并不是意味着说如果你能够爱更多人,你就不必结婚。就我的看法,一个能够爱更多人的人不需要只是为了爱而结婚,他会为更深的事而结婚。请你们了解我的意思:如果一个人爱很多人,那么没有理由只是因为爱而去跟一个人结婚,因为他不要结婚也可以爱很多人,所以没有理由要这样做。我们强迫每一个人因为爱而结婚。因为你在婚姻之外无法爱,所以我们不必要地将爱和婚姻凑在一起,那真的是不必要。

我是反对所有各种各样的关系的,比如,我不喜欢「友谊」(friendship)这词,但是我爱友情(friendliness),友情是你内在的一个品质,友谊则会成为一种关系。爱是如此的宝贵,以至于它必须受到保护,以免被各种各样东西污染、弄脏,被各种各样东西毒化。关系就是毒化了它,我要一个由许多个人组成的世界,甚至就用「一对」这个词,也使我难过,你已经摧毁了两个人,而一对并不是一件美丽的事。

婚姻是为了更深的东西:为了亲密,为了一种相互归属,为了要去做一个人无法单独做的事,为了要去做两个人可以一起做的事,为了要去做一种需要两个人在一起、深深地在一起才能够做的事。由于这个对爱饥渴的社会,所以我们就因为浪漫的爱而结婚。

让这个世界就只是成为个人的,无论什么时候,当爱之花自然地开放时,为它歌唱,为它跳舞,享受它。不要为它创造出锁链,既不要试着去奴役别人,也不允许任何人来奴役你.只是由自由的个人组成的世界,才是真正的自由世界。被需要是人的最大的需要之一,所以我无法想象爱什么时候会不存在,只要人类存在,爱就永远是他们最珍贵的体验,它是某种能够在尘世间获得,但却又不属于尘世的东西,它给你翅膀,就像飞鹰一般跨越太阳,没有爱,你也就没有翅膀。它是如此的一种滋养品,如此的一种需要。

爱永远无法成为婚姻的伟大基础,因为爱是一种有趣的游戏。如果你因为爱而跟一个人结婚,你将会后悔,因为那个乐趣很快就会消失,当那个新鲜感消失,无聊就进入了。

因此所有的问题也就因它而出现了,你想要你的情人或你的爱人明天对你也还有用,今天它是多么美丽,于是你便为明天而担心了,所以婚姻便进入了存在,它只是一种恐惧,担心或许明天你的情人或你的爱人会离开你,于里便在社会和法律面前订一个合约,但这是丑陋的,是极其丑陋的,令人厌恶的。

婚姻是为了更深的友谊和更深的亲密。爱也隐含在它里面,也并非只有那个因素。所以婚姻是心灵的,它的确是心灵的!有很多事情你永远无法单独一个人去发展。即使是你自己的成长也需要别人来反应,需要一个非常亲密的人,使你能够对他或她完全敞开。

制订一个爱的合约意味着你是将法律置于爱之上,它意味着你是将集体的大众置于你的个体之上,你是在寻求,法院、军队警察、法官的支持,使你的束缚完全确定和牢靠。

在一个真正健康的社会里,将不会有浪漫的爱,将会有爱,但是不会有浪漫的爱,而如果没有浪漫的爱,婚姻就会进人一个更深的层面,它将永远不会使你感到后悔。如果婚姻不只是为了爱,而是为了更亲密的在一起,为了一个「你见我」的关系,好让你们两个人都能够成长,不是以「两个我」,而是以「我们」来成长,那么婚姻真的就是无我的训练,然而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那种婚姻。

明天早上---人从来不会知道,爱像一阵微风吹来,它或许会再来,它或许再也不来,之所以不再来,也正是由于法律,由于婚姻,由于社会的习俗,世界上所有的夫妇几乎都是在卖身。

摘自「最终的炼金术」第一卷

和一个你不爱的女入生活,或者和一个你不爱的男人生活,为了安全而生活在一起,为了可靠而生活在一起。为了经济支持生活在一起,为了任何理由生活在一起,这就将爱变成除了卖身以外什么都不是。

男人和女人必须会合,必须互相知道对方,而不必匆匆忙忙地赶着结婚,慢慢、慢慢地,你将学会爱的艺术,你将学会跟人相处的方法,同时你也将会学到跟谁在一起会有心灵的亲和力。

我愿这种卖身现象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所有的宗教都认为卖身的现象不应存在,但是人类又是多么的愚蠢,这些同样认为卖身不应存在的宗教,正是导致卖身现象出现的原因,因为在一方面,他们支持婚姻,而另一方面,他们又反对卖身。

婚姻是一个心灵的事件,而不是身体的现象——根本不是。它是心灵的结合。当你开始感觉跟某一个女人或某一个男人在一起时会产生出伟大的音乐,有某种来自彼岸的东西穿透进来,唯有到那个时候才定下来,否则不需要仓促行事。

婚姻本身就是一种卖身,如果我确信我的爱。那么为什么我要结婚呢?结婚的这种想法正是一种不信任.而正是这种不信任丝毫无助于使你的爱变得更深刻些和更高大些,它只能摧毁你的爱。

摘自「常年哲学」第二卷

只有当爱给予自由的时候,爱才是真实的。就让这成为判断的标准吧。只有当爱不妨碍另一个人的个人空间,爱就是真实的,它尊重他的个体性,尊重他的个人空间,但是在你周围的世界里,你所看见的恋人们,他们的所有的努力就是没有任何东西应该是私有的,所有的秘密都应告诉他们,他们害怕你的个体性,他们相互摧毁着对方的个体性,他们希望相互摧毁,他们变得越来越可怜。

对爱有一种很强的欲望和渴望,但是爱需要很大的觉知,唯有如此,它才能够达到它的最高峰,而那个最高峰就是结婚……结婚是两颗心完全融合在一起,它是两个人同步产生作用,那才是真正的结婚。

任何真实的东西总是在变化着的,你已经被灌输了真正爱是水恒不变的这一错误观念,一朵真正的玫瑰花不会永远不变的,一个活着的人自身也会有一天不得不死去。

摘自「啊!这个!」

我要你们懂得爱突然来临,它并不是因为你的任何努力,它的来临是自然给予的一件礼物,如果你担心有一天它会突然地离去,那么当它来临时,你就不要接受它,它是这样地来,也是这样地走。但那是没有必要担心的,因为如果一朵花凋谢了,另外的花将会来临,花将会永远不断地来临,但是不要执着于一朵花上,否则很快你就将执着于一朵死花上。那真实的状况是人们正执着于曾经活着的而现在已死去的爱,现在它只是一个记忆,一种痛苦,而由于社会地位,由于法律,你被粘住了。

当爱变成婚姻,它意味着两个个人决定生活在一起,但是是处于绝对的自由之中,互相不占有对方。

卡尔马克思有这一种思想,正确的思想,那就是在共产主义社会里将没有婚姻。当俄国发生了革命,在最初的四、五年中,他们曾尝试着使爱变成一种自由,但很快他们就知道了马克思没有意识到实践的困难,马克思只是思想,而最困难的就是如果没有婚姻,家庭便会消失,而家庭是社会和国家的中坚与脊梁,如果家庭消失,那么国家也不可能长久。革命五年以后,俄国共产党改变了整个思想,婚姻再次得到支持,离婚是允许的,但非常难,他们为离婚设置了种种障碍,因此家庭单位保留下来。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提起它了---马克思基本观念之一就是婚姻的存在是因为私有财产的存在,所以当私有财产消失,婚姻也不得不消失。

爱是不占有的,它给予自由。

我不希望家庭的存在,我不希望国家的存在,我不希望将整个世界分成很多部分,我希望整个世界是由那些自由的人组成,他们过着能够自发地爱的生活,过着宁静玩乐的生活,没有任何对快乐的谴责,没有任何对地狱的恐惧和没有任何在天堂得到回报的渴望,因为我们在此就能创造天堂。我们拥有所有的潜力来创造它,但我们并没有运用潜力,相反地,为了使尘世不会变成一个天堂,我们制造了所有的障碍。

摘自「瑜伽始末」第六卷

我并不反对爱,我是相当赞成爱的,那就是我为什么要反对关系,反对婚姻。两个人或许可以一辈子生活在一起,那是可能的,没有人说你必须分离,但这种一起生活将只是出自爱。互不干涉和侵犯各自的个体性、各自的个人的心灵,那就是他的尊严。

有两种臣服,其中一种是你被强迫去臣服,那是丑陋的,永远不要让那样的事发生。最好死掉也不要臣服,因为你是被强迫臣服的,但是还有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臣服:你并不是被强迫臣服,你只是觉得好像在融解、在融合,跟一个人合一,或者是跟整个存在合一。

我是将爱作为一种精神现象来谈论的,而不是生物现象、生物现象不是爱,它是色欲。

当然,它一直都是以关系作为开始,那是很自然的。爱的第一步就是「关系」,爱的第二个状态是「关连」,在这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差别。

---奥修——仙人草转

在「关系」里面,你将每一个人都摒除在外,你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它是一种心的集中,但是所有的集中都会变成二次世界大战的「集中营」!基本上它是一种法西斯主义。刚开始的时候可以,但是一个人不应该生活在那里,生活在集中营里…

所以,爱也是以集中营作为开始——一种一对一的爱情事件,排他性的。两个人都是囚犯,同时也是看守监狱的人,他们同时以这两个方式来运作,每一个人都被另外一个人所囚禁,每一个人都凭他自己当上看守监狱的人,这是一个很美的游戏!

但是一个人不应该停留在那里,否则生命会被浪费掉,一个人必须去学习那个功课——它的美和它的丑,两者都必须被学习。

那个丑必须被抛弃,而那个美必须被保存。

「关连」就是加此,你抛弃了在爱里面的所有丑陋——占有、排他性、控制、猜疑、怀疑、每一种想要去削减对方自由的努力。当所有这些都被抛弃了,你的爱就变成只是一种「关连」,而不是一种「关系」,比较接近友谊......你可以有很多朋友,你也可以有很多爱人——一个人必须开始从一个成长到很多个,但那也不是目标。

第三种状态是当爱只是一种品质,你并不执着于一个或多个,爱就好像呼吸,它是你的本性,所以对每一个跟你有接触的人,你都以爱心来相对。这是第三阶段,很少有人可以达到这个阶段。

然后有第四种状态,只有非常少数的人达到那种状态,它们可以用手指头数得出来。

第四种状态就是当你的存在就是爱,它不是一种品质,你的存在就是爱,你已经忘掉所有关于爱的事,因为你本身就是爱,所以不需要再去记住它,你只是很单纯地、很自然地由它来表现,在第四种状态下,一个人就臣服于存在在第一种状态下,你臣服于一个人,但是有一个条件,他必须也臣服于你,所以那个臣服并不很全然,它是有条件的。在第二种状态下,你臣服于很多人,它比第一种来得更好,因为现在臣服已经不再集中于一个焦点,它具有更多的自由,它成长到一些新的层面上,它长出了翅膀。在第三种状态下,你只是臣服于存在、臣服于树木、臣服于山岳、臣服于星星、臣服于一切存在,到了第四种状态,你变成了臣服本身。在第四种状态下,爱意味着臣服,它跟它是对等的,是同义的,这就是成为一个佛或一个基督的状态。

没有什么东西比那个更高,一个达到那种状态的人就已经达成了一切,他的生命被满足了,他已经回到家。

www.8040.com ,摘自「篱笆另外一边的车真的比较翠绿吗?」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一定是有一点疯狂。男人无法逼使女人疯狂,因为他的论点和他的思考方式是合乎逻辑的。女人的思考方式是不合逻辑的,但那就是她的方式,她就是这样被做成的。

她在最低的部份是本能地在运作,而在最高的部份是用聪明才智在运作。本能和直觉的方式是不合逻辑的方式。逻辑无法逼使不合逻辑的人发疯。

如果有什么事会发生的话,它将会发生在逻辑的头脑。

疯狂是逻辑头脑的一部份。疯狂只是意味着你的逻辑不再运作.你觉得茫然不知所措。你爱那个女人,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你都不想失去她,你为她感觉,你试着以每一种方式来了解她,但是不论你怎么做,你都会觉得无助,因为你只能够很逻辑地来行动。

就逻辑而言,她是无法理解的,她是神秘的,非常神秘。你可以用你的整个生命去研究一个女人,但是你将无法理出什么是什么。

她从来不会试图去了解你,心神不合逻辑的运作方式对了解没有兴趣,它不必要有任何程序就可以直接到达结论,它会直接跳进结论,而那个奇迹是:女人几乎永远都是对的,而你几乎永远都是错的,那真的会逼你发疯!你运作得那么合乎逻辑、那么合乎数学、一步一步地推演,但你的结论仍然是不对的有一个女人赢得了彩券,当她的先生来,他感到很惊讶,他问说她是怎么弄的。

她说:「我作了一个梦,在梦中有七这个数字出现了三次,所以我算出三乘以七是二十八。」

她先生一阵错愕,他说:「然后怎么样?」

她说:「我就去买第二十八号的彩券,然后就中奖了.」

她先生说:「但是三乘以七并不是二十八,而是二十一!」

那个女人说:「你去当你的数学家,但是我中奖了!」

谁会去管数学?真正的东西是结论。她从来不会试图去了解男人,从来没有女人会试图去了解男人,她已经了解了。事实上,她们总是觉得很困惑,为什么男人一直试着要去了解女人。好几个世纪以来?男人一直都这样在做,我想女人一定是他们的探询里面最古老的主题,这是很自然的,即使在神面前,他也一定会去问关于女人的事......

如果你停止试着去了解她,而只是去享受她,她不可能把你逼疯。

如果你试图去了解她,很自然地,你将会停止享受她,然后她就一定会把你逼疯。

在地里面欢欣鼓舞!享受她的不同,享受她对生命的不同接近方式,欣然接受说她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女人。

她的思考方式跟你不一样,不仅她的身体跟你不同,她的心理也跟你不同,一旦你不试着去了解地,她就无法逼使你发疯当你跟你的女人在一起,你要将你的头脑摆在一旁,要变得更存在性,而比较不理智性。

爱她,跟她一起跳舞,跟她一起歌唱,但是不要试着去跟她争论。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www.8040.com婚姻的大修行,爱和婚姻最经典的论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