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说大话的父母,你嫁不嫁

- 编辑: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只说大话的父母,你嫁不嫁

【知音读酷·非虚构故事系列】

原本神清气爽、斗志昂扬的一大早,突然收到父亲的一条微信,到此刻心情都郁闷的的不行,进入不了工作状态。

图片 1

先说一下背景吧:今年刚刚三十岁,宝宝3岁。孩子做了两年留守儿童,目前和宝宝、婆婆一起生活,老公依旧在外地。自己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离异,判给了父亲,但一直和亲生母亲保持联络。高中以前的我都是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爸爸后妈在外打工,家里农民;亲生母亲再嫁,没有再要小孩,做小本生意,一直以来的生活状态就是,我随父亲这边生活(但主要是和奶奶,和爸爸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及和妈妈在一起的多)。

图片 2

高中以后就住校了,生活费依旧是妈妈给多的,爸爸给部分。持续到大学毕业。在此期间,和爸妈都闹过矛盾,和奶奶关系最好,一直渴望离开家。

这是知音读酷第406个原创故事

再说毕业之后的事情吧,因为赚的不多,但几乎每年都给父亲这边给钱,父亲是农民,又没有一技之长,妹妹(同父异母)还在上学,所以一直都会 稍微补贴。

正文字数:5877字 阅读时长:15分钟

关于自己的母亲,毕业之后联络更多了,或许是妈妈没有就只有我一个孩子吧,年纪越大越感受到子女的重要性了,所以在经济方面一直给予补贴,结婚三年多,补贴十来万。

演员高鑫凭借《都挺好》中苏明哲的角色,成功演绎了一个“中国式长子”,将“愚孝”一词推到舆论的风尖。

尤其是结婚后,后爸对我也态度大转变,比以前好了很多,和我妈照顾宝宝到9个多月。期间也在自己亲爸家里待过,但后妈不在家,我和奶奶照顾孩子太辛苦,随后回到了妈妈那里(婆婆生病)

我们也接到读者李菲的邮件,她说,当她看到电视里,苏明哲的妻子因为丈夫执意回苏家处理事务,自己一个人艰难地带着孩子,甚至因无暇分身,屡次耽误工作,脆弱至绝望时,她泪流满面。她的前夫陈邵东和苏明哲太像了——

再说回现在,我五一才接孩子来身边,宝宝马上要上学了,可性格内向,连颜色都说不清,因为没人教,懂得很少,不太合群,所以想着赶紧得让宝贝适应城市的生活,我自己也照顾得上,因为公婆节省,孩子又瘦又小,我为此感到非常的后悔自责。

1

因为就我和婆婆两人,白天婆婆一人照顾孩子确实辛苦,我下班和周末几乎全盘接住,自己的孩子自己应该多付出,但老公不在,婆婆不得已也很辛苦,我看在心里。

我永远忘不了那段日子。

说了这么久,说回重点吧。

2017年3月,结束肺癌中期手术后不久,母亲胸膜重度感染,她被送入ICU病房,原本健康圆润的母亲瘦骨嶙峋。我去看她时,她浑身插管,无法和我说一个字。她床头心电图记录监测仪、多功能呼吸机、氧饱和度监测仪的声响,一条条、一缕缕的吊针管线,像五爪鱼一样挠着我的心。

五一带孩子回娘家,先去了妈妈那里(在城里),大家都说现在必须把孩子放在重点位置了,就待在我身边;回到爸爸那里,爸爸一直都说:你婆婆照顾孩子照顾的好,非常好,(当老公面),说这话当然好,为此也觉得爸爸做事也不错

我含着泪,看着母亲眼神里透着眷恋、不舍,我竭力控制情绪,生怕在她面前崩溃。

回家后,爸爸和我视频,也是各种夸公婆,说是照顾孩子照顾得好,这本来没有什么问题,应该是好事。

我害怕,害怕我未尽孝道,母亲就离我而去。我握着母亲发凉的手,祈求死神网开一面,祈求母亲能从这里出来,能给我一个孝顺的机会。

关键在,孩子才来了十来天,爸爸就说:你不能让你婆婆一直为了帮你看孩子待在你那里,人家得多憋屈,赶紧让人家回去吧,把孩子带回老家

从ICU探视出来,我立刻给陈邵东打电话,我问他的妹妹凑到钱没有,毕竟ICU一天花费近万元,我爸手上那点钱已用在了前期治疗里,而我们夫妻俩也财政赤字了。

我没有说什么,我知道婆婆不习惯在我这里,但是为了孩子,是需要委屈一下。我也说过自己带孩子,但压根不现实,我和老公两人的收入生活都勉勉强强,前段时间又买了第二套房子,月供还没有开始,孩子还没有开始上学,找人照顾更不现实。婆婆刚开始也不乐意,但呆了一段时间后,别身边的人影响了一下,就觉得应该以孩子为主,就在我这里帮我照顾孩子。

电话那头,邵东欲言又止:“菲菲,我妹他们也挺难的,要不咱们想别的办法吧,别麻烦他们了吧……”

最近发愁的是,公婆家里种地,马上要收麦子了,谁来照顾孩子?开始想的是让我妈过来,后来一想,妈妈开的店是文具店,六一前后最忙的时候,马上中高考了,每年这个时候生意都很好,妈妈的生活费、养老钱和给我的补贴都是这个店的收入。我们种麦子也是为了卖钱,我爸妈开店也是为了赚钱,而且这个时候也是最忙的时候

我举着电话,望着楼下蚂蚁一般快速移动的人们,不可置信地摇头。我的丈夫多年来卫兵一般守护着他的原生家庭,提款机一般地为他们供给,他心甘情愿、甘之如饴,而他们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所有的奉献与付出。我想不到,在我母亲的生死关头,他还在为自己家人考虑。

如果带孩子回老家,又乱又忙。孩子的安全最重要;如果在婆婆不回去,那也不行,没人给公公做饭帮忙;我想着自己请假吧,可目前还在试用期;老公还不在家

这男人,怎么不冠名为圣母呢?

确实很为难,最后的想法是,找人付钱收庄稼,家里人不用那么累,我请假一天扣得工资都可以请好几个人了。等家里 忙完后,婆婆可以带宝宝回老家待段时间,让婆婆透透气。等宝贝上学了,她就轻松多了,我妈也不忙了,可以换着照顾

我没有犹豫,立刻给我的小姑子打了电话。当年,邵东经济状况不错时,曾在厦门投资了一处房产,他妹妹眼馋,软磨硬泡的,从他手上以低于市场价20多万的价格把房子买了过去。她手上现金不够,只给了部分房款给邵东,又称还贷利息高,不划算,想分期把房屋尾款给他,就这样拖了很多年。

可一大早爸爸给我发信息:让我妈(亲妈)给我照顾孩子,说我不体谅公婆,要不让把孩子带回老家,要不让我妹帮我带。我妹在上学,目前刚好在实习,她帮我带?怎么带?请假?和人家商量了?她都没有待过孩子,能带?为什么自己不帮我忙

“嫂子,我现在手上真没钱,前阵子我们换房,给孩子整了个学区房,还欠着好多钱呢。你就当我们这家人无能吧,也别为难我哥!”

我爸在我这里,永远只会嘴上来事,从来不为我干实事。

我心里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邵东的妹妹一直称穷,我们早就习惯了。她经济实力确实一般,可竟悄无声息换了个学区房,这事儿,我咋没听邵东提过?

说的有点乱

但是,我着急落实母亲的治疗费用,也没多想,所以又给婆婆打去电话。这么些年了,我们从没有麻烦她老人家,相反,邵东和我很孝顺,婆婆手上应该落了一些钱。可是,我话还没说几句,她就把我驳回了:“菲菲,你妈是老人,我也是老人啊。钱,我有,可我得留着养老啊,再说,你之前肯定没和邵东商量吧,我儿子那个孝顺劲儿我是知道的,他舍不得为难我。”

我心里有点堵,但我还是赔着笑说:“妈,你看,你手上的钱绝不止是养老的,对吧,我们只是短暂挪用一下,会尽快还给您的。”

婆婆终于不耐烦起来,她说:“家里的钱都给邵东妹妹买学区房了,别说我,他妹妹,包括邵东他自己,现在都没法给你们凑钱!”

我脑袋快要炸掉了!家里这些事情,我居然通通不知道,他们当我是什么人?当我向陈邵东追问时,他终于嗫嚅着回应,他之所以手头紧,确实因为把生意流转的钱都借给了妹妹买学区房!他怕我介意,更怕我生气,所以一直对我隐瞒着。

我哭了,我真的不知说什么好。他只能反复说:“菲菲,我错了,我也没想到家里会发生变故,所以,家里完全周转不开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2

我叫李菲,今年32岁,福建仙游人,家中独女。我和陈邵东青梅竹马,初中时,我成绩优秀,他是差生,风马牛不相及的我们,有着属于青春的老套故事,我们早恋了。没想到,我们坚持了那么久,后来,我考入江苏一所大学,而陈邵东上了个职业大专。毕业后,我入职江苏的一个私企,而他也奔赴到了我的城市。

陈邵东的家境接近赤贫,父亲早丧,母亲守寡,他还有一个妹妹。我母亲眼见邵东家里条件差,怕我嫁过去受委屈,偷偷给我介绍相亲对象。陈邵东连夜跑到我家,红着眼求母亲:“阿姨,相信我,我爱了菲菲十年了,没人比我更想让她幸福。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在江苏买房,给菲菲一个温暖的家。”

在陈邵东的积极争取下,家人不再反对我们的交往。我们租住在一起,他把我宠上了天,我熬夜,他不许;我工作受委屈了,他想方设法哄我开心;我晚归饿了,他立马给我煮面吃。那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在一家小商场做采购,我们极度省吃俭用,工作3年,存了15万元。2012年底,陈邵东和我计划以此作为彩礼,把我们的婚事定下来。(我父母不会收下彩礼钱,这只是为了验证陈邵东三年前的承诺,我们准备拿这个钱买房。)谁知,在回老家前,他突然和我说,他只能拿5万元回去了。

原来,陈邵东的妹妹在一家加盟公司当销售,她说,搞馅饼加盟店能挣钱,拼命撺掇他加入。因为怕我有意见,她都在白天陈邵东工作时给他打电话。陈邵东反复说,他的钱不能动,可他妈妈也加入了战营,哭着打电话来说:“儿子,你妹妹也是为了你啊。咱们家穷了这么多年,就指望你翻身啊。彩礼这些都是虚的,等你拿这个做投资,挣了钱,还怕菲菲不能理解吗?再说,这事儿也能帮到你妹妹,她业绩这么差……”

陈邵东被她俩那么一哭,昏了头,头昏脑涨在网上草签了合同,没料想,等他仔细看合同时,才知七天内就得付清10万元。

我气哭了,捶打他的胸口:“这是我们共同存下的钱啊,你怎么能完全瞒着我?你妹妹出来工作了几年,哪个工作做了超过半年,你还敢信?婚不结了,是吗?”

陈邵东低头讪讪道:“虽然马上要回去和你父母正式提亲了,你很高兴,可我心里有数,这些钱不多,你父母不会满意的。与其这样,我还不如放手一搏!我知道,这个时候动钱,你肯定不会同意,所以我没敢说。这个项目,我前前后后考察了五六次,肯定赚钱!菲菲,你就原谅我吧!”

我痛哭,甚至提出了分手,可陈邵东拼尽全力,四处凑钱,又凑齐了15万元,带着道歉去了我父母家。最终,我们在面包和爱情矛盾碰撞中,还是结婚了。

谁也没想到,到次年年底,馅饼店居然有20多万元的收益,看到银行卡上的数字,我们俩抱着跳着笑着,像一对傻子。

陈邵东说,他妈身体不好,妹妹之前介绍他做这个生意,也有功劳……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母亲在老家,儿女都不在身边,又是寡母,确实需要照顾。我大度地说:“行,你看着给吧,但是,妹妹之前靠着和你签加盟合同也挣了不少提成,你还带了其他朋友加入,就不必了吧。”陈邵东忙不迭地点头同意。虽然,邵东明面上没给妹妹钱,但是他妹妹一直以功臣自居。

我们买了房,为了装修款,我们又过上省吃俭用的日子,不久后,我怀孕了。看着我那么辛苦,邵东鼓励我:“老婆,快了,好日子就快来了。”

2014年底,我们的孩子出生前,邵东的妹妹要嫁人了,她说家里穷,自己也没存什么钱,没有陪嫁会很丢人。结果,邵东硬着头皮给妹妹凑了5万元,说是借给她的。但邵东的母亲听说后,打电话来哭:“都怪我不中用啊,要是我有钱,我能让她受委屈?你们这当哥哥嫂子的,贴一点又怎样呢?!”

我终于忍不住发火了:“邵东,你到底有没有底线,你要贴这个家到什么时候?”陈邵东长叹口气:“我爸去的早,我又是长子,我对这个家有义务啊,老婆,你怎么就不理解我呢?”

2015年1月,我们的儿子出生了。邵东的妈妈来照顾了一段日子后,就三天两头称头痛,没多久后,她回了老家休养,再也没来过。那段时间,我爸身体不好,妈需要照顾,没人能帮手。我心里有气,觉得婆婆这时候撂挑子是故意的,邵东哄着我,说他妈妈是水土不服。他还提出,老家的工艺品市场不错,他想回去尝试一下红木生意,如果我和孩子跟着他回去,他妈还可以帮忙照顾我们。

3

我犹豫了几天,还是同意了。我把私企的工作辞掉了,跟着他回老家发展。彼时,全国各地的手串商人都到仙游进货,我埋头在手串堆里串珠子,除了做批发,我也自己制作,日以继夜。

陈邵东的母亲本没有好脸色,但是,看到儿子不断往家里拿钱,她喜笑颜开。她对我说:“你嫁给我儿子,真是好福气!”她非要把邵东支出门,她认为,男人就应该出门谈生意、喝酒、吹牛,不必在家里陪我和孩子。她每天把自己穿得花枝招展的,推着婴儿车逛街购物,到处和街坊邻居说自己的儿子很孝顺。

有一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时,看到儿子从床上摔倒在地面,他的小脸上还挂着泪,可能是因为哭喊了很久都没人回应,他又疲累得睡着了。我心疼地把他抱到床上,为他更换衣物,他的小衣服脏得厉害,指甲盖里全是泥垢,想到平日里婆婆如此粗糙地照看他,我很难过。

本文由两性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只说大话的父母,你嫁不嫁