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8040.com:一个女人病床前的不疾不徐,父亲住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www.8040.com:一个女人病床前的不疾不徐,父亲住

风风注:这是一个老乡写的看病历程,我刚看的时候觉得是在记流水帐,看着看着感觉就来了。文字里透露着一种对生老病死的从容,这种从容不是冷漠,不是颓废,而是因为热爱和沉淀,有一种对这个世界的别样深情。现代人干什么都急,家里人生病急,没钱急,找不到停车位急,但是看完这篇文章,我想我们有什么可急的呢,幸福感在任何时候,只要你愿意给予自己,它都唾手可得。)

          晚上看手机家里群才知道父亲住院了,心里揪了一下,马上打电话过去才知道老爹的心脏病严重了现在变成急性冠心病住重症监护室了,真是一枚定时炸弹 给爆炸了,一直担心父亲的心脏病严重,担心的事成事实了。 

病床前的公休假

          听老妈说在县医院急救中心呆了一晚,要做造影,担心县里医院设备落后就拉到市里的大医院了,没想到就进了重症监护室还下了病危通知书,一家人都吓坏了。我一时半会回不去,就天天打电话视频,真的想不通.前两天家里群发的老爹还很精神.抱着自己的小孙女玩,平时还下地拔草种菜的,胃口也好睡眠也好咋说病就这么严重了呢,天天揪着心盼着病情好转。

作者:富花荫

          家里姊妹四个,我和大妹在外地还不是一个地方,家里只有小妹和弟弟守着父母,现在都在医院里看护父亲,父亲才六十八岁比人家七十多岁的人看着还显衰老,父亲一生真的太劳累了。从来没怎么进过医院的人,这可能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进医院。在重症监护室呆了四天的父亲显得更苍老了,大口吃饭、重口味、饭量很好的父亲被要求吃饭要细嚼慢咽,饮食要清淡、饭量要少,人一下显得很没精神。

近几年我休公休假的时间,基本上都是由父母的身体状况决定的,今年也不例外。

        做完造影后,父亲的主治医生说:没想到他的血管堵的非常厉害,要家属尽快做出决定是要做支架还是搭桥来疏通堵塞的血管。打电话给大妹没想到她已搭飞机回到了老家说到医院了,由于女儿要随话剧团去新马参加演出,还没出行,暑假已过了一大半,我没打算回去,想着打些钱回去就行了。家里人也没想让我回去。

早在年前,父亲的心率就已经很不正常,因为当时天气寒冷又临近年关,父亲不愿去医院。现在气温回升,春风拂面,就医相对比较方便。

          我在网上不停的查有关父亲病症的治疗方法,也的确是只有医生给出的这两种方案,打电话回去,弟妹三人还在讨论到底用哪种方案比较妥当安全。我提议搭桥因为医生说堵塞的血管太多,小妹是个乡镇医生不同意搭桥,说要开胸危险性太大,父亲岁数大不行。最后我们姊妹四人决定做支架,由于我不太清楚支架手术是怎么一回事,以至于第二天我打电话回去,家里人说手术做完了已到病房了。我当时惊讶的嘴张了好大,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经初步诊断,父亲的心脏病很有可能需要手术治疗。我们当地虽然也有相关医院,但邻省的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条件更好一些。于是,决定舍近求远前往亚心。

        听大妹说做了三个支架,费用她付了,到时候父亲出院费用姊妹们分摊,我没意见,也觉得这样挺好的。父亲手术后第二天,大妹打电话给我开始抱怨告状:说弟弟晚上没在病房陪护,她和母亲到医院时被医生警告:说晚上父亲胸闷难受找不到人。打电话也打不通,医生说,刚做完手术不能掉以轻心。他却一晚上睡在车里,手机说没电了,太不像话。我听了也气不打一出来。跟着大妹也骂弟弟不像话。

父母已到耄耋之年,经常生病。以往每当父亲住院时,母亲也会同时办理入院手续,住进同一间病房。依他们现在身体状况,随时可以入院。同样的,如果母亲犯病,父亲也会陪同住院。我们知道,他们这样做,一是为了能够第一时间掌握老伴儿的病情,图个踏实,以免我们转告时,避重就轻、有所隐瞒;二是为了减轻我们的负担,省得我们医院、家里两头分心;三是他们共同生活了半个多世纪,那份依恋和默契,别人无法代替。

          后面听老妈说父亲前面住院那几天,弟弟每天白天晚上都在医院太累了,想着做了手术没什么大事了就在车里睡过去了。小妹医院只给准了三天假也用完上班了。我在犹豫要不要回去照顾父亲,回去也就只能呆十天,孩子就要开学了。

所以这一次即便是跨省就医,我们也决定携母亲同行,只是母亲这回不必同时入院。

        送走女儿的前一天,大妹发微信说让我回去,说父亲只做了三个支架,出院休息半月还要做一个支架,她也要回公司上班,弟弟也在父亲出院后上班了,母亲也查出心脏早搏也在吃药,两小的现在也指不上,让我早点订个便宜点的机票回来。把这事告诉老公后,没成想人家一口回绝不让我回家,说你难道不用上班啊,说把路费寄回去雇人照顾,我费了半小时口舌才说服他让我回家。

因为我家老李帅哥近日身体有恙不便远行,弟媳则需留在家中照顾上学的侄女,我和弟弟责无旁贷,按照网上预约挂号的时间,各自请了公休假,提前一天一大早便开车带上父母出发了。

          我带着儿子回了家,母亲每天吃中药家里弥漫着中药味,六岁的儿子说好臭的味道。父母毕竟操劳过度现在都是大病缠身,看到儿女孙子围绕在身边心情就好。可是现实又不容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没有工作就影响生存,这是赤裸裸的现实。

虽然有可能手术的阴影,但心脏病的特点之一就是不发病时与平常并无二致,父母本是乐观通达之人,再加上春光明媚,儿女陪伴身边,脚下的京珠高速一路畅通,所以,久未出门的父母路上有说不完的话题,大家暂时忘却了疾病的凶险,仿佛春游一般。

            大妹临走前一天,我和弟弟送父亲住院接受做第二次支架,我记得临出门也和小妹发生口角,说她不请假,请假了我给她发工资照顾父亲,她说院长不给她请假。我心里还非常不爽。想想自己也不够宽容不像个姐姐样心里有点自责。

因为已打提前量,一路不需赶时间,每经过一个有些特色的服务区,我们都会暂停一下,陪父母下车走走看看,顺便上个洗手间。老人出远门最让人担心的事情之一就是想方便时附近找不着公厕。因此,即便自己不需要也要替老人考虑周到,特别是在高速路上,准备工作更要提前。

          现在陪父亲在医院,住院手续都是弟弟在楼上楼下的跑,确实也很累,我只是交一下钱,做做陪护也没多累,大妹老是一副恨铁不成刚的样子说弟弟太懒,房子车子都靠父母解决才找了媳妇,有本事的男人不会像他那样。就是嫌弟弟没本事靠了父母。我虽然会附和她一下,但我知道一个家要以和睦为主,姊妹们团结是对父母最大的孝顺。每个人能力不同不可强求,只要平安健康能养家照顾家庭就很好了。

www.8040.com 1

        难得有个照顾父亲的机会,让我和父亲能单独相处,父亲不善言谈,现在听力也不是很好,躺在病床上有些闷,说医院外面有个小公园要去转转,我带他去,倒不如说是父亲带我去,他走的很快很兴奋。我知道父亲说的哪个地方是前面住院时弟弟带他去的,还拍了照片发群里给我们看。这个小公园比较适合纳凉,我怕父亲着凉让他走了一圈就回病房了。

罗山镇灵山服务区

        医院的时间比较漫长,弟弟下班过来打了饭,买了折叠床为了让我睡好点还铺个褥子,弟弟还是很有心的。弟弟安顿好一切就回公司睡觉了,病房里基本上一到十点就睡觉。第一晚可能是白天比较累,父亲和我睡的都挺好,早上我很早起来到医院外面去打早餐,人很少,清晨的空气比较清冽,让我不禁打了个寒战,觉得精神倍爽。老家的早餐种类就是繁多,各种粥和小菜 ,包子、馒头、饼子等.医生让吃清淡,父亲就只能喝粥 吃馒头小菜了。

罗山镇有座灵山寺颇为有名,据说有求必应十分灵验。此时此刻我在心里默默祈祷,愿父母家人健康平安,愿此行求医一切顺利!

        父亲吃过早餐没多久 ,医生就查房了,说明天可以手术。我都有点吃惊因为没做啥检查,医院只是调了半个月前的手术片子,毕竟在医院就应听医生的就按要求办吧。晚上不知是啥原因父亲睡不着有点胸闷 ,叫了护士给打了吊瓶,一晚也没睡好,我觉得父亲可能是有点紧张害怕才引起不适睡不好觉。

www.8040.com 2

          次日凌晨六点我就出去打早餐,天还没亮,感觉全身都有点冷,心里想着是不是太早,有没有早餐啊。没想到好多早餐店都开始营业了,快快打了早餐往回赶,要在八点前让父亲吃完饭,八点半要进手术室。

孝感服务区天仙配雕塑

          八点多医生通知做手术到护士台点名、集合。我没想到需要做支架手术的人有七八个,都排着队坐电梯到二楼手术室,家属们都跟着在手术室外面等待。看着楼道里穿梭的病人和急救病床,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最可怜的是不哭不叫的小孩坐在轮椅上,嘴上还戴着氧气罩让人心里难受。现在除了天灾、人祸、遗传、人类躲不过去,没有办法外。生命其实对于人类来说一直掌控在自己手中,可是看看现在的医院人满为患让人心痛。

再往南进入湖北省有个孝感服务区。《二十四孝》中这样记载董永和七仙女的故事:“葬父贷孔兄,仙姬陌上逢。织线偿债主,孝感动苍穹”。孝感不仅因此成了地名, 黄梅戏的经典唱段《天仙配》亦取材于此。

        人类在慢慢的自己杀死自己,不运动、肥胖、吸烟、酗酒、过劳。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但从不改变也包括我。等了将近三个小时,终于父亲被推了出来,回到病房,父亲感觉比以往轻松一些。住进冠心病科的人基本上都要做支架,这是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我觉得。病房的人都说那没办法,得了这个病就得让人家医院来治疗来赚这个钱。嘿,还都挺通情达理的.有一个很乐呵的老病号都七十多了,一听说以后不能抽烟吃肉直接说那以后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听着都晕。

www.8040.com 3

        下午医生查房说父亲后天可以出院了,其他几个病床的人都很羡慕,因为他们还没排上手术,我当陪护 就权当休息    ,一年难得有这样慢节奏的时光,经历不一样的生活场景,体验一下现实中的医患关系  。基本上百分之九十的病人是信任医生的,医生和护士也是在尽自己的全力为病人解除痛苦,当然好多人都会谈到钱,觉得你没钱谁理你啊,那是体制问题不能和医德相提并论。害群之马永远都是少数,并且 医院毕竟不是慈善机构。

父母在天仙配雕塑前

          晚上父亲频繁起床解手,我觉得他没休息好,早上问父亲,他居然说睡的还可以,看来昨天那个支架起作用了,父亲精神也不错和病友聊天聊的很开心。我回来这段时间这是我看到他跟周围的人聊天最开心的一天。可能是想到明天可以出院了心情比较愉快吧。

我家老李帅哥和我弟弟都是对父母非常孝顺的人。平日里时常牵挂,生病时床前服侍。比如三年前,父亲到省会郑州做前列腺手术,就是他俩攒下一年的公休假,白天夜晚轮流值班,陪伴父亲直至出院。

        本想着明天可以顺利出院,结果晚上父亲又开始有点胸闷,气喘睡不着觉,叫了医生,给做了心电图,又吊了硝酸甘油,还戴了氧气罩,父亲感觉好了点,医生说让再观察一天,才可以出院,父亲无奈的又熬了一天说不想呆了,明天一定要出院。因为病床太软以致于他的屁股以下都压的有点木了,我帮父亲按摩腿也只能暂时缓解,晚上他都不想睡病床想和我换床,我睡的是帆布折叠床害怕父亲睡上去床要是倒了可不是开玩笑的,会出人命。就劝父亲再将就一晚明天出院。一晚上父亲都没睡什么觉,不停的喝水去洗手间解手。我也没怎么睡折腾到早上才睡了一会。

泌尿科的病号有不少都在体外带着尿袋,需要随时清理,因此病房里甚至走廊上都充斥着一种令人不愉快的气味儿。他俩克服种种不适,再累再脏毫无怨言,深得医护人员和病友的好评。

          早上医生查完房说可以出院,也开了出院证明,等弟弟过来拉我们回去,父亲脱掉病号服换上自己的衣服,刮了胡子,精神了好多。弟弟过来我们一起下电梯准备出院,父亲走的可快了,我还要不停的提醒他走慢点。出了医院的大门迎接刺目的阳光,觉得一切都是新的开始,充满活力,父亲非常很开心。

www.8040.com 4

          父亲平时是一个不太注重健康养生的人,一个多月的的病程手术等经历算是给他上了一次健康课。我们姊妹们给他絮絮叨叨的叮嘱但愿都能记得门清,要不然十几万的医药手术费也不是小数目。母亲也有心脏病还要照顾父亲,真的是要辛苦母亲了。

父母和弟弟在孝感服务区

          但愿从今天开始我们都能学会照顾好自己,那才是对父母对爱人对孩子最好的爱。

今天路过这个“孝行感天”的孝子之乡,一定要给父母和弟弟照张合影留个纪念。

         

一路走走停停,临近中午十二点,顺利到达大武汉。

         

www.8040.com 5

         

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

           

到了亚心住院部,门前遭遇停车难。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早就知道亚心患者很多车位却特别少。我摇下车窗,见“车位已满”的牌子下面有一行小字“请患者及家属到附近大润发停车场停车”, 便问牌子后面站着的门卫值班员大润发的停车场怎么走。不承想值班员说:“一辆安徽的车前脚刚走,空出来了个车位,你们停进去吧,这牌子也不用撤了!”

       

www.8040.com 6

         

亚心住院部门前

       

“谢谢您,谢谢啦!”欣喜与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愿此行求医一切顺利!

就近午餐,就近入住宾馆。午休之后见父母的精神状况还好,想着明天上午才能就诊,与其在宾馆闲上半天,不如带父母逛逛武汉。时间有限,我们选定了不远处的汉口江滩。

自己有车但不能开。因为车一开出不太可能再有这么合适的车位,就连入住的宾馆也是车位已满。于是打车,不大一会儿便来到江滩。

www.8040.com 7

一般外出我都是牵着母亲的手。但父亲不习惯被牵着或扶着,总是让我们在前面走他殿后,这是他在部队养成的行军习惯。现在年纪大了,父亲走路非常慢,所以每走出几步,我们都得回头看看,等着父亲跟上再继续走。想当初,一身戎装的父亲是何等矫健!不知明天的诊断会是什么结果?只要可以治好病、只要父亲平安,等的再久我们也愿意!

www.8040.com 8

汉口江滩题为“逝水”的雕塑

从身姿矫健到步履蹒跚,父亲是否有过“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的心理落差?此刻站在江边,我不禁有了“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的感慨,亦越发觉得时光易流逝,生命最宝贵,理应更珍惜。

www.8040.com 9

汉口江滩一景

www.8040.com 10

汉口江滩入口

www.8040.com 11

江滩不远处一家法式餐厅

www.8040.com 12

入口处的一株对节白蜡

但愿汉口江滩的景物能让父亲暂时忘却疾病的烦恼。

天气渐阴,江边风大,不宜久留,于是打车返回宾馆。

其间弟弟不断接到工作电话,他都及时一一回应处理。此时在我的单位,有两位要好的同事正在主动默默分担本来属于我的工作,我现在才得以安心陪伴父母。每每想起这些,我心中总会涌起阵阵感动。感恩我的单位,感恩我的同事们。看到手机里江滩入口处的对节白蜡,不禁想念起单位围墙边的那棵梧桐树。不知到我休假结束时,梧桐树叶能长多大?

www.8040.com 13

公休假之前拍的围墙边梧桐树

第二天,门诊确定需要住院检查,如果各项指标符合条件就做手术,但当天没有床位,最快也要再等一天才有人出院腾出病床。

我们只好再等一天。但好不容易请的公休假一定不能白白浪费。随着年纪渐增,父亲口腔颞颌功能出了状况,对咀嚼食物有一定影响,曾在我们当地多方寻医问药,一直没能得到缓解。有大夫曾推荐武汉大学口腔医院,说是当地解决不了的许多口腔问题,这所医院能解决,父亲也一直心存希望,有到该院看医生的念头。现在,带父亲检查口腔被迅速提上日程。

www.8040.com 14

时不我待,马上行动。依旧不能挪动自家的汽车,打车前往武大口腔医院。因是临时起意,没有来得及预约挂号,当我们赶到口腔医院,当天放的号已经快被取完。

谢天谢地!我们在自助取号机上拿到了当天的最后一个门诊号。愿此行求医一切顺利!

于是,在武大口腔医院的1号楼,我见到了我所见过的最美候诊室。

www.8040.com 15

一窗樱花惊艳候诊时光

候诊室窗外的樱花如梦如幻,整个一面墙就像一副美丽的风景画,有一瞬间,我甚至怀疑此情此情是否真实。日本谚语有“樱花开七日”、“ 三日不见,樱花已变”, 是说每年樱花的花期只有短短几天,值得珍惜。一窗樱花惊艳了候诊时光,最美丽的花开带给我们意外欣喜。

虽然最后因年龄关系不再适合进一步治疗, 但毕竟也算是了却了父亲来武大口腔医院的一桩心愿,我们也从此安了这份心。其实与多数同龄人相比,父亲的牙齿已经算是比较好的了,迄今为止没有一颗病牙,也没有一颗牙齿脱落。

www.8040.com 16

父母在武大口腔医院门前,饶有兴趣地讨论图中杯子接的自来水到底从何而来。

在亚心入院以后,父亲开始接受手术前的各项检查,进行正规的治疗。每一个环节医护人员都安排得细致周到,他们的专业和敬业、爱心和耐心让我肃然起敬,把父亲交给这样的医疗团队令人放心。

www.8040.com 17

护士马甲背后印着“治疗中请勿打扰”字样

白天我和母亲在病房陪伴父亲,安排弟弟回宾馆休息。很琐碎的话题父母也会聊上半天,比如关于病床一侧床头柜上的两元硬币,是应该放在柜面上还是应该放在抽屉里;是女儿放的还是儿子放的;是昨天放的还是今天放的;是上午放的还是下午放的,等这些问题都一一讨论清楚了,吊针也快打完了。

父母两人之间的这类话题一般无需我参与,我静静地取一把椅子在距病床不远处的窗边坐下,打开“学习强国”平台刷积分、看新闻。在遥远的欧洲,国家领导人正在与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就双边关系相谈甚欢。摩纳哥的国土面积只有两平方公里,此刻从24楼父亲病房的窗口望去,京汉大道以及京汉大道正上方的轻轨笔直通向远方,目力所及方圆大概也不止两平方公里吧。

www.8040.com 18

京汉大道俯瞰

两元硬币与两平方公里之间的距离,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日常生活中两代人的思维认知模式的差异,虽然有很大不同,但是却能在病床前和谐相容。

第一天入院更换病号服的时候,我看见父亲的秋衣袖口磨毛了边儿,秋裤上甚至还破了一个洞。父亲有各色新衣服存在家中衣柜里,偏偏爱穿旧衣服,连外出也不换新的。我们家虽然不是富贵人家,但也绝不至于穿不起一件囫囵秋衣。我劝父亲别再穿破旧衣服,现在早已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时代了。父亲不接受,说是某某首长一再讲勤俭节约是优良传统,艰苦奋斗是革命本色,任何时候都不能丢。我说优良传统与破旧衣服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某某首长还说要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呢。

正在与父亲打嘴官司,病房里来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她是来探望临床病友的。姑娘上穿白色不对称毛线衫,下穿破洞牛仔裤,落座时弯曲的膝盖把牛仔裤的破洞撑开,像两张合不拢的大嘴。

父亲见状用他自以为很小的声音说:“她穿的也是破衣服”。

我在父亲耳边压低嗓音说:“人家那是时尚!”

“我这也是时尚!”父亲抖抖他换下的破秋衣说道,脸上居然还露出了发现同盟军的得意笑容。

父亲有些耳背,说话声音习惯性偏大。姑娘大概对“时尚”比较敏感,听了父亲说的后一句话,看了两眼父亲手中的秋衣,似乎有些莫名其妙,显然是没有看出父亲所谓的时尚在哪里。

我不禁想起美国影星秀兰·邓波儿五、六岁时在电影《小上校》里与外公对峙时的一句台词:“我就是穿旧衣服她也爱我!”真不愧是天才童星,她把这句话说得感情饱满、理直气壮,令人印象深刻。

就连小小萌童都知道能给亲人自信力量的是爱而不是新衣裳,我为何还要纠结父亲的衣服是新还是旧呢?只要父亲穿着舒心就好。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www.8040.com:一个女人病床前的不疾不徐,父亲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