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网(下)_危机15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情网(下)_危机15

从亚兰说话的语气,苏岩感受到亚兰领会并接受了自己想去图书馆见她的意图,笑意从心里流到嘴角:“招聘会12点结束,我12:15分到图书馆找你,咱们一起吃午饭。”

亚兰知道这个她不是小骁,这个她是他现在的心上人。忽然想起一句话:“从来只见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如果说婚姻危机是对夫妻两人的考验,但孩子呢,孩子有什么错?为什么要承受家庭破碎的痛苦,弄得遍体鳞伤?

苏岩接到短信,不太感兴趣。按道理说,他该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还真能逮到机会。但苏岩担心,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满怀希望而去却失望而归,那份失落和沮丧实在不好受,还不如不去。

“爱不是罪过,爱可遇不可求。我这前半生从没真正恋爱过,也没真正被爱过。在这不惑之年有幸遇到这么甜美炙热的爱情,我无法抵御,无意否认,也不愿放弃。尝到了爱和被爱的幸福,要我现在放弃,岂不是对我太残忍?!人生短短几十年,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为自己活?!现在有工作和孩子,好歹还是个寄托。十年二十年之后呢?!退休了,孩子长大离开了,我还有什么?!年复一年地跟小骁相对无言了此残生?孤独寂寞无聊无趣行尸走肉。。。?!”

把自己放在这样的困境,于亚兰实在是望而生畏,因此她不得不在情感生活中死死地约束自己,躲避、压抑、遏制内心的渴望和追求。只是,理智不能完全左右情感,躲不了,逃不掉,有时候还会身不由己地欲拒还迎。

说来也奇怪,以前她老是为自己对苏岩的思念之情惭愧内疚,现在听到老刘对婚外情愫的倾诉,联想到自己和苏岩对感情的克制和挣扎,她却开始在心里为自己辩护:

前言:《情网》是一篇几经周折的小说,写作的过程断断续续,发布的历程也是一波三折,弄得当初追着看的读者也渐渐了无兴趣。既然已经写完了,我还是完整地在村里发布出来吧,对号入座也好,一笑置之也罢,也算是给大伙添加一点茶余饭后的娱乐,答谢大伙对我一贯的支持和鼓励。

老刘说到这,声调里充满了苦涩和挣扎,让亚兰不忍打断他。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老刘又重重地叹一口气。

危机危机 危机 危机 危机

“别无选择?得了便宜还卖乖!”亚兰虽心里恨恨地,说话还得有分寸。毕竟,骂他打他都没用,还是得听听他的想法,也许能找到挽回他们婚姻的切入点,再者,更全面的了解情况也有助于有的放矢地开导小骁。

电话接通,两人自然就聊到讲座与招聘会。苏岩心里打着小九九,先向亚兰确认了那天她会如常去那间大学的图书馆,再婉转地询问招聘会场离图书馆有多远。亚兰冰雪聪明,马上就意识到苏岩想届时到图书馆来找自己的意图。是啊,那天两人都在H区,哪能近在咫尺避而不见?而且,苏岩处于失业的深渊,过分敏感又容易自卑,自己怎么能忍心拒绝而让苏岩更失落?再说,自己又何尝不想见见苏岩呢?网上交往了这么长时间,还真想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到底长相与气质如何呢。

老刘说着说着,烦恼似乎在声音里消失,竟然充满了神往和希望,声调变得高昂而坚定。

邻座嘴里说出来的故事跟同事们传说的版本略有不同,外人很难评说哪个故事更接近真相。每个人的经历和性格各不相同,为人处事的方式也不一样,对感情对婚姻的态度大相径庭。有的能够为孩子为家庭委屈求全,有的却为爱情不惜抛家弃子,也有少数的根本就是喜新厌旧背信弃义。外人凭借道听途说的所谓真相,以自身的立场和视角去解读,往往容易简单粗暴地把婚外情和婚变归入见异思迁、忘恩负义的俗套。如果真正接近当事人并真正走进他们的内心,也许会有不同的解读,也许会发现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立场和苦衷。亚兰作为旁观者,只因为空间上接近邻座,就能真切地感受到邻座沉醉爱河的快乐和众叛亲离的痛苦。至于快乐和痛苦的比例如何,或者为爱情付出诸多的代价是否值得,只有当事人才能明了其中的酸甜苦辣,外人盲目地批判和鄙视也许有失公允。

老刘哀叹一声,不由自责起来:“对孩子我有不可饶恕的罪过,我对不起孩子。多好的孩子呀,温文有礼又善良,现在却被家里的纠纷扭曲了心灵。”

邻座当年在感情空虚生活潦倒的时候结识了深爱她的现任丈夫,她视他如救命稻草而嫁给他,开始了感情苍白的婚姻生活,在沉闷抑郁中挣扎了15年。金融危机导致她先生的公司难以为继最后宣告破产,并因此诱发了他的忧郁症,这更使他们的婚姻生活雪上加霜。为了疏解压力,她频繁出入健身房从而结识了她的现任男朋友,一个年近60的健美教练,四肢发达,头脑却不简单;他聪明、能干、儒雅又善解人意;他人老心不老,健康有活力,两人不仅一起跳舞练瑜伽,还一起爬山、跑步、滑雪、游泳、冲浪,生活充满了生机和乐趣。身心相吸、水乳交融,她无以抗拒这真爱的魅力。相比之下,她和丈夫在一起虽然物质丰裕却精神赤贫,她不想再跟丈夫一起郁郁寡欢地慢性自杀。她不愿意为他人活着,哪怕那个他人是于己有恩的丈夫或者是自己的孩子;她要分秒必争地追求爱情享受生活,尽管孩子的谴责和决断也是她心头的痛。。。

老刘没有直接回应亚兰的话,自顾自地往下说:“婚后两人柴米油盐,倒也和睦,只是彼此爱好兴趣毫无共同之处,感情交流也贫乏无趣。偶尔小骁会兴致勃勃地讲述她的八卦新闻,比如半年前她一直在聊网上的什么红蓝颜,这些东西对我全是无稽之谈,我也毫无兴趣,只能装聋作哑或‘哦哦’地应付两声而已。她可能经常跟你说我呆板木讷,嘲笑我孤陋寡闻。其实我也不傻,有合适的对象我也能夸夸其谈。可遇到小骁让我心里有话却无处可说,我也是有苦难言。”

与此同时,亚兰的邻座同事却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中毅然开始了离婚官司。

虽然小骁一直说老刘孤僻寡言,亚兰从自己跟他有限的交往中却直觉他蛮有情趣又能说会道的。老刘和小骁都是能说会道的人,怎么会相对无言呢?难道,人与人真的需要某种默契 和缘分?难道,世间的婚姻就是这样阴差阳错?难道,碰到合适的人真的能让死板无奈的婚姻变得生机勃勃?

小骁的先生老刘和亚兰没聊出什么结果,却让亚兰对小骁的婚姻危机有了一些不同的感受。

亚兰想到孩子的伤痛,就愤然不平,话也就冲口而出:“是!爱情的威力巨大,能摧毁一切,包括无辜的孩子。”

危机 [情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在外人看来甚至我们的孩子都以为我们夫妻恩爱,谁又知道我漫漫长夜的孤独寂寞?其实在我遇到另一个她之前,小骁早就热衷于网上红蓝颜的故事,从心里说我倒真希望她不是纸上谈兵胡扯什么蓝颜,而是找到爱她想跟她生活在一起的男人,这样我们就都可以顺理成章地重新开始各自的新生活。”

事实上,小骁老刘夫妇已经接受了好几个疗程的婚姻咨询,可惜没什么效果。老刘虽不再直接了当地高调提离婚,却在矛盾和痛苦中一点一滴地为离婚作准备;小骁在这场拉锯战中身心交瘁而生倦意;孩子成了婚姻危机中解不开的结。

附录:《情网》的相关链接:

“几分钟的路。你也想去图书馆看看书?”亚兰嫣然浅笑。

《从红蓝颜到直面危机》 ——

邻座似乎对一切议论毫不在意,照样旁若无人地在座位上进行每日午饭“电话粥”,有时欢声笑语,有时抽泣哽咽。亚兰虽无心窃听别人的电话,但不经意间还是听明白了邻座的婚变梗概:

也许是憋的太久了,也许是老刘下意识地寻找同情和谅解,老刘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思维里,他不等亚兰回应,只管自顾自的往下说。

《情网》:

“唉,听起来也许滑稽,但我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小骁。当初要出国了,父母担心我一个人在外孤独,希望我赶紧找个媳妇一起出来,好歹有个伴也有个人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当时我身边很多同学朋友都已成家,我大学里暗恋多年的女同学也嫁了人,男大当婚,我也动了找媳妇的念头。你也知道,我和小骁是中学同学,本来就认识,再经我们中学老师一撮和,稀里糊涂就结婚了。”老刘声音低沉,开始了他对自己婚姻状况的陈述。

《情网》

“不太好,她失眠憔悴,有忧郁症的初期表现。我不知道怎么办,希望你多关心开导她。”老刘轻轻叹了一声,可怜巴巴地说出他打的是求助电话。

附录:《情网》的相关链接:

危机危机 危机 危机 危机

约定见面以后,苏岩的心里不由得对招聘会多了一份热情和期盼,很认真地设想如何向招聘单位推销自己,进而又想象招聘会以后如何跟亚兰见面。。。

“打一巴掌再揉一把呀? 现在良心发现了。哼,你伤害小骁时良知何在呀?!”亚兰在心里暗骂一声,话到嘴边还是温和多了:“解铃还需系铃人,真正能给小骁以慰藉和安全感的是你自己啊,想想她为什么会忧郁呢?”

苏岩看看表,亚兰该下班了,瞄准了家里无其他人的机会,拨通了亚兰的电话。

亚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亚兰呢,一方面觉得见面合情合理,特别是苏岩失业情绪低落之际,两人见面聊聊,对苏岩多少是一种友情的温暖和支持;另一方面,亚兰却也隐隐约约地有些不安,或多或少地还是担心两人见面会导致感情失控。转念一想,男人好色,自己不是美女,应该不会对苏岩构成什么“杀伤力”;女人也好色,自己喜欢高大阳光的男生,对不帅的男生也从不来电,从照片看苏岩并不是大帅哥,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说不定还会“见光死”呢。不过亚兰觉得自己和苏岩看重的都是精神上的交流,绝不至于见光死;倒是还有一种可能,这网上交友,彼此自觉不自觉地凭想象总把网中人美化理想化了,撕掉面纱或许能去掉一些空虚的异性吸引力,也许更能心平气和地成为与性别无关的好朋友。

继续忽悠红蓝颜 __

(点击下列目录,即可直接阅读各集故事)

“唉。开始的时候,孩子跟我说,如果我离婚,他们就再也不认我这个父亲。当时我还在想,等他们长大了,总有一天,他们会谅解我原谅我。可是,最近他们放出狠话:如果我们离婚,家散了,他们会杀了我然后自杀。十几岁的孩子呀,本来好好的乖孩子,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冷酷可怕,罪孽呀。”

老刘不是傻子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他深知十几年风雨同舟夫妻之情的份量,也明白离异会导致自己和孩子之间隔阂甚至骨肉相残,却仍然在痛苦的挣扎中执着地要求离婚,是否也有其合理性?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一份婚外情能驱使一个男人义无反顾地走向离婚,也反证了这份感情的魅力;也说明原来的婚姻一定有其自身的问题,夫妻双方也一定有值得自我反省检讨的地方。

老刘哽咽着,悲哀在蔓延扩大,终于把老刘逼到崩溃的边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你是小骁的好朋友,她肯定也跟你说过我的事以及这件事对她造成的伤害。我不否认我是伤害小骁的罪魁祸首,但处于我的境地我能怎么办呢?。。。”

不定期地,亚兰和小骁会互通电话。话题当然涉及婚姻危机对孩子造成的极大伤害,亚兰只能婉转地劝小骁,要尽量避免在孩子面前谴责老刘的过失,而应该强调父母在任何情况下都会一样爱孩子,也会安排好他们的生活。这些话颇有劝小骁要做好离婚思想准备的意思,但始终还是没敢跟小骁谈及离婚的可能性和可行性。也许,婚姻的个中滋味,是离还是凑合,只有当事人最清楚,就连婚姻咨询师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一个大男人,在老婆的女友面前失声痛哭,实在是可恨又可怜。

只是,这样的可能性有多大?

亚兰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喜欢上苏岩,也不知道是否爱上了苏岩,但她却真切的感受到苏岩对自己的爱,她也不想知道这是怎样一种爱,却是苦恼着快乐着沉迷其间,欲罢不能。

继续忽悠红蓝颜 __

话一出口亚兰就有点后悔:我是要撮和他们还是支持老刘的婚外情呀?“嗨,该打!”亚兰在心里责备自己一声。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情网(下)_危机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